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现身(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060 字 7个月前

每逢祭祀河神的当日,都会狂风大作,乌云密布,这是河神显露威严的手段。

小岛不大,中央矗立一座庄严的河神庙,四周为沙石。

小船靠岸后,一帮人搬运着各种物品而下。

为首者身着官服,身材肥胖,正是张县令,穿着捕快服饰的张学安紧随其后。

又有两名衙役,抬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长形物体,吃力的将其靠放在庙墙边。

最后几人是村民,将一些水果、肉食等贡品放入庙中,口中边念叨着什么。

“刘老弟嘱咐我们把此物拿来,自己怎么不见人影了!”

张县令指着用黑布包裹之物,也许是刚下船没有适应的缘故,双腿有些抖……

“父亲不用担心,也许是刘大哥临时有事耽搁了。”

张学安紧握刀柄,双手因用力有些发白,安慰着父亲。

“张大人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庙中走出一位驼着背,左手骨骼极度扭曲,拄着拐杖,披头散发的老者,慢吞吞的行礼道。

“本官听闻,你们今日祭河神所用的是童男童女?在何处?”

张县令面露不悦,喝问老者。

“您这可是冤枉小人了,庙中只有老仆我一人守庙,不信的话,请大人进来查看!”

守庙老者说着,侧身示意张县令进去查探,同时瞄了一眼靠在墙上的黑布包裹之物,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

张县令也不客套,直接领着几人进入搜寻,片刻后,一无所获。

一阵孩童哭闹,夹杂着呵斥的声音,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

张县令顺着声音方向观望,一位同样身穿官服的精壮中年,出现在眼中。

十几艘渔船靠近小岛,为首之人已经下船,指挥着众人,将一个个竹笼抬下,此人正是七流县县令,郭绪仁。

“郭大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县令听着竹笼中的哭闹声,面露怒色,走前几步喝问郭绪仁。

“张大人,稍安勿躁,且听我说。”

郭县令轻拉着张县令走到墙边,小声低语……

“郭兄所讲,可属实?”

“那是自然,否则我也不会用官印护着这些孩童,在半路就会被妖物吃了。”

“如此,是我错怪郭兄了!你我二人合力,定可轻松将这妖物镇压!就是苦了这些孩子。”

“这也没办法呀!没有这些孩童,妖物是不会轻易现身的。”

……

足足二十个竹笼被抬入庙中,童男童女,共十对,庙中一时间哭闹声阵阵。

“弟弟!弟弟!你在吗?”

“姐姐!我就在你旁边,姐姐不要害怕,我,我会保护你的,呜呜……”

“弟弟不哭,一会让河神大人先吃我,听说河神嘴巴很大,一口就没了,不会疼的!”

“呜呜……”

小男孩哭得更大了。

“不要怕,你们会没事的,马上就会有神仙来惩罚那河神的。”

老者拄着拐杖来到竹笼前,小声安慰着,孩童见到守庙老人的样子,吓得把哭声憋了回去。

守庙老者关上庙门,示意两位大人已经安置妥当。

除老者和两位大人外,张学安也留了下来,其余人乘船而归。

几滴雨点落在脸庞,更多的雨水紧随其后。

“它来了!”

守庙老者忽然开口,同时指了指不远处的河水中。

一片巨大的黑影浮现,围绕小岛周围游动。

“出手!”

郭县令大喝一声,手中一方官印飞出,道道金芒挥洒而下。

张县令见状,毫不犹豫,同样甩出官印。

两幅金光勾画的县图,横空显于小岛四周,于河中间分开,泾渭分明。

其下,河水翻腾,一条花色巨尾甩出水面,激起数丈浪涛。

“小小河妖,竟敢冒充河神作祟,今日便镇压尔于此,待择日斩之!”

话落,巨图缓缓下压,翻涌的巨浪逐渐变小。

“嗷!”

不甘的怒吼声从水下传来,随着金色光图落入水面,声音越来越小……

浮空的官印飞回手中,张县令如释重负,五官挤在一块,笑得很开心。

“张大人,多亏了您出手相助啊!这么多年来,本官对此妖物,可是始终无可奈何!”

郭县令同样笑了,笑得更开心,慢慢向着张县令走去,如同要相拥而庆。

“哪里哪里,还请郭大人莫怪,如果本官早与郭大人相商,也不会这么多年……啊!”

正相互恭维之际,郭县令突然五指成爪,抓向张县令脖子。

一声闷响过后,郭县令捂着左臂,后退几步。

“嘿嘿!”

跟在身边的守庙老者,干笑一声,原本苍老的声音变得年轻了。

驼背的腰杆挺直,手中拐杖倒在地上,扭曲的手臂,随着一阵骨骼掰动之声,恢复原状,脸上一张面具揭下,年轻的面孔出现眼前。

“刘老弟?”

“是刘大哥!”

刘缘扭了扭脖子,皮肤恢复光泽,似笑非笑的看向郭县令:

“郭大人好高明的功夫,在小子的偷袭下还能退走,想必在先天之境造诣极深吧!”

“你就是那清异司的人?”郭县令紧盯着刘缘,脸色阴沉。

“没想到郭大人居然知道小子,看来……”

“你在拖延时间?”

郭县令打断刘缘的话,目光落在手臂的伤口上,那里有几根细针,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目中闪过一丝狠色,用力一扯,整条左臂瞬间被撕下,仰天大笑:

“哈哈哈!又能如何?你们今日谁也离不开!通通做为祭品吧!”

刘缘笑容凝固,脚下劲气爆发,飞身冲向郭县令。

郭县令见状,也不硬拼,后退至河边,翻手取出一块流光闪动的血色玉牌,面露狰狞之色:

“杀了他们!”

已经快到河边的刘缘,突然止步,飞身后退。

河水中,一张血盆大口冲出水面,带动巨浪翻涌,森白锋利的牙齿咬合在刘缘刚刚的位置,发出清脆的响声。

“哈哈哈!纵使我断了一臂又如何?今日便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郭家养的河神之威!”

郭县令面带疯狂之色,跳到巨物头顶,狂笑着,指向刘缘几人。

河水翻涌,随着一声闷响,另一颗更大的头颅冲出河面,血红的双眼紧盯众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