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与妖共舞(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280 字 7个月前

此时,已是夜间,石门缓缓闭合,刘缘和蜘蛛少女走出石门,而刘缘背后的黑幡不见踪影。

蜘蛛少女,也就是蛛蛛,又一次打量刘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不错,不愧是我蛛蛛看中的妖,这聪明劲儿都快赶上我了。”

“我这笨脑袋,哪有蛛蛛姐聪明?要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统领大人也不会轻易安排这妖将的身份给我。”

刘缘捋着大背头,谦虚的说着,不过长满毛发的脸上,还是能看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得意。

“看你这副模样,以前混的一定不好,你要记住了,别老耍小聪明,这一脸得意的样子太明显了,要学会伪装,像姐姐呼救时候的那样……”

蛛蛛把自己近百年伪装人类的经验,尽数讲解给刘缘,同时还怕他听不明白,舞动背后四条细长的蛛腿比划着。

走出螂螳洞,蛛蛛带着刘缘来到山脚下,指着一处破败的山洞说道:

“你先住这里,一会姐姐叫人给接风洗尘,让你尝尝咱们翠螳山的特色。”

蛛蛛说着,不等刘缘回话,就急匆匆的离去。

刘缘望着蛛蛛,舞动八条腿快速离开的身影,捋了捋大背头。

螂螳妖王其下设立有两大统领,三位副统领,而后便是几十位妖将和无数妖兵。

今日蛛蛛带刘缘见的,便是其中一位副统领,同样半化人形,头生两根细长触角,腹部齐大,背部有薄薄的翅膀震动,不开口便有不同的声音传出,看样子是一种昆虫成妖。

当蛛蛛带着刘缘进入时,副统领当然是按程序办事,直到刘缘将“无意中”得到的黑幡献出,一切化繁为简,直接被认命妖将的身份。

妖将虽听起来威风,但是只要有个千年以上的修为,混个脸熟后便能胜任,至于将法宝献出,则能省下些时间,同样,做为引荐的蛛蛛,也从副统领那里得到了好处。

倒也很容易。

刘缘想着,又捋了捋油光锃亮的大背头。

走进分给自己的洞府,简单粗暴的用法力清扫下,刘缘躺在石床上,睁着双眼,翘着二郎腿抖动。

随着耳中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刘缘转头看去,就见蛛蛛舞动着八条腿,快速接近洞口。

“快随我来,都准备好了!”蛛蛛到了洞门口,一条细腿猛然伸出,踢飞一只欲溜近洞府的老鼠,兴奋的说道。

刘缘见状,也不好拒绝,正了正脖子上挂着的一串金钱,跟随蛛蛛来到一片空旷之地。

此地平坦,杂草已被清除,几簇篝火升起,照亮这如同广场般的地界,其间影影绰绰,伴随窃窃私语声。

“小的们!快来参见新来的妖将。”蛛蛛又恢复了人的四肢,站在一块高石上呼喝着。

“参见妖将大人!”

“参见妖将大人。”

众小妖稀稀落落的喊着。

“介绍下自己吧。”蛛蛛跳下高石,来到刘缘身边,用背后的蛛腿推了推刘缘,小声说道。

刘缘闻言,整理了身上的破布衣,跃上高石,挺胸抬头,清了清嗓子,捋着大背头,扯着脖子喊道:

“大家好,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妖,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我是一只有理想的妖,立志要成为妖仙的妖,我的名字叫蛋蛋!我小时候……”

近半个时辰,刘缘在高石上滔滔不绝的演讲。

众妖坐在草地上,或相互靠着,或半斜半躺,昏昏欲睡的模样。

刘缘看着台下眼皮打架的众妖,不远处拄着下巴,嘴角一丝晶莹液体,打着鼾的蛛蛛,又望了望头顶即将交错的双月,停下演讲。

蹑手蹑脚的跳下高石,悄悄向远处走去,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别睡了,蛋蛋大人都走了,咱们回去睡。”一只毛发稀疏的猴妖,推了推身边的打呼噜的马脸妖怪。

