第九十一章 看戏(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90 字 7个月前

“原来是你!”

刘缘眯起双眼,手腕轻抖,断颈蛊却毫无反应。

“是我,我回来了。”

俊美少年依旧懒散的靠在躺椅上,右手抬起,白净的手掌向上平伸,一抹光华自掌中浮现。

刘缘手中几道寒光冲出,却于少年面前三尺处受阻,无声坠落,随后一柄长剑出现,化作流光射向摇椅。

“砰!”

一声闷响,长剑无功而返。

“你想杀我?”少年问。

“你不想杀我?”刘缘问。

少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微微摇头。

只见一柄三寸旗幡,于少年掌心显现,滴溜溜旋转,手掌倾斜间,旗幡脱手便涨,眨眼间化为七尺有余。

幡面红黄相间,一面边缘血红,中间杏黄色,另一面颜色与之相反,皆有神秘符纹闪烁。

随着木杆落地,清风凭空而起,旗幡飘荡,雾气翻滚,一股漩涡于旗幡上空形成,由小变大,卷着雾气,如柱而下,没入旗幡。

“好宝贝!”刘缘赞叹。

同时,玄阴控尸旗出现手中,金色符文自旗杆部位蔓延亮起。

“你的也不错。”少年回道。

“我应该叫你丁少爷,还是白公子?”

“白浴火。”

随后,两人陷入一阵沉默中。

一时间,小院内只剩下摇椅晃动的“吱呀”声,和那旗幡猎猎作响。

片刻后,雾气尽数没入幡内,白玉火依旧靠在躺椅上,手握幡杆,悠哉游哉的半眯双眼,看着刘缘手中的小旗问:“你这法宝有何神异?”

刘缘望了眼白玉火身边那高大的,威势十足,猎猎作响的旗幡,又看了眼自己手中一尺左右,平平无奇的法器,挑了挑眉头,法力疯狂涌入。

小旗表面金色纹理愈来愈亮,不大的旗面抖动,同样发出“呼啦啦”的声响。

刘缘挺直腰板,左手伸出,玄阴控尸旗悬浮掌心之上,缓缓旋转,眼睛微眯,嘴角咧出自信的微笑,神色傲然的开口:

“此旗用天山冰蚕丝为面,九天星辰铁做杆,水火鎏纹金画篆,经雷劫淬炼,成一秘宝,名唤天旗。用不了一时三刻,便可召天地之神灵,九天之兵将,如何?”

“好宝贝!若能见识一番神兵天将,也不枉白活一世。”白玉火闻言,目露异彩,身体前倾,盯着刘缘掌心的小旗观看,赞叹道。

“你的呢?”刘缘扫了眼少年身侧高大的旗幡,语气淡然的问。

白玉火抚摸光洁的旗杆,轻声开口:

“当年我逃入枯槐岭的一个山洞里,有颗很大的枯树,藏进去后,发现了此幡。用处倒也不多,不过放点烟雾,收些魂魄,偶尔能护身罢了。”

“怕是不只这么简单吧?”

一位虬须大汉,不知何时进入院内,双手抱怀,似笑非笑的看着躺椅上的身影。

“当然。你们不是在拖延时间吗?我给你们时间。”少年说着,依旧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同样似笑非笑的看着刘缘。

刘缘原本傲然的神色收敛,叹了口气。

这时,府邸外隐隐传来嘈杂的声音,却是镇民们见小镇中弥漫多年雾气,朝着丁家府邸方向涌来,聚集着前来查看。

“我请你们看场好戏!”

白玉火说完,继续躺在摇椅上晃动。

刘缘与左剑侠对视一眼,两人不知这少年要做什么,也不知这种妖之术到底有多少人中招?没有轻举妄动。

片刻后,许多村民手持武器,小心翼翼的聚在门口观望。

“是那两个外来人。”

“那是白公子!”

“他们在这丁家干什么,你们看,白公子好像和往常不同,不会是……”

众人见到院中三人有些异常,交头接耳的议论。

“啊!”

“哎呦,肚子疼!”

这时,靠在躺椅上的白玉火猛然起身,瞳孔有红光大盛,镇民们突感腹痛,纷纷捂着肚子哀嚎,更有甚者躺在地上打滚,以求减轻疼痛。

“尔敢!”

左剑侠见状,大喝一声,手中剑光一闪。

“砰!”

旗幡震动,一层光罩浮现白玉火周身,挡住剑光。

“果然不简单。”左剑侠短剑归鞘,皱眉说道。

“我都说了,它能护主。”白玉火说完,露出邪魅的笑容,指着镇民们对二人开口道:“你们看!你们听!”

只见门口的镇民,此时已经无力挣扎,浑身皮肤惨白,腹部凸起窜动,好像有东西要破腹而出。

同时,更远的方向传来阵阵痛呼。

“住手!”

“你想怎样?”

两人面色难看的急声喊道。

“看戏!”白玉火说完,重新靠在躺椅上,前后摆动。

院中三人沉默,而镇民身体的异状渐渐消失。

片刻后,有镇民爬起来,正欲逃离此处,却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传荡小镇。

“都来丁府,不来者,严家便是你们的下场!”

声音回荡三遍。

“对了,我的孩子快要出生了,请你们帮一下忙。”白玉火看着门口不知所措的镇民,柔声说道。

旗幡轻摇,一位美丽女子出现院中,女子昏迷仰躺地上,腹部隆起很大,正是白玉火临产的妻子。

“我叫你们帮忙呢!”白玉火俊美的面孔上,白色绒毛浮现,两只尖耳显化,口中尖牙露出。

刘缘两人没有动作,他们知道,这是白玉火对镇民说的。

镇民们见到白玉火的样貌,面露惊恐,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直到几个后方镇民捂着腹部痛呼,片刻后,才有两名身着普通夫妇,颤颤巍巍的走来,小心翼翼的将女子抬出。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随着镇民越聚越多,嘈杂的中,传来一阵响亮又有些怪异的婴儿啼哭声。

“哇哇……”

镇民们中间让开条通道,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怀中抱着用布料包裹严严实实的物体,战战兢兢的走近大门,布料内,啼哭声阵阵。

“不用进来了。告诉我,男娃还是女娃。”白玉火满是绒面的脸上,露出一丝异色,猩红的,冰冷的目光盯着包裹问。

“是,是个女娃。”老妇人止步,小心翼翼的回答。

接下来,院内又陷入沉寂。片刻后,白玉火再次开口:“你们的病,只要用我的孩子,或者我本人的骨骼,磨成粉末吞服,便可治愈。”

刘缘闻言皱眉,左剑侠手按长剑,镇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

“这孩子也是妖怪,我看见了,还长着毛耳朵呢!”

“是啊,妖怪生的也是妖怪,杀了她!省着以后祸害咱们。”

“也不能这么说,孩子是无辜的,让你吃,你能吃得下?”

“救命要紧!”

“别吵了,人家父亲还在呢!”

也不知谁说了这样一句话,众人这才惊醒,惴惴不安的停止议论。

“你们选好了吗?”

白玉火眼中红光大盛,身体猛涨,背后一对肉翼探出。

“砰!”

摇椅炸裂,院中狂风大作,一只白色巨蝠横空显现,旗幡中黑气滚滚,围绕旋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