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兔儿村(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73 字 7个月前

刘缘、赵二佰、阴柔少年,三人在一侧。

稍远的地方,两男一女,站在对面。

“你们呢?是钓到了鱼,还是吃了萝卜?”少年看着对面三人,语气有些生硬的问。

三人闻言,目光有些躲闪,不语。

“他们的考验不一样,不会愿意说出口的。接下来,第二个考验开始,祝你们玩的开心!”

话落,身上大氅化作一道灰光,瞬间将六人笼罩,众人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悉悉索索中,一只花兔自草丛钻出,晃动的草尖几滴露珠滴落。

花兔好奇的看着眼前没见过的食物,耸动鼻尖,似乎觉得味道不错的样子,露出门牙,一口咬下。

“哎呦!”

一声痛呼,赵二佰猛然坐起,疯狂甩动手指。

受惊的花兔落地,飞快钻进草丛不见。

“这是哪?”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另一个声音。

片刻后,六道人影显现,交谈声传出:

“这回考验什么,怎么没有提示?”

“法力还在!”

“先去探查下四周的情况吧?”

“对,先探查下。”

……

半个时辰后,众人望着前方的灰白雾气,面面相觑,调头朝相反方向走去。

“师妹,告诉我吧,你们上次的考验是什么?”赵二佰凑到少女身边,小声问。

少女听到赵二佰的问话,神情有些不自然,扫了眼身边两位同伴,坚决的摇头不语。

赵二佰见状,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便不再询问。

六人沉默的向前走着,直到隐隐听见一阵呼喊声逐渐接近,相视一眼后,各自施展手段隐藏身形。

“嗖!”

利箭破空,瞬间将一道正在草丛中奔跑的灰影,钉在地上。

那是一只灰色兔子,身长两尺有余,被箭矢射到了长长的耳朵上,箭矢射入地面很深。

灰兔挣扎,眼见一个人影再次挽弓搭箭,用力扯动下,耳朵撕开裂口,灰兔挣脱。

手持弓箭的人影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之色,第二道箭矢正欲射出,左腿突然被撞了一下,箭矢与灰兔擦身而过,灰兔飞快钻进草丛消失。

低头看去,撞自己的是一只比那灰兔小了点的黑兔,冷哼一声,起身追去,同时,身后又有两人赶到。

“砰!”

随着一声闷响,笑语声传来:

“哈哈!又是一只笨兔子!”

三人手提气息全无的黑兔离去,身后,有一颗光秃秃的枯树,树干上,血迹斑斑。

……

六人偷偷跟随,来到一片小村庄。

路边歪斜的摆放一块木牌,上面写着:

兔儿村。

走进村庄,一群小孩迎面跑来,围绕着众人笑嘻嘻的转圈,嘴中不停的唱着一首童谣:

“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

“去一边玩去,别闹,你们家大人呢?”赵二佰挥手驱赶。

“一兔子病了……”

小孩们无动于衷,继续喊唱。

“来,这个给你们,快回家去,小心被别人抢走了!”刘缘取出几颗糖果递出。

小孩们抢过糖果,一哄而散。

“有客人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村民闻声而来。

……

一座神庙内,老村长领着众人上香,口中念念有词。

神庙不大,很干净,神龛内摆放一个精美的白玉兔雕像,栩栩如生。

“拜过兔儿神,你们便是我兔儿村的朋友了。”

老村长看向众人,笑容满面的点头道。

“村长,你们兔儿村供奉兔儿神,可是我一路上见到好几家门口都挂着兔皮,这样不怕兔儿神怪罪吗?”赵二佰疑惑的问。

“哈哈,你们有所不知,我们兔儿村供奉的兔儿神是白兔,除了没有一丝杂毛的白兔,其它兔子都是我们的敌人。”

老村长解释着,随后想起了什么,微笑着对众人说:

“正好,今天村里有人猎到一只大黑兔,今晚,我这个村长请诸位客人尝尝我们兔儿村的特色!”

……

夜晚,六人围坐桌旁。

刘缘、赵二佰,名叫孙圣云的阴柔少年。

女子叫沈晓玲,另外两名男子叫谢大卓与肖一平。

道道小菜上桌,桌面中间留有一个空位,随着村长将一大盆兔肉端上来,满桌肉香。

“哈哈,诸位小友尝尝,我们兔儿村的秘制兔肉。”村长给自己斟满酒,率先夹起一块,入口后满脸享受之色。

桌上除了盆中香味扑鼻的兔肉,其它都是素菜,看着村长享受的模样,更使人垂涎欲滴。

“好吃!”

谢大卓率先动筷,肖一平见谢大卓如此,也动作起来,边吃边称赞。

“你不吃吗?”两人看向沈晓玲。

“我以后不吃肉了。”沈晓玲摇头。

“你们三个怎么不吃呢?”村长问刘缘三人。

“村长,你有所不知,我修炼过一种家传秘法,不能吃肉。”刘缘偷咽了口口水,撒谎道。

赵二佰也连忙跟着点头。

孙圣云夹了根芹菜,慢条斯理的咀嚼,开口道:“我牙不好,肉吃多了,费牙。”

吃菜、喝酒、交谈。

待桌中酒菜吃的一干二净,六人脑海中,忽然间回荡起老者的声音:“杀了村里在此地吃过兔肉的人,则考验通过。”

“啊!”

一声惨叫突然响起,紧挨着沈晓玲的谢大卓捂着腹部,鲜血顺着手指流淌。

“正好,我要杀了你们,为他报仇!啊!”沈晓玲面目狰狞就要追击,却突然惊叫起来。

“早就防着你呢!”原来是肖一平,手中飞出一道黑光,瞬间射入其胸口。

同时,一柄短刀出现手中,欲抹向沈晓玲脖颈。

金属交击声响起,肖一平退后两步。

“别忘了,还有我们呢。”

……

刘缘与赵二佰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单单孙圣云一人,几道红光闪过后,肖一平与谢大卓便浑身干瘪,鲜血尽失身亡。

“你有什么遗愿吗?”看着沈晓玲胸口处,被一柄墨绿小刀射入,血液漆黑腥臭,嘴唇发紫,孙圣云低沉的声音想起。

“我,我没吃…他……”沈晓玲双眼焕然,最后一口气咽下。

“怎么还没能回去?”孙圣云喃喃自语,随后转头看向瘫软在地的村长。

“等等!”赵二佰突然出声,刘缘也有些犹豫。

“怎么?你们不想出去吗?你们不愿做的事,我来!”孙圣云面露一丝妖异之色,缺了六根的手指向着村长一挥……

院中四具尸体静静躺在地上,孙圣云望向院外,也不理会刘缘两人,眼神锐利坚定,邪魅一笑,走出小院。

“这……”

刘缘与赵二佰对视一眼,神色犹豫不定。

“哈哈!”

片刻后,洒脱的笑声传出,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出小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