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逃出洞天(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06 字 7个月前

另一边,刘缘将手心划开,法力包裹下,使血液不溢出,掌心骨骼颤动,裂开一道小口。

两粒小珠子滚落到另一只手掌上,一颗掩月珠,一颗洞天碎片之宝。

取出自己的物品后,洞天碎片继而消散,刘缘将储物袋贴身放好,又摸了摸手腕上的断颈蛊,感到些许安全感。

任务是完不成了,妖王太过狡诈,凭借自己的实力,压根就混不到妖王身边,就算侥幸混进去,自己一个新妖,妖王也不会当着自己面吐露情报,多半是一句:你们下去吧。

或者直接与众妖王传音沟通。

何况已经被发现了,还是先逃出去再说吧,保命要紧。

化作妖形的刘缘,迈着外八步,晃晃悠悠的走近出口。

“貂兄,我要出去,有没有办法。”刘缘向守在阵法边的黑貂妖,小声问。

“没令牌,不行。”黑貂妖正啃着一节人手,瞥了眼刘缘,冷声道。

“貂兄,想想办法,我这次出去是有好事,少不了好处。”从怀中取出玉瓶,将一粒白色的,晶莹剔透,香气扑鼻的丹药,悄悄塞进黑貂妖爪中。

“不好办啊,且不说规矩所在,就在刚刚,有妖王冲破洞天薄弱处,这阵法也不稳啊,老哥怕害了蛋兄!”

“貂兄不是怕统领责怪吧?”

“我姐就是统领,我怕谁!”黑貂不屑的说道,爪尖捏着丹药,陶醉的嗅了嗅。

“所有的了,当初好不容易从人类手中偷来的。”刘缘将玉瓶倒扣,上下晃了晃,两粒同样香气扑鼻的丹药从瓶口掉出,塞到黑貂的爪中。

黑貂妖掂了掂丹药,从尾部取下令牌,慢腾腾的走近阵法开启处。

看着两侧没有异动的双角石甲守卫,刘缘迈着外八步,捋着大背头,走入阵法。

阵法启动,光芒闪烁中,刘缘的身影消失。

黑貂妖靠在木椅上,使劲嗅了嗅香气四溢的丹药,舔了一下,而后陶醉的将三粒丹药一一扔进嘴里,嘲讽的自语:

“人类的东西,真美味。这傻小子!以为过了我这关就没事了?”

说完取出一只略微干瘪的人手,舔了舔嘴唇:

“还是姐疼我,在这不见人的深山里,还能吃得如此美味,可惜精气血散了,口感不好,没营养。”

正欲咬下,忽感腹中如有烈火燃烧,随即绞痛无比。

连忙控制腹中之物吐出,是一滩黑血,落下后腐蚀地面青烟直冒。

貂妖挣扎着取出传讯符,却浑身抽搐,妖力一丝也运转不动。

没多久,椅子边,一张黝黑光滑的貂皮,静静铺在地面。

两侧守卫对此视若无睹,他们是妖石傀儡,妖王炼制守卫,力大无穷,却智力低下,只听从命令办事……

……

皎洁的双月高悬,几片薄云飘过,树叶微微荡漾,森林中虫鸣不断。

树叶缝隙间透过几缕月光,照射在一位刚刚出现的人影头顶,怪异的头发,反射出油亮的光。

刘缘感觉一阵眩晕,浑身撕裂般疼痛,恍恍惚惚间,几乎快昏厥的时候,终于恢复了正常。

此处应该尚在妖族掌控之地,虽然用百毒玉净瓶中的“灵丹”收买了黑貂,但也不确定是否会被识破,也不能保证如果当场吞服后的丹药毒性。

不敢过多耽搁,扫了眼四周,大概认准方向后,化作一道残影穿梭于树林间。

身在妖族腹地,用人类的方法飞行肯定会被发现,如今正好有妖形,还是用妖物原始的方法奔走安全点。

如此想着,半刻钟后,刘缘被一道高大强壮的身影拦住。

“你是哪位妖王手下?来此处做什么?”震耳欲聋的响起,一丈多高,浑身鳞甲遍布,长着鳄鱼头,爪尖寒光闪闪的妖物,喝问道。

压迫的气息弥漫,口中腥臭之气扑鼻,树叶哗啦啦作响。

这等妖气的威压,起码得有两三千年的修为了吧,也许更高,不可力敌。

想着,刘缘傲然的回答:“我乃白狈大王手下,奉大王之命,护送一件宝物回去。”

“哦?正好,本将马上也要回洞天复命,那便一起吧,也好照应你。”鳄妖听刘缘如此说,也就没有多问,顺势说道。

对于妖王那等存在,许多事情需要避违,至于其它想法,它在此守卫几百年,没遇到过几次人类,没向那处想。

“不用麻烦了,反正快到了,我得尽快赶回去复命。”刘缘摇头拒绝,继续向前走去。

“小妖怪你走反了!还是我送送你吧。”鳄妖突然喊道。

刘缘顿步,微微抬头,看向空中的月亮,嘴唇蠕动。

转身,尴尬的笑了笑,面露感激之色,对鳄妖说:“很久没回来,都快不认识路了,那就麻烦将军了。”

鳄妖伸出比蒲扇还大的爪子,轻轻拍了拍刘缘,说着:“不麻烦,不麻烦,本将的职业所在,待过几日晋升副统领后,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恭喜,恭喜。对了,不知可有其它妖将?”刘缘被拍的身子一沉,半边脚陷入土中,疑惑的问。

“恩?”鳄妖闻言,警惕的看着刘缘。

“我这不是护送宝物吗,此宝物异常神奇,想请大哥观赏一番,又怕被别的妖物见到。”刘缘拔出脚,东张西望的看了看,小声说。

“走吧,大王的东西不是我们能随便看的。”鳄妖说完,走在前面带路。

刘缘跟在后面,看着两轮月亮越来越近,眼神闪烁,伸手捏住一枚金钱。

这妖物力气好大,再观其厚重的鳞甲,防御必然极强,普通手段奈何不了,可如果强行动手,血腥味会引来附近其它妖物。

思量间,鳄妖又开口了:“它们都不在,大王的宝物,真能让我看?”

“当然,我说了算。”刘缘闻言,笑了。

鳄妖转身,铜铃大的眼睛盯着刘缘紧握的手心。

刘缘手掌张开,手中却空无一物。

鳄妖一愣。

此时,双月交错。

刘缘长满毛发的身躯,瞬间退去,人身现形。

“当啷!”

一枚金光闪闪的钱币,掉落地上,不知撞击到哪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月正当空,一人,一妖,面对面站立,一动不动。

忽然,妖物头颅晃动一下,硕大的脑袋与脖颈分离,身躯前倾,妖血四溅中,扑倒在地。

刘缘此时已法力耗尽,连忙吞服一粒丹药,面色苍白的捡起铜钱。

低头间,月光照射下,原本乌黑的头发,一缕缕白丝掺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