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守株待兔(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23 字 7个月前

胭脂水粉气息混杂,粉臂玉腿罩轻纱,环肥燕瘦身边绕,丰满白皙间半遮半掩,百媚千娇,燕语莺声。

刘缘面带笑容,漫步百花丛中观赏。

这位,**丰臀,眼角几丝鱼尾纹,年纪有点大了。

这位,面露清冷,长的倒是可以,就是太瘦了。

这位,挺拔俏丽,就是妆容太厚了,不知卸妆后如何。

这位,粉雕玉琢,面容,额,怎么还有未成年的!罪过罪过。

这位……

刘缘在心中品头论足,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楼梯口。

“呦~张公子来啦?快楼上请!”

一位婀娜多姿的身影走来,尽显成熟女子的妩媚。

“带我们去吧!”

张学安点头示意。

女子向刘缘两人抛了个迷人的媚眼,扭动柳腰在前面带路。

刘缘微眯双眼,目中法力凝聚,盯着女子的背影扫视。

上了二楼,女子领着两人进入一处典雅精致的厢房,房中红纱帐半垂,灯烛摇曳,茶桌上果盘满满。

“张公子,这位小兄弟是?”

女子送两人进屋后,眨着一双水眸,好奇的看向刘缘,娇声问。

“这位是清异司的刘大哥,我父亲从郡城请来的修仙者,特来相助我们破案的。”

张学安的言语中,充满对清异司的信心。

“原来是清异司的高人,小女子见过刘大人。”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行礼道。

“不必多礼。”

刘缘微笑着点头。

三人又聊了几句,女子告退后,刘缘坐在茶桌旁吃了点水果,而后静坐,张学安缓步在屋中来回走动。

半柱香后,刘缘看着还在屋中走动的张学安,不由问:

“你在做什么?”

张学安闻声,急忙小跑过来,张口就问:

“查到什么线索了吗?凶手是什么妖怪?”

“恩?”

刘缘一愣,奇怪的看向张学安。随后反应过来,指着屋中说道:

“你说的案发地点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啊!哎呀,我好像忘告诉你了。”

张学安一拍脑门。

……

刘缘翻动着屋中物品,皱眉问:

“怎么收拾的这么干净,一滴血都没留下?”

“我嘱咐过的,可能怕时间久影响青楼生意,所以清洗了吧?”

“几天了?”

“有四五天了。”

刘缘闻言,取出一张符纸刻画,手掐纸符左右摆动,法力运转,猛然射出。

“嗤”纸符刚射出,突然剧烈燃烧,眨眼化作灰烬。

“怎么样?”

张学安见状,连忙问。

“这个案子是不是和其它几个,有不同的地方?”

刘缘没回答,反问道。

张学安听后,扎耳挠腮的思考片刻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册子,来回翻看。

刘缘皱眉叹气,将小本子抢来,观看片刻后,眉头舒展开来。

“这么多天了,一滴血都没留,神仙才能找到吧?等下次吧!”

合上册子,刘缘靠在椅子上闭目说着。

张学安见状,也不打扰,悄悄推门而出。

屋中,刘缘单手敲击桌面,回忆着册中记录。

张三富,四日前于醉梦楼被害,经仵作检验,尸体与其它几宗案子略有差别,他的骨骼血肉残留过多,没有前面的死者剃的干净,不似同一人所为。

而且张三富极为好色,曾被人告到县衙,案宗记录,强抢民女,杀人抛尸等罪状,因没有证据不了了之。

如果这样的话,倒也说的通了,刘缘沉思。

房门打开,几位身材窈窕,轻纱半掩面,怀抱乐器的曼妙女子走来,坐于屋中各位置。

葱葱玉指拨动,悦耳婉转的器曲响起,一时间余音缭绕耳畔……

第二日,太阳初升,刘缘一脚踹醒趴在桌上的张学安,在其迷茫的眼神中,拉着走出青楼。

听了一宿曲,喝了一晚酒,啥也没干成。

走出不远,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刘缘转头回望。

醉梦楼三楼,一位漂亮妩媚女子,一位俏丽脱俗的女童,遥遥向刘缘施礼。

……

又是入夜时,刘缘两人,来到一处红绸满挂的府邸前。

今日,城中有富贵人家喜宴。

刘缘翻遍卷宗,又去了其它几个事发地点查探,没有特殊发现,追踪符纸也毫无线索。

于是,除了加强巡逻外,两人就商量,施展最好用的方法,守株待兔!

毕竟,不能干等着下次有人被害,于是打听全城谁家置办酒宴,就去哪里蹲守,两日了,这是第五次……

酒菜陆续上桌,香味扑鼻。

不愧是富贵人家,鸡鸭鱼肉,样样不少,配上几盘可口的青菜,羊肉、牛肉切成片,蘸上酱料,令人食指大动。

一盆康鸽汤上桌,酒席开始。

鸽康县附近有一山,山中有种飞禽,美味无比,滋阴补阳,传说,长期食用可延寿。

因形似鸽子,人们便称之为康鸽,鸽康县便是以此为名。

舀一勺乳白色鸽汤,轻吹几下,入口,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腹中一丝灵气升腾,刘缘眼睛一亮,这康鸽果然真不是凡物。

“要说,这纪家真是有讲究,这鸡都是养了几年的老母鸡,瞧瞧这爪子!”

张学安边吃着,用筷子指了指盘中的鸡爪。

刘缘定眼一瞧。

可不是,鸡爪五趾,最后一趾在偏上位置,这一般是养了两年以上的老鸡才有的。

“有啥稀奇的,你看这猪爪,不也是五个趾头?”

旁边一吃的满嘴流油的胖子,举着手中整个的猪蹄说道。

刘缘听到这句话,夹菜的筷子忽然一顿,抬头看向胖子手中的猪爪……

夜色朦胧。

纪府中,红灯笼挂满房檐,照亮仍未散去的酒席。

酒宴进行的差不多了,吃饱喝足的人们,已经回家歇息了,场中还剩下一些贪杯的酒客在继续。

张学安不胜酒力,早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刘缘醉眼朦胧的靠在椅子上,半眯双眼。

不知名的鸟叫声响起,伴随清风拂过,四周渐渐寂静。

府中人们,不知何时纷纷沉睡,烛火摇晃,一丝轻响传入刘缘耳中。

来了!

好像硬物敲击盘子的响动,刚开始,只有一两个细小的响声。

没多大功夫,一声接着一声响起,逐渐密集,“哗啦啦”好似无数筷子来回碰撞的声音。

刘缘睁眼,见到诡异的一幕。

桌子上,无数骨头,自己蹦跳、翻滚着,有许多还挂着肉丝,互不相扰,挣扎着拼接一起。

其中有只烤鸭,没有几个人吃,被啃了一半的鸭腿,回归本体后,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在盘子中扑腾几下。

飞起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