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小村故事(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46 字 7个月前

双日东西落,霞光天边盛。

三道身穿白纹青衫,手持云纹连鞘剑的身影,从小镇走出。

其中有位青年,挥手摄来不远处的一根枯枝,轻轻抛起。

树枝落地后,看向细头所指的方位,微微一笑:

“走吧。”

夕阳下,三人并排而行,影子被夕阳拉的老长,有说有笑。

……

“老朽不知三位仙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小村口,发须皆白的老村长,在家人的虚扶下小跑而来,一些村民窃窃私语。

三人迎上几步,客套一番后,村长领着几人向村内走去。

一阵小孩的欢呼声忽然传来,众人顺着声音看去,见一群顽童,拖着个卷起来的草席,蹦蹦跳跳的向村外跑去。

“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村长见状,吩咐身边的儿子前去查看,转头对三人行礼道:“村子里孩童顽劣,三位见笑了。”

“无妨。”

村长儿子很快回来,小声对村长说:“父亲,是马老三家的儿子,狗剩死了,这些孩子是想去村外把他埋了。”

“哦,死了也好,这孩子活着也是遭罪。”村长听后,不在意的说着,向三人笑了笑,继续引路。

赵二佰嘴唇蠕动:“这帮顽童,真是什么都不懂。”

刘缘笑了笑,摇头道:“小孩而已,让他们吃点亏,长些记性就好了。”

“哼,他们活该,这些无知的村民。”孙圣云冷哼道。

众人没有丝毫停留的前行,显然,三人的话语,并没有被其他人听到。

刘缘三人最初合作的时候,使用寻妖罗盘搜寻妖物,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成型的妖物越来越多。

有时候搜寻几天的时间,只找到连普通男子,一脚都能踩死的虫妖,得不偿失。

于是,使用了扔树枝的方法,效果还挺好,随缘而行,行走间遇到小妖顺手收了,见到村庄城镇就进,由于身穿仙门服饰,有需要的人,自会找上门来。

贵人上门,村长也有事相求,自然好生招待。

酒桌上,在刘缘三人的询问下,村长开口道:

“实不相瞒,上次有位仙师来村里除了一只鼠妖,这才过去两个多月,就又有妖物害人,也就十几天功夫,最初丢些鸡鸭,然后就是牛、羊、猪,这几天又有人接连失踪,七八个了吧,男女老少都有……”

三人静静听着。

……

村外。

十几名年龄不一的小孩,堆起个小土包后,在其上耍闹着,此时,草席已不见踪影。

直到有两个八九岁的孩童,笑嘻嘻的脱下裤子,往土包上放水,这帮孩童才在灰蒙蒙的夜色中,疲惫的各自散去。

“大壮,你和狗剩不是朋友吗?他死了你怎么不哭?”一个扎着羊角辫小女孩,撇着嘴问。

“虎妞,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个怪物才不是我朋友,他不是总去找你玩吗?你们才是好朋友,你咋不哭?”一个小胖子不服气的辩解。

“别磨叽了,你俩都是那怪物的好朋友!”

“哎呦!别打我,再打我,我就告我妈去。”

“驴蛋,你去哪?”

“我拉泡屎……”

……

晚饭后,村长将临近的一座小院,安排给刘缘三人,告退离去。

“那个叫狗剩的孩子,倒也可怜。”赵二佰叹息着说。

“这算是父债子偿吧?”孙圣云说道。

“也许吧。”刘缘意味深长的点头。

酒桌上,听村长讲了村民失踪的经过后,刘缘言语中有意无意的提起狗剩的事,老人喜欢聊天,且喝得正兴,大着舌头,滔滔不绝的讲起狗剩的故事:

狗剩的父亲叫马老三,马老三的父亲早亡,母亲给他攒钱娶妻后,也撒手归天了。

马老三整日游手好闲,家中两个哥哥在其它村庄,自从母亲去世后,便与他从不往来。

不过,马老三也挺有福气,妻子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娃,接着又怀上了。

家中本来就不富裕,自己没有来钱路,家里又这么多张嘴,倒是急坏了马老三,几番琢磨下,想起了打猎。

于是马老三准备工具,几次上山,却都无功而返,直到有一天,他下的陷阱捕捉了一条鹿。

一条怀孕的母鹿,旁边还有两只小鹿围绕,急得团团转。

马老三大喜,看着小鹿心生一计,将其赶进了另一处陷阱捕捉。

此时有几位猎户经过,见状连忙拦截,叫马老三放了它们,斥责他不守规矩。

猎户自有一套规矩,不能杀怀孕的动物,不能杀没长成的动物。

马老三既已得手,那里肯放,一箭射入母鹿腹部,又欲杀小鹿。

母鹿前膝跪地,做求饶状,马老三不管不顾,推开猎户后将两只小鹿刺伤,任由鲜血直流。

猎户摇头,事已如此,不能挽回了,告诫马老三一定要给它们个痛快,而后不忍的叹气而走。

马老三是个犟脾气,此时正在气头上,是越叫做什么,他偏就不做,就呆在那里,残忍看着三条鹿流血而亡。

几天后的夜间,大雨倾盆,马老三家的房子,不知为何突然坍塌,一家四口,命丧黄泉。

村民赶到的时候,有人见马老三妻子的身体异动,众人商议后,刨开肚子,于是就有了狗剩。

名字是随意起的,大家见到狗剩第一眼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的额头上,生了一对小鼓包,如同未长成的鹿角。

村民皆说这是报应。

不过既然已经生下来,就是一条人命,在村民的照顾下,狗剩活了下来。

随着狗剩一天天长大,村民们发现他的不同之处,狗剩不吃肉,只吃素食,甚至有时候吃草。

村民纷纷议论说是鹿妖附身,逐渐疏远,甚至有人请来仙师,可仙师却对此不加理会,反而叫他们以善心对之。

村民还算纯朴,自然不会为难小孩,可却警告自己的孩子,说狗蛋是怪物,不要与他玩耍。

从此,狗蛋自己一人住在坍塌的老房子里,吃着杂草野果,与其它小孩玩耍时总被欺负,却乐此不彼。

直到今日。

……

村外,一处小土包。

新鲜的泥土微微鼓动,月色下,一只脏兮兮的小手突然从泥土中探出。

紧接着泥土翻动,一个衣衫褴褛,额头有两处鼓包的小男孩,从土堆里爬了出来。

坐在土堆上,呆呆的望着双月,小男孩喃喃自语:“我怎么会在这呢?”

小男孩挠了挠脏乱的头发,一拍脑门:

“对了,大壮哥和虎妞姐姐他们说要陪我玩,还叫了好多小伙伴,他们要是找不到我,一定会着急的!我要快点去找他们。”

说着,不顾满身泥土,小跑着向村内奔去。

细看下,草鞋不沾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