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山中偶遇(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94 字 7个月前

“啪!”

一巴掌拍死在脸颊前晃荡的蚊子,刘缘耳朵轻动。

远处,更多的振翅声传来!

见撒在四周的驱虫驱兽药物犹在,刘缘神情凝重的望向远处。

女子飘动着黑发,刺穿几道黑影,纤细的发丝左右横扫下,一只只飞舞的蚊子被截成两半。

月光透过树叶照下。

更远处,密密麻麻的黑影逐渐接近。

蚊潮!

刘缘见到此景后,立刻收起女鬼,拔腿就跑。

身后,无数大大小小的蚊子,如同乌云盖顶,嗡嗡的振动翅膀,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过。

一眼望去,纵横不知几里,黑压压一片,从黄豆般大,到头颅大小的黑影,潮水般涌来。

好在刘缘发现的早,蚊潮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奔跑间,神色闪动观察着蚊潮,眼中略过一丝异彩,斜着向一侧移动。

一个时辰后,蚊潮从刘缘身侧很远的位置掠过。

刘缘小心翼翼的,向着蚊潮行过的位置迂回,沿着痕迹赶向蚊潮来时的方位。

路上,草木枯黄,干尸遍地,许多鸟兽在睡梦中,被蜂拥而至的蚊潮瞬间吸干。

躲过几团残留的蚊群,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一片水潭边停下。

水面宽广,距离刘缘稍远的地方,微波荡漾,隐约可见几道细小的泉水,从山间汇聚与此。

而近前的水面,呈深绿色,一阵微风拂过,水潭如同镜面般,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粘稠的气泡自水中浮起,惊扰水中无数细长的虫体涌动。

水面下,不时飘出蛹壮物,许多浮在水面的蛹破茧而出,一只只刚出世的蚊子,震动翅膀,晃晃悠悠飞向空中。

浑身撒满驱蚊粉,小心隐藏身形,偶尔几只蚊子不惧药粉,飞近叮咬,刘缘也咬牙忍下。

将女鬼放出,在刘缘的吩咐下,身体变得虚幻起来,拿着一个小布袋,飘向水潭。

见空中蚊群对其毫无反应,偶尔几只特殊的蚊子冲过去,却从虚幻的身体穿过,刘缘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尖尖的指甲捏起蚊蛹,同时发丝飞舞,卷着身边大小不一的蚊蛹,扔入袋中。

袋子不大,源源不断的蚊蛹进入,却不见丝毫鼓胀。

直到身边的叮咬的蚊子越来越多,满脸肿包的刘缘连忙召回女鬼,飞身逃离。

身后,一团比其它蚊子飞得快上许多,拳头大小的白点蚊群,依旧穷追不舍。

刘缘取出一个翠绿玉瓶,法力运转下,瓶口开合,淡绿色漩涡自瓶中显现,莫名的吸引力,使蚊群不由自主的冲入瓶中。

半响后,刘缘收起玉瓶,不理会周围零散飞舞的蚊子,飞身奔向远方……

一处不大的山洞内,刘缘将洞口堵住,处理了被叮咬的伤口后,取出黑色布袋。

御虫袋,初入青云上国的时候,斩杀那虫身老者所得,其内空间很大,可纳一种虫类炼化驱使,于其一同得到的,还有几本书册。

自从得到这御虫袋后,刘缘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虫类收取,如今倒是物有所用了。

取出另一个黑布袋,这是斩杀胡氏百宝阁的中年掌柜所得,为养虫袋,与御虫袋差不多,区别在于,它只能放一只虫子培养,可将普通虫类养成妖物。

刘缘得到后,选了条色彩斑斓,浑身剧毒的虫子扔了进去,如今化了茧,估计要不了多久,便能破茧而出。

将御虫袋摆放前方,取出一些瓶瓶罐罐,兑制好一碗液体后,放入几滴自己的鲜血,运转法力使其一点点渗入袋中,开始了炼化。

两日后,带着一抹笑容的刘缘走出山洞。

清澈的溪水涓涓流淌,鸟儿鸣叫清脆悦耳,不知名的鱼儿穿梭于石缝间。

一道人影从远处走来,惊走几只在溪边饮水的小兽。

刘缘走在溪边,感受着山间美景,不由想吟诗一首,静听叮咚流水声,灵感乍现,朗声道:

“孤仙游山水……”

“救命啊!”

刚出口,一阵呼救声传来,刘缘的灵感,瞬间消失了。

凝神细听,呼救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刘缘急忙闪身,躲入树后。

“救命啊!”

“别叫了!这荒山野岭的,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一男一女的声音,老套的话语。

不过,有一点不同,那就是……

喊救命的人,是个男声。

随着噗通一声闷响,水花四溅。

“这回逃不掉了吧?你倒是喊啊?你个登徒子,看谁能来救你?”女声得意的说。

“呜呜!”

“喊啊?本姑娘让你喊上三天三夜!”女声继续说。

“呜呜!”

“哦,我忘了,该给你露出嘴说话。”女声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

“仙子,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洗个澡而已,没想到,没想到……”男声辩解道,声音越来越小。

“休要狡辩,还好这里无人,只要今日杀了你,便没人知晓了。”女声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仙子饶命!我有个好办法!我娶你!别,别拔剑,道友,藏着的道友救命啊!”男声很不要脸的喊着。

刘缘本来饶有兴致的听着,直到最后一句话传来,身体不由一僵。

随后反应过来,这是常用的骗人把戏,松了口气,继续收敛气息,保持不动。

“树后面的道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男声又一次传来。

这回,无法躲藏了。

刘缘无奈从树后走出。

眼中,一位浑身被粉色绸缎缠绕的青年,如同木乃伊般,只露出半个脑袋,斜躺溪水中。

身穿白粉相间长裙,手持精美长剑,气质脱俗的美丽女子,站在岸边。

两人见不远处的大树后,走出一人,面露异色。

“打扰了,这荒山野岭左右无人,我就是随便方便了下,你们继续。”

刘缘讪讪的说着,转身欲走。

“既然来了,就一起留下吧。”

粉光如闪电般射来,刘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全身一紧,清冷的声音同时传入耳中。

浑身无力,身体不稳向后歪斜,还好后边就是大树,刘缘顺势靠在树干上。

法力如同一潭死水,内劲也不能动用一丝。

低头看去,从脚尖到胸前,如蚕茧般被粉色绸缎包裹,想来变成与溪中男子一个样了。

“在下与那人不相识,还行仙子不要错杀无辜。”

此时,刘缘已然没有逃走的办法,垂头丧气的说着。

“可是你听到了啊!”好听的声音,却如同霹雳的话语。

“而且,如果不认识的话,他怎么能准确找到,你的藏身之地?”女子轻笑着,剑尖指向溪中男子,问:“说说,你怎么知道那里有人的?”

青年脸上带着诧异的神情,扭动几下身子,偏头盯向刘缘,歉意中带着一丝得意的语气,开口道:

“道友,实在对不住了,性命攸关,在下急中生智。

见这附近除了石头,就是草木能藏身,我也不知道真有人,先喊了树后试试而已……”

刘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