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白骨红颜术(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46 字 7个月前

淅沥沥的雨水落地,几只浑身湿漉的野狗,刨动着一处没有墓碑的土坟,以求寻到一口腐肉。

坟头很快被刨出深坑,一节严重腐烂的尸骨露出一角。

野狗见到吃食更加疯狂,扯动着啃食,然而,尸体骨骼似乎异常坚硬,任凭野狗锋利的牙齿如何啃动,不曾断裂。

没多久,一具腐烂的尸体连同草席,被野狗拖出坟墓。

几只野狗疯狂撕扯争抢,粗布衣破碎,随着腐肉减少,惨白的骨骼逐渐显露而出。

狂风夹卷暴雨从天而降,野狗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现,拖着尸体躲避在一颗槐树下,继续抚慰饥肠辘辘的肚子。

“轰隆!”

一道闪电劈在树冠,闷雷炸响,几只野狗被惊扰,夹着尾巴,狂逃而去。

一只肥硕的老鼠,拖着长尾从不远处的洞口爬出,鼻尖耸动,警惕的窜到尸体边。

突然,一只腐烂的手掌如闪电般伸出,死死抓住老鼠,任凭如何挣扎,却越来越紧,直到老鼠一动不动,一缕红雾飘入尸体口中。

鼠尸落地,腐烂人尸颤巍巍的站起。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一道人影立在树下,歪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半响后,迈步走出大树的遮挡,每走出一步,身上腐肉掉落少许。

炊烟袅袅的小村庄,一具浑身血肉全无,颅生长发的白骨站立在村口。

好像回忆着什么,认准一个方向后,踏入村内。

犬吠声阵阵,一位妇女打开大门东张西望,忽然面露惊恐之色,慌乱的关上房门,大喊着:

“有妖怪!”

尖锐的声音,传遍整个村落。

大胆的村民放出家犬,举着柴刀,锄头、铁镐等武器,疯狂涌来……

河边,无数村民追打着抱头逃窜的白骨妖怪,几只猎犬挂在白骨架身上撕扯。

直到“噗通”一声,白骨妖跳入河中,村民追寻无果后,才渐渐散去。

河水另一边,白骨妖爬到岸边,孤零零的坐在石头上,挠着湿漉漉的头发,眼眶中,红光忽明忽暗……

骨爪从一只精壮的野猪体内收回,野猪尸体中,缕缕红雾飘进头颅,白骨头颅中红光愈盛。

白骨妖自从那次入村庄后,就藏在深山,遇到猎户便躲起,十几年时间,再也没有让人类见过它。

从此,日复一日,每次出来捕猎几只野兽,骨架更加坚硬,也越来越灵活,直到有一天。

一位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白发白须的老道出现面前。

“天生白骨精灵,却未曾残害人类,倒也与我有缘,便随我而去吧!”

白骨妖被老道身上的出尘气息吸引,没有反抗,任凭老道拂尘轻拂过头部。

从此,白骨妖跟随老道身边。

日月如梭,斗转星移。

不知过了多少年,老道开宗立派,徒子徒孙无数,却终敌不过天道轮回,与宗门坐化,一身道行,回归天地。

从此,白骨妖也不见所踪。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这一日,大地晃动,杀喊声震天,持续三个日夜,血流成河。

几年后,白骨妖重回故地,见到的却是一片废墟。

白骨妖围绕废墟飞腾,最后来到山顶,已经长出丝丝血肉的头颅,发丝飞舞,眼中红光大盛,仰天怒吼。

腥风血雨数百年,白骨妖第一次对人类出手,持续了数百年时间,才归于平静。

……

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峰内,中间有一空洞,三人盘坐其内。

一位老者,一位和尚,一位白袍中年。

中间,一具血肉半生的骷髅被金光笼罩,头上,一拂尘,一长剑,一紫金钵。

忽然,骷髅头颅红光大盛,头上三件法宝震动。

“轰隆!”

山峰上,黑云汇聚,电闪雷鸣,形成一道漩涡形雷云,逐渐扩散,眨眼间滚滚雷云笼罩方圆千里。

“砰!”

一道粗大的闪电落下,劈碎山尖。

洞中法宝崩飞,三道盘坐的人影寂灭,骷髅摇晃着站起身来。

滚滚天雷落下,如蛇如龙,轰鸣不断……

三日后,黑云尽散,彩虹横空,原本高大巍峨的山峰,只剩半截。

倒塌的山石树木边,一道人影盘膝悬浮半空,道道彩芒从天边落入体内。

青丝如瀑,肤若凝脂,彩裙裹身,美目睁开,闪过一丝茫然神色。

柳眉轻蹙,玉手挥动,一面水镜出现眼前。

“这是我?”

美女杏目瞪圆,忽然,双手捂住脑袋,俏丽的脸上露出扭曲的神情,口中喃喃自语: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我,我叫……我是谁……”

“轰隆隆!”

晴空一声霹雳,一道彩色闪电劈下。

“我想起来了!我叫刘缘!可我是男的啊!”

娇柔的声音从口中发出,刘缘连忙伸手捂住。

“轰隆隆!”

阵阵雷鸣响起,天空无尽云霞快速飘动,四周一切定格不动,只余雷声回荡。

空间荡漾一丝涟漪,扩散整片天地,波纹越来越大,四周景物扭曲,凝聚成一枚枚神秘的字符。

字符越来越多,天地逐渐消失……

山涧下,雨水顺着沟壑流淌,沉闷的雷声回荡在山涧底部。

一位青年,全身被雨水浸湿,身体忽然散发出淡红色光芒,骨骼碎裂声响起,浑身不规则颤动,皮肤逐渐干瘪。

这时,右手突然抬起,手腕红线伸长,探向天空。

一缕细小的闪电劈来。

“咔嚓!”

青年颤动的更加厉害,周身电弧闪现。

猛然睁开双眼,几滴雨水落入眼眶。

刘缘连忙起身,警惕的扫视四周。

泥泞的草地,四周散落几只头颈分离的动物,左右两侧悬崖峭壁。

“我回来了!”

沙哑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

刘缘抬手欲擦脸上雨水,见到的却是骨瘦如柴的手掌,急忙用水镜照看自己的面容,而后浑身摸索,松了口气。

只是精血流失,有炼魔经在,补一补就好了,身上物件都在,身体还是原来的那具。

挑选了几只散落地上的动物,刘缘寻到一处如同大伞的巨石下,生火烤肉。

不明的响动传来,刘缘凝神向左看去。

一只斑斓猛虎,妖气弥漫,眼中闪动凶光,几道模糊的人影,自妖虎身后浮现。

“好个妖孽!知道我要进补,居然送上门来了!”

刘缘坐在石头上,笑骂道。

虎妖轻柔的迈动四肢,在距离刘缘四五丈的距离,做攻击姿态。

刘缘低头拨弄火堆,虎妖獠牙显露,张开血盆大口,猛扑而来。

却见刘缘轻轻一挥手,一道红光射入虎妖体内。

半空中,猛虎忽然变得软塌塌的,滚落地上。

几声脆响,一具森白的骨骼从虎妖体内爬出,虎妖,肉骨分离。

白骨红颜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