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洞天之内(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263 字 7个月前

轻轻落脚,四周并没有异样。

刘缘盯着不足一丈远的翠绿葫芦观察片刻,收回脚步,转身向山谷外走去。

“熊三,回去站岗,别傻愣着了。”熊三听到刘缘的话,急忙跟随着向谷外而去。

两妖走后不久。

葫芦下方泥土翻动,一个浑身长草的泥人凝聚,望着刘缘即将消失的身影,开口说道:“可惜了,就差一点。”

“我倒是盼着把这葫芦弄走,多少年了,自从这葫芦栽种这谷中,我的修为就没涨过!”石壁上浮现一张人脸,露出狰狞之色。

……

接下来一段时间,刘缘和往常一样,站岗、巡逻、厮混。

当然,厮混的同时,也探听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比如妖王比宝大会即将开始,青云国内,各道陆续有妖王来此,甚至其它遥远山脉、国度的妖王也闻讯而来。

比如隔壁洞府的狸小咪与喵大壮,刚生了一窝可爱的虎娃。

再比如,刘缘打听到了这月涂洞天的出口!

如今潜入这妖族已有一年多时间,掩月珠还有不到一年就会失效,遮月符也仅剩一道,而且妖王大会也即将开始,不管任务是否能完成,是时候离去了。

“蛋蛋!蛋蛋!快点出来,比宝大会开始了,大王下令,众妖集合。”门外传来叫喊声。

刘缘闻声,稍作整理,走出洞府。

此时已是夜间,月涂洞天内,一处广阔之地,万妖汇聚。

“好!”

“好宝物!”

“我要是有一件就好了!”

“想啥呢,快看!又一件。”

……

刘缘来到的时候,只见群妖乱舞,呼喊声不断,将一处高台围的水泄不通,高台上宝光闪现,不时有狂笑声传出。

嘈杂的声音中,听不清高台上的话,视线也被许些高大的妖物遮挡,看着前面挨肩擦背,比肩接踵的群妖,刘缘搓了搓手,使劲往里进。

至于跳过去或者飞过去,这种场合,没实力,不敢。

被挤出来几次后,千辛万苦的来到群妖中间,没有了高大妖物的遮挡,总算能瞧见些许景象。

高台上,十九道身形各异的妖王坐于宝椅上,身后各有不同妖物恭敬站立。

刘缘望着高台上的情景,瞳孔猛然一缩。

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一只刻骨铭心的妖物。

红白毛发相间,其中夹杂几簇黑色,头部为老者形象,人手毛身,从刘缘站立的角度看去,隐隐见一条杂色狐尾甩动。

杂毛狐狸!当年在断魂山脉,那只引诱王金刚,与自己师徒二人入山的杂毛狐狸!

眯眼扫视前方座位上的妖王,那是一个面生鳞片,头有鼓包的妖物,纵观场中群妖,没见到那头野猪妖王。

刘缘攥紧拳头,眼中一抹红光闪现,随即恢复正常。

目光移向了另一道浑身白色毛发,类似猿猴的妖物,恭敬站在一位脑后立有三根羽毛,人身黑爪的妖王后侧。

他怎么会在那?

至于众妖的比宝,此时已接近尾声。

只见一位头顶凹凸不平,手臂如干枯树枝的妖王,取出一块拳头大小,乳白色,冒着雾气的石头。

向上一抛,石头飞到半空,一声悦耳的啼鸣响起,巨大身影横空,冰蓝色羽翼舒展,轻轻煽动之下,优雅的围绕众妖飞舞,掠过时晶莹的雪花飘荡而下,美轮美奂。

片刻后,冰蓝虚影重新化为白色石头,落回妖王掌心。

众妖纷纷喝彩。

此时,双月交错。

刘缘将最后一道遮月符用尽,惊愕的望向台上一位白发人影。

那是一位白发如雪,面容普通的中年,正站在头生三羽的妖王身后,惊慌的手足无措。

众妖王纷纷望去。

“别,别杀我,我知道还有人混在其中!”白发中年颤抖着跪地。

“哦?那你指给我看。”妖王冰冷的声音传入众妖耳中。

刘缘见状,身子一缩,隐藏于身侧高大妖物身后,抓紧脖子上那串金钱中的一枚,透过缝隙看向白发中年,目光移动,视线又落在那杂毛狐妖身上。

白发中年连滚带爬的起身,站在高台上,向群妖扫视,颤抖着,说出一段莫名的话语:

“我叫汪仙莱,青明仙宗内门弟子,修炼百余年。”

说道这里,话语停了下来,腰杆渐渐挺直,突然大喊道:“消息都是假的!它们……”

“砰!”

一声闷响,石台开裂,地面震动,一道深深的爪印留在石台上,白发中年不见踪影。

“知道又如何?”依旧冰冷的声音回荡,扫视群妖一眼后,众妖王化作道道遁光离去。

刘缘沉默的看着爪印,手中金钱放下,目光移向一道红白相间的身影,紧随其后。

见它进入一处洞府久久未出,记下位置后,返回自己的洞府。

打开石门,刘缘身体瞬间僵硬。

“进来。”

刘缘闻声,老老实实的走进洞府,关门。

月涂洞天,共有六位妖王。

大大王七羽妖王。

二大王双狼大王,也被称之为白狈大王。

三大王头生三角,群妖称之为三角大王,不过它更喜欢别人叫他三虚公子。

四大王乌通大王。

六大王螂螳大王。

至于五大王,缠丝大王,与六大王皆为伴侣,却有一千多年没现身了。

洞府中,一道雪白的身影映入眼中,其下有一只杂色壮狼,冰冷的眼神盯着刘缘。

“不知,二大王找小的有何事吩咐?”刘缘小心翼翼的问道。

“人类,帮我做一件事,我保你走出月涂洞天。”声音传来,却是二狼同时开口,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不知声音从何处发出。

“我帮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刘缘闻言,自知身份暴露,既然生死已他人掌控中,不妨提点小要求。

“说。”

“我想亲手杀一只狐狸。”

“那只小猪的手下?从你眼中感到了仇恨的气息。好!我可保你不被其它妖物发觉。”

……

半个时辰后,刘缘向一处洞府走去,路上妖物对刘缘的存在毫无反应。

“狐兄,我是二大王的手下,麻烦开下门。”刘缘抱着一坛美酒,小声呼喊。

“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找老狐所为何事?”石门开启,老狐狸警惕问道。

“狐兄不必担心,在这洞天之内哪有妖物敢放肆,本将闲来无事,寻人喝点酒,聊天解解闷,听闻你是魁猪妖王手下,我对魁猪大王可是……”

刘缘说着,挤进去门去,手中亮出充满威压的双狼令牌。

老狐狸见到令牌,不敢阻拦,这种令牌乃妖王亲信所持,不好交恶。

“来喝酒,狐兄尝尝这月涂洞天特有的百妖酿。”

“……”

酒过三巡,渐入主题。

“你说那两个人类那么厉害,居然没有逃?”

“那两个疯子,一个不知修炼什么魔功,施展起来像入了魔似的,另一个老头施展邪法,诡异无比,竟伤了大王的眼睛。”

“那最后两个人?”

“嘿嘿,现在尸体还挂在洞府门口呢!”

“嘿嘿!”

刘缘跟着老狐狸冷笑,笑着笑着,眼圈有些泛红,扭了扭脖子,问:“当初逃走的那位少年呢?”

“那狡猾的兔崽子,一点踪迹都没留下,我当年,恩?你怎么知道!”

“你看看我是谁!”

“你!啊!救……”

……

良久后,重新化作妖形的刘缘走出洞府,面色平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