“恩?走了?去哪了?”“都说啥了?我听了几句就睡着了。”

“蛋蛋大人说他的身世惨啊,然后我听着听着就困了。”

“……”

众妖听到话语声,顿时精神起来,议论纷纷。

蛛蛛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四处观望下没见到刘缘的身影,站起来向众小妖娇喝:“你们把东西都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找蛋蛋。”

说罢,舞动着八条腿,向远方寻去。

一路来到破旧洞府,却不见刘缘的身影,蛛蛛面露疑惑的用前腿挠了挠头,又呼唤良久后,气急败坏的跺脚返回。

双月交错而过。

山洞不远处,几片被硕大的芭蕉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物体动了动,松了一口气的刘缘,推掉芭蕉叶走出。

“你在干什么!”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毫无感情的声音。

刘缘循声望去,见一只猫头鹰,蹲在树枝上,发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捋着大背头,刘缘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牌,晃了晃,浑身妖气弥漫,开口喝道:

“本将做什么用得着你管吗?恩?”

“妖将大人息怒,小的是新来的,不知道您的身份,小的给您赔罪。”

猫头鹰见得木牌,感受刘缘散发的浓雾妖气,从树上跌落地面,浑身羽毛发抖,两只翅膀展开做伏地状。

“哼!念你是新来的,本将就饶你一命,看到那个洞府没?那是本将的地盘,以后附近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马上告诉我,记住了,以后巡逻的时候别说话,看到什么直接向我报告。”

刘缘说完,整理了身上破布衣,昂首挺胸,迈着外八步,背起手走远。

……

蛛蛛闷闷不乐的回到众小妖聚集之地,小妖们手捧着瓶瓶罐罐,或蹲或站,形态各异,参差不齐。

“蛛蛛大人,我们把自己多年的珍藏都拿出来了,就等您和蛋蛋大人了。”

一只伸着灰褐色大钳子,五尺高,直立行走的蝼蛄妖,脖子上挂着一串灵果,挺着大肚腩说道。

“散了吧,散了吧,那丑八怪没这福气,你们留着自己吃吧。”蛛蛛摆了摆手,无精打采的样子。

“蛋,蛋蛋大人怎,怎么了?他不,不是就在你后,后面吗?”

一只大个松鼠,怀中抱着大树叶,里面满满的坚果,它漏着大门牙,结结巴巴的指向蛛蛛身后。

蛛蛛转头看去,只见一道身穿破布衣的身影,迈着外八步,手捋大背头,左摇右晃的从不远处走来……

……

翠螳山,一处空旷之地,觥筹交错,划拳行令声不断,通红的篝火映照下,原来是一群形状各异的妖物在庆祝。

小妖们在蛛蛛的令下,将自己的珍藏美食美酒取出,美味的山间灵果、坚果、人参、竹笋、灵芝等素食,还有蛇虫鼠蚁蛆,甚至妖物褪下的躯壳。

这些是小妖们认为最珍贵的食物。

“大人,您尝尝我褪下的躯壳,新鲜,昨天才蜕的。”

“大人,这白虫一口咬下去肉汁鲜美,我平时都舍不得吃,您尝尝。”

“我吃素!”

……

虫鸣兽叫混杂,声音别有一番韵律,酒过三巡的众妖们,围着篝火蹦蹦跳跳。

直到月亮逐渐变淡,众妖散去,刘缘枕着双手躺在地上,望着昏暗的天空。

“怎么样?我们热情吧!”蛛蛛用八条腿支撑身体,仰躺在不远处。

“恩,热情。”刘缘回道。

双月渐隐,双日微微映出红芒,几颗流星在天边划过。

“你有什么愿望吗?听说这个时候许愿最灵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成仙。”

“那我要成为像螂螳大人一样妖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