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小镇事了(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45 字 7个月前

老妇人满头银发,双眼混浊,佝偻着身子,双手扶着门框,侧耳倾听着什么。

院中严老三的身体还在燃烧,无眉的头颅落在不远处一动不动,老妇人好像感觉到异状,摸索着向门外探脚。

刘缘心存不忍,喉咙动了动,口中发出苍老的,带有飘渺的声音:

“吾乃苍茫仙山,南提仙翁,今日腾云间心血来潮,天眼通下,见令郎骨骼清奇,且天赋异禀,略一点化下,便有感悟,吾甚喜,欲送他去仙山修行。”

“那,那我儿……”老妇人听到这飘渺的声音一愣,仔细琢磨话语间的意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问。

没等说完,就被打断。

“感悟间不可打扰,老夫这便送他去仙山修行,你们母子尘缘未断,来日会有相见之日,留于你些身外之物,好生修养,老夫去也!”

刘缘说完,袖子一挥,几根金条落在老妇人怀中,再一挥,法力卷着她落于床榻,房门关闭。

快速收拾了院中痕迹后,悄悄离去。

重金租了间僻静小院,一切准备妥当后,刘缘将小人儿放出一个。

这是个鼻子尖尖长长,身穿袖珍灰色紧身衣的小人儿。

落地后鼻尖耸动,左右张望,见到刘缘正襟危坐,一道黑发飞舞的倩影漂浮其身侧,透过窗纸,隐见院中无数黑影晃动,小人儿面露惊恐之色,小小的身子蜷缩一团。

“严老三?”刘缘问道。

小人儿没有反应。

刘缘笑了笑,又放出一个小人儿,这个小人儿口占半张脸,大嘴将鼻子、眼睛挤在一起,出来后,见到屋中情形,急忙跑到长鼻小人儿跟前,与它一样状态。

刘缘没说话,继续放出两只独眼小人,另一个尖鼻小人,还有一个大耳小人儿,总共六个小人儿,出来后,瑟瑟发抖的抱成一团。

如果算上被刘缘斩杀的大耳朵小人儿,就是七个,要是再加上两个眉毛变化的毛发人,总共九个小人儿。

当然,毛发人刘缘没放出来,毕竟人要是缺了眉毛,除了难看些,没啥影响,

而且小毛人儿武力值颇高,刘缘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严老三?”刘缘又问。

小人儿们依旧无动于衷。

“严老三,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一个大耳朵的小人儿被我杀了,你母亲的耳朵也能听见了。”

刘缘看着六个小人儿说道。

它们好像对刘缘说的话不明白,依旧一副害怕的表情,相互抱在一起。

“你为了母亲,残害了全镇的人,罪大恶极,不过念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不但没有告诉她老人家你的事,还特意留下几根金条赠予。”

刘缘面露真诚之色,微笑的看着小人儿们。

这回,小人儿有了动作。

听到刘缘的话后,六个抱在一起小人儿,相互融合,很快变成如同面团一样的物体,而后,来回扯动,抻出了头和四肢,化为一个三四寸的小人儿。

“你想怎样!”

小人面露怒色,指着刘缘,开口道。

“别指我。”

刘缘笑容收敛。

小人闻言,不甘的放下手臂,怒目瞪着刘缘。

“你知道,你活不了,既然你叫严老三,前面应该还有哥哥姐姐,我不会告诉他们你的事情,你母亲的安全我也会尽量保证。”刘缘见小人儿面色稍缓,接着开口:“说吧。”

小人儿犹豫一会,娓娓道来。

严老三小时候,遇到一位老乞丐,见乞丐瘦骨嶙峋,双眼空洞,耳朵也听不清,只是嘴里一只念叨着饿,便将手中半个包子分于乞丐。

老乞丐饿极了,一口吞下,紧握严老三的手,取出两本小册。

小说中经典的奇遇情节。

然后乞丐再也没出现,严老三当时不识字,放起秘籍忘在脑后。

直到长大后,识了字,才在无聊中翻阅,从而慢慢练出了这种秘术。

几年前母亲重病,双眼失明,双耳失聪,严老三为了母亲好转,按照秘术中方法,将练成的小人儿安置母亲身上,使其恢复。

不过小人常离自己,会越来越弱,严老三便让小人儿在夜间,潜入其他人身上窃取。

最初只是使人耳背,眼睛看不清,慢慢越来越大胆,逐渐扩散成全镇的残疾,怕有线索被人怀疑,又使人口哑,使人手脚残疾等,这样大范围的伤残,目的不明确,虽惹人注意,却也不会怀疑到五官上。

严老三说完,不再言语。

“你为了一己私利,害了全镇!”刘缘喝道。

严老三沉默。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刘缘又问。

“屋檐左边,第五块瓦片下方的石阶下。”小人儿看着刘缘,似笑非笑的说道。

刘缘摇了摇头,他可不是为了这秘术,他现在入了仙门呢,到时候学了正法,还练什么邪门歪道的法门?

刘缘静静的看着小人儿,小人一笑,洒脱的说道:“但愿你守诺,不用你动手了,我自己来。”

说完,三四寸的小儿重新分开,而后猛然撞再一起,化作一团五彩缤纷的星点扩散。

刘缘离得近,被星点触碰后顿感耳目清明,鼻吸通透,口齿生津。

略一沉吟,挥手撤去房门的灵符,指挥守在门外的蚊群伏地,任由光点飘空而去。

小镇中,凡人看不见的星点,飘荡着渗入镇民体内。

已经不算繁华的街道上,有人惊呼。

“我好像能听到点声音了!”“

我能看见东西了,就是有点看不清。”一位老大爷扔掉手中的拐杖。

“我也能看见了!啊!我能说话了!”一位妇女惊呼道。

一时间,镇民欢腾。

……

入夜,严老三家,几位街坊邻居进门,新镇长也来了。

“都齐了,有什么事就说吧。”镇长问。

“我家三儿被仙人带走,修仙去了。还给我留下点东西,我看不见,你们帮我瞧瞧。”

老妇人说着,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粗布包裹的物件,打开后,闪眼的物品出现众人眼底。

“娘,我是老四啊,小时候您最疼我了。”

“来,娘摸摸。不对,你不是老四,老四可瘦了,我记得脸可没这么圆。”

“娘,我是老二,都说我和爹长的最像。”

“娘摸摸。也不对啊,你爹也没你这么胖。”

……

刘缘站在院外,静静的听着屋内的谈话。

众人散去后,刘缘依旧站在原地,直到天色见亮,收回隐藏石缝、树叶间的蚊群,转身离去。

蚊群从刘缘第一次来这的时候,便隐藏于此,一是为了防止严老三逃跑,另一个则是监视老妇人。

如今,严老三的母亲被镇里安排妥当,秘术也取到手,该离开小镇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