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赵二佰(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220 字 7个月前

阳光透过树梢挥洒而下。

溪水映射道道金光,小鱼欢快的跃出水面,微波荡漾。

鸟叫虫鸣阵阵,一股莫名的花香,随风飘扬。

溪边,女子身前长剑浮空,翠玉剑柄晶莹剔透,狭长的剑身泛着丝丝冷意。

“还有什么遗愿,说出来吧。”女子将额角发丝拢到耳后,轻声问道。

刘缘与溪中青年面面相觑。

“你先说。”

剑尖移动,指向溪水中的青年。

青年见状,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叫赵二佰。”

说完名字,赵二佰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目光深邃的望着天空,面带一丝忧伤之色,继续说着:

“我出生在富贵人家,从小就没了母亲。

父亲妻妾成群,自然子嗣众多,对于我这个没有了母亲的儿子,亲情很淡,我甚至都没见过几次他。

不过也无所谓,家族富裕,对我们这些孩子从不苛刻,有仆人照顾,有吃有喝有银子,只要不坏了家族规矩,每日生活倒也自在。”赵二佰说道这里,停了下来。

“这不是挺好的嘛?接着说呀?你没有遗愿吗?”

女子此时,坐在石头上,面前铺设一张地毯,上面摆满了零食,正在津津有味的品尝,长剑依旧浮空,见赵二佰的声音停下,不由问道。

“是啊,混吃等死,挺好的。我本以为,一辈子也就这么混过去了。可是,有一日,我知道了一件事。”赵二佰又停了下来。

“什么事,快说呀?”

听得正兴起,女子迫不及待的问。

赵二佰面目突然变得狰狞,眼珠发红,声音隐隐颤抖:

“我母亲是被人害死的!我知道凶手是谁,可是我拿她没办法,于是去找父亲,想让他替我做主。可是你猜,结果如何?”

“你这么问的话,我想一定没报仇。”

“呵呵,确实如此,我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在门外,被侍卫打断了一条腿。”说道这里,赵二佰的语气平静下来。

“所以,你想入仙门,然后回去报仇喽?”女子放下手中零食。

赵二佰沉默。

“你呢?”

剑尖移动,指向刘缘。

刘缘也在听着赵二佰的故事,若有所思。

见剑尖指向自己,酝酿了一下,开口道:“我叫刘蛋蛋。”

“咯咯咯!笑死我了,你们名字一个比一个好玩,哈哈!”

女子捧腹大笑,好半响才停下,目光在刘缘与赵二佰之间,来回巡视,冷哼一声:“你们该在不会骗我吧?”

话落,一张精致纸符,射向赵二佰头顶。

“赵二佰,你说的可属实?”

神秘的符篆闪动,在赵二佰头顶均匀环绕。

“恩。”

赵二佰神色黯然的点头,纸符毫无异状。

女子面露差异之色,同情的了眼赵二佰,挥手,纸符飘向刘缘。

“说吧。”

刘缘望着头顶的纸符,脑海中编好的故事被打乱了。

沉默片刻,刘缘露出缅怀之色,望着山间流水,嘴角露着微笑说:

“我出生在离这里很远的小国,那是一个边境小村,很安逸。父母皆是纯朴的农民,老来得子,对我很好。

他们不识字,给我取名后,总写不好,于是有了刘蛋蛋这个小名。贱名好养活,村里孩子都这么叫,逐渐忘了自己的大名。

那时候,每日与小伙伴们玩泥巴、掏鸟窝、抓鱼,很自在。还有隔壁流鼻涕的三丫,还说长大后要嫁给我呢。”

说到这里,刘缘脸色变得阴沉,声音略带嘶哑:

“直到有一天,临国入侵,边境失守,小村惨遭屠戮,没了。”

“逃难中,遇到了师父,教了我很多东西,师父的愿望就是修得正法,于是来到这青云上国。”

刘缘说完这句,便闭口不言。

“讲完了?你的故事可没叫几百的那个人讲的好。”女子收回毫无异状的纸符,不满的说。

刘缘笑了笑,低头扭动几下,看向身上绸缎。

“接下来……”

女子起身,长剑环绕。

刘缘眼中红光一闪而逝,体内骨骼以奇特的韵律震动。手腕上,断颈蛊如同蚯蚓般蠕动,透过绸缎间的缝隙探出。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对不起,我要报仇,我要……”赵二佰紧闭双眼,口中喃喃自语。

同时,被绸缎紧紧包裹的身体,好像害怕似的颤抖起来,上身皮肤,一只怪异的兽类纹身若隐若现,从后背过肩,延伸至胸口,欲透体而出。

当然,各自的反应,其他人都未察觉。

“听了你们的故事,我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女子眉头轻蹙,有些犹豫了。

“罢了,师父说过,莫要滥杀无辜,只要你们发誓,不将今日之事说出,我就饶你们一命。”女子嫣然一笑,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

“你们不能入灵翠宫了,我就是灵翠宫的,不想再见到你们!”

刘缘两人对视一眼,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是打不过,有希望就从了吧。

对女子点头,随后发起誓言。

对于修仙者而言,不可轻易发誓,这是对道心的考验,因果的循环,发了誓言就要遵守,否则心魔入侵,道心不稳,修为难进,更有冥冥中天道的惩罚。

“好了,这个给你们,免得以后埋怨我断了你们的仙路。”

两张地图落在刘缘身边,女子踏着一条红绫飞起,直入云端。

两人身上束缚的绸缎,也化作粉光冲天而去。

刘缘活动了下身体,看着急匆匆消失的女子,若有所思。

拿起女子留下的地图,看到上面写着“青明山”三个大字,还具体描绘了青明仙宗的路线,刘缘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这回,被一女的给算计了!

将地图扔给赵二佰一份,刘缘准备往回走,既然发了誓就要遵守,如此,这灵翠宫是不用去了。

“道友,刘道友,等等我……”

身后,赵二佰的声音传来,刘缘脚步瞬间加快……

一道粉光落入林中,女子身影显现,浑身法力扭曲,衣物变幻不定。

片刻后,一位长相穿着完全不同的女子出现原地,手提白皮剑鞘,银铃般的笑声传出,随后长剑出鞘,踏剑而去。

……

青明仙宗,护宗幻阵外。

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头,背着竹篓,津津有味的嚼着半尺长的人参,忽然,嘴上动作一顿,看向树后,笑道:

“小妮子回来了?这隐身术学的不行啊,看这草让你踩的,我都听见你的呼吸了,还有……”

“灰爷爷,我这不是才学会嘛,等以后我练好了,保证拔你胡子都不会被抓到的。”一位手提白皮剑鞘的女子凭空显现,打断老者的絮叨。

“第一次走出宗门的感觉如何?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这么开心。”

“我跟您老说,您可不能告诉别人呀。”

“放心。”

“我前几天……”

半响后,少女蹦蹦跳跳的走进山门,老者继续嚼着人参。

将最后一节人参扔进嘴里,老者口中喃喃自语:“没有萝卜好吃啊。”

伸了个懒腰,老者看向远方。

“多少年没活动了,就去看看丫头碰到的那两个倒霉蛋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