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潜伏(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21 字 7个月前

半年后。

翠螳山与虎纹林交界处。

“大!大!大!”

“小!小!一定是小!”

“买定离手~开喽!”

“二、五、六,是大!”

“不好意思,今天运气好!”

刘缘从额间向脑后,捋了捋油光锃亮的大背头,搓着黑白毛发相间的手掌,将石头上的一堆杂物拢到自己身前。

从其中抓起一颗样子不错的灵果,咬上一口,一脚踩着石面,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怎么样,还玩不玩了?”

对面是一只人形豹身的妖物,身后参差不齐的站着十几个小妖。

“不玩了,这几天攒的都输没了,下次再玩。”

豹妖摇了摇豹子头,伸出毛爪从刘缘身前物品里,抓起一块黑红色肉类内脏塞进口中,而后提起身侧的钢叉,转身往回走。

“等过几日咱们再继续。”

“豹兄慢走。”

刘缘目送豹妖和手下小妖离开,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挑了几个看的过眼的物件,随后大手一挥,对身后几个手下大方的说道:

“小的们,将这些分了吧。”

小妖们欢呼着一拥而上,争抢着将剩下的石头、毛皮、骨头等杂物塞进怀里。

刘缘迈着外八步,手负身后,脖子上的金钱随着身子晃动碰撞,“哗啦啦”作响。

哼起小曲,身后小妖有样学样的跟着他的步伐,行走于山林间巡逻。

“大王叫我来巡山……”

……

夜晚,双月交错之时。

一处被藤蔓遮掩的洞府中,后方有个紧闭的石门,石门内是另一处新开凿的洞府。

洞府中留有一块过丈长的方形青石,其内镂空,有盖,如同棺材。

漆黑的石头内部,化为人类形态的刘缘,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响动。

直到双月交错而过,失效的掩月珠重新恢复作用,变化为大背头妖物形态的刘缘,轻轻舒了口气。

刘缘潜伏在妖王势力中已经半年时间,虽说有惊无险,却也因为掩月珠的缺陷,用掉了两张遮月符。

一张用于螂螳妖王回归时,众妖的庆祝中,另一张则在前些时日双月交错的时候,蛛蛛兴冲冲跑进洞府,掀开了青石板,刘缘无奈下用了一张。

总共六张遮月符,还没进入月涂洞天,就用去两张,刘缘心急之下,冲着蛛蛛发了火。

蛛蛛委屈的扔下两件衣物,从此没有再来找过刘缘,听其它妖怪说,蛛蛛每天还是在各处假扮人类求救。

“蛋蛋大人,统领召集众妖将去大王的洞府,说有重要的事情宣布。”机械般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刘缘理了理身上那一只袖子长,一只袖子短的衣服,起身推开石板。

冲着蹲在不远处的猫头鹰点点头,刘缘化作一道残影,向山上而去。

螂螳洞,一处宽广明亮的洞府中,近百名形态各异的妖物,整整齐齐的分成两排站立。

上首处,华光四溢的宝座上,一位身穿翠绿长裙,面色清冷,身着披风的美妇,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视众妖。

众妖纷纷低头,不敢直视。

这就是翠螳山之主,月涂洞天,六王之一的螂螳妖王。

“带上来吧。”

朱唇微开,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山洞回荡。

随着话音落下,两名妖将架着一位被浑身捆绑的人类男子,来到众妖面前停下。

“不是让你们两个好生看着吗,怎么这一会功夫就死了!”一位统领看着一动不动的男子,怒问道。

“启禀统领,我们寸步未离,刚,刚才是活的好好的,不知怎么,突然就死了,恐怕是他不想受刑,自尽了!”一位妖将诚惶诚恐的回答。

“没用的东西!”统领斥责一声,便不再言语,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上首位的身影。

“呵呵!”

冰冷的笑声回荡,众妖感觉阵阵寒意袭来,洞府内的石壁上,一层薄霜凝结。

一道绿色魅影瞬间出现于两名妖将身前,上首处的座椅上,已经空无一物,只有后面侍候的两名少女静立。

螂螳妖王瞥了一眼刚才说话的统领,那统领见状双腿颤抖,猛然跪倒在地,接连叩首,口中直呼饶命。

而后目光闪动,右手向着左肩用力一扯,一条血淋淋的臂膀离开躯体,化作一只不知名的,白色毛发遍布的兽臂,单手献于美妇。

“免了。”

美妇眼中露出一丝嘲弄之色,吐出两个字让那统领大松口气,却依旧叩首,不敢起身。

美妇将目光移向两名颤若筛糠的妖将,头部变得朦胧,三角形巨影一闪而逝,紧接着,一具支离破碎,认不出形态的兽类尸体,从半空落于地面,几块残骸滚动于众妖脚边。

“原来不是你。”

“扑通”

另一名青面獠牙,长有四耳的妖将,见美妇向自己看来,双腿一软,跪倒在地,颤抖着喊道:

“别杀我!我是人类,他死了我可以代替他,只要是我知道的,问什么我都告诉你们。妖王大人!”

靠近洞门的位置,化成妖物的刘缘,学着其它妖将的神色,心中却是忐忑不安。

这妖王的智慧,果然不是其它妖物可比的,如果仔细搜查下,自己一定会露出马脚,更何况,如今抓到一个同门,待从其口中探出信息,到时候,所有潜伏进来的同门,恐怕都会遭遇灭顶之灾!

就在刘缘思绪万千的时候,那求饶的妖将,从口中取出一黄豆大小,漆黑如墨的圆珠。

一阵法力输入,妖将体型变换,化成一位人类男子。

“倒是下了些本钱。”螂螳妖看了看掩月珠,翠绿光华闪动,裹起人类男子消失于洞府深处,同时冰冷的声音传来:

“散了吧。”

众妖行礼恭送,良久后,才起身安静的各自离去。

刘缘跟随众妖走出洞府,脑海中思量着各种对策。

现在逃是逃不了掉了,自己身为妖将,在这个时候离开很快就会被发觉,以自己动速度,用不了一时半刻就会追上。

杀了他?人可是在妖王手中,估计没等走到身边就没命了。

还有什么办法呢?

正想着,看到自己满是灰白毛发的手掌,刘缘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捋了捋大背头,向洞府走去。

洞府中,刘缘将石门关紧,从毛发间取出三根与毛发相似的物品。

目光在一根半黑半白的毛发间停留片刻,转向了另外两根细长的物体上,这是宗门来时赐予的传讯物品。

法力运转,一团火苗浮现,将其中一根烧为灰烬。

但愿它们只查上一次两次的。

那样的话,还有一丝希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