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探查(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38 字 7个月前

“老人家,这八叉河的河神,真的很灵验吗?”

张学安靠着船沿,单手撩过水面,问向老者。

“河神大人莫怪,河神大人莫怪!小孩子不懂事,回头老夫定会送上祭品……”

老者听到张学安的问话,脸色瞬变,连忙放下船桨,念念有词的双手合十。

好半晌,老者才重新拿起船桨,小声对两人叮嘱:

“在船上千万不要议论河神,否则会被河神大人怪罪的!”

从上船后,刘缘就站在船头,警惕的环视四周,张学安听到老者的话后,撇了撇嘴,继续轻撩水面。

“到了!”

这片河面并不算宽,半盏茶的功夫不到,小船已经划到对岸。

老者接过银两,头也不回的划船回去。

“我很久没出城的缘故吗?还是年纪越大越怕死?说句话都能吓成这样!”

张学安愤愤的嘟囔着。

“也许是这河神,给他们带来太大的畏惧。”

刘缘敷衍道。

“咩~”

一群山羊在不远处,吃着嫩绿的青草,羊群中,有两个小孩身影嬉戏。

一位中年牧羊人,一位腰挂斧头、柴刀的砍柴人,坐在石头上聊天。

刘缘耳朵轻动。

砍柴人说:“老哥,你也别伤心,起码你送出去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呢。”

牧羊人说:“俺几年前就卖了一个娃,如今又找到我,我这命苦啊!”

砍柴人说:“当年你还不是抢着把孩子送去,才有得今日的这一大群羊,这回嫌弃钱少了?就舍不得?”

“不和你说了,羊吃饱了,俺回家了!”

……

“刘大哥,怎么了?”

张学安见刘缘站立不动,不由问道。

“没事,这七流县里你有没有熟人?我们先去打听下情况吧。”

刘缘问。

“有,当然有,我这就带刘大哥去!”

张学安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

……

红灯笼满挂,一处雅间内,酒菜满桌,三人围桌相谈。

“张大人,你们问的事我也略知一二,不过这得罪河神的事情,小人不敢轻易乱说啊!”

一个长的贼眉鼠眼的青年,面露难色的说着,意思不言而喻。

“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不待张学安开口,刘缘翻手取出一根金条,上下抛动。

“还是这位大人慷慨,小人我……”

没等说完,只见刘缘伸手按动金条两端,将金条两头挤压一起,而后双手轻扭,把金条拧成半截麻花状。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一点都不要遗漏!”

说着,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从刘缘手上浮现。

“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其实,我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小时候……”

那青年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老老实实的讲起这些年,经历过,听说过,有关八叉河神的事情。

青年叫孙四来,家中从小不富裕,小时候的记忆中有哥哥姐姐,后来,不见了。

他曾询问过家人,父母亲戚都说是远方亲戚家的孩子,现在回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孙四来家里富裕起来了,父母的溺爱,使长大后的他,整日游手好闲。

直到父母有次出远门,落河身亡,他在家中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几张卖身契。

三个同姓的孩子被卖神庙,童年的点点记忆浮现,孙四来经过多年的打听,也逐渐知道了一丝真相……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有过这种经历。”

张学安听后,目瞪口呆的说道。

本来张学安与孙四来不太熟,职位原因与之有些来往,没想到今日歪打正着。

“我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其中有许多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我可以走了吗?”

孙四来略带畏惧的说。

见两人望向自己,刘缘挥了挥手,麻花状金条扔进孙四来怀中,示意可以回去。

孙四来连忙道谢,转身往门口走去。

“扑通!”

刚到门口,伸手欲开门,只觉浑身无力,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这!”

张学安见状,忽的站起身,面露警惕之色的环顾四周。

“不用紧张,去叫人好生照顾,两天之后就会醒了。”

刘缘看了眼张学安,斟了杯酒,拿起筷子……

“刘大哥,我们现在去哪?”

街道上,张学安跟在刘缘身后,走了一会后,不由问道。

“天晚了,我们去县衙附近,找间客栈住下吧。”

刘缘抬头仰望双月,盈盈月光下,显露一丝高人风范。

“刘大哥,县衙在这边。”

张学安闻言一愣,指了指身后。

……

一夜过去,天刚蒙蒙亮,刘缘打开窗户观望。

树叶轻轻摇晃,露珠滚落,一条早起的虫子被鸟儿啄下,当成了早点,小鸟欢快的鸣叫。

几个摊贩走过,选好位置后,支着摊位做准备工作。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街道上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显露一番热闹景象。

一辆华丽的马车从远处徐徐而来,人们纷纷避让。

“县令大人来的很早啊!不愧是祖孙三代连任的县令。”

“这不是快祭河神了吗?听说今年又要增加了,大家找合适的小孩都忙的焦头烂额的。”

“又加?这几年怎么每年都要多一对?”

“只要能保证风调雨顺就行,娃娃没了再生。”

“那可是命啊!这话说的,可要遭天谴呀!”

……

客栈距离县衙不远,站在刘缘房间窗口,正好能毫无遮挡的看到县衙门口。

见马车停了下来,衙役连忙上前撩开车帘。

一位身穿官服的精壮中年,缓步走下马车。

想必这就是七流县县令了。

县令走进衙门,忽然脚步一顿,猛然转身,眼睛直勾勾的盯向客栈窗户。

客栈几个房间窗户皆紧闭,想来还在睡梦中,县令看了几眼后,摇了摇头便进入衙门。

客栈房间内,刘缘手掌紧贴窗户,面色凝重。

这县令,不简单!

靠在椅子上,刘缘轻敲桌面,闭目沉思。

“刘大哥!起来了吗?”

房门外,张学安的声音传来。

刘缘挥袖子,门闩掉落,再挥袖,房门打开。

张学安伸着懒腰走进来,打了个哈欠问:

“刘大哥,我们今天做什么?”

“我们回鸽康县!”

刘缘起身,面露正色。

“不调查了吗?”

“查的差不多了!”

两人出城,寻了一处无人之地,刘缘翻手取出清异司令牌。

从令牌下方,抽出一根细签,法力激活后,一只拇指大的虚幻小鸟出现。

取笔在一张纸符上书写文字,纸符激活后,化为一道流光进入小鸟体内。

小鸟飞速煽动羽翼,身影逐渐模糊,几个闪现后,飞向天空不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