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张氏父子(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01 字 8个月前

鸽康县城。

此地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鸟兽繁多,且道路通达,算是山翠郡中少有的繁华县城。

刘缘原本打算在郡城中好好修炼一番,尽量多提升些修为,好用作保……应该是提升斩妖除魔的手段。

也许是太勤奋了吧,结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手头又紧了。

于是,翻遍清异司近期卷宗,抢到这个报酬丰厚的任务接下,马不停蹄的直奔鸽康县城。

卷宗上述:鸽康县县令求助,县城中有妖异出没,残害百姓,请求郡城派人来此坐镇,此为私人悬赏,县中许诺,每日两颗灵珠赏金。

这在所有任务中,奖励算是极为丰厚的了,如果不是碰巧,卷宗刚整理好后就被刘缘看到,也许就被别人接走了。

县令是位胖子,圆头圆脑小眼睛,大腹便便的样子。

等到刘缘禀明身份后,直接热情的拉着刘缘走向后院。

院中,一张长桌摆放,不时的有侍女仆人端着托盘走来,将一盘盘美味佳肴放下。

“哈哈,刘老弟不必客气,快请坐。”

县令搓着双手,笑容把五官挤成一团,示意刘缘坐下。

“县令大人,您这是?提前知道小弟今日到此?”

刘缘咽着口水,看着满桌几十道大盘菜肴,不禁疑惑的问。

“叫刘老弟见笑了,我家一日三餐,每餐皆是如此,来,咱们边吃边聊。自从……”

县令闻言,坐下后向刘缘解释,倒也没有一丝尴尬。

县令叫张春树,从接任鸽康县令以来,足有二十余年。

张春树自小贪吃,但家中不富裕,只能干看着别人家孩子好吃好喝,于是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每顿有吃不完的美食。

青云上国对官员俸禄从不吝啬,只要管理的好,赏赐自然丰厚。

这鸽康县自从张县令上任以来,倒也稳定,昔日愿望实现,这体型也随之变了。

“我回来了!”

张县令和刘缘边吃边聊,这时,一道喊声传来。

刘缘回头,只见一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身穿捕快服饰,腰挂长刀的青年,迎面走来。

“学安回来了?快来!这位是清异司的刘缘,刘老弟。”

张县令见来人,介绍道。

“见过刘大哥!”

青年听到“清异司”三字的时候,眼睛一亮,连忙行礼。

客气一番后,三人享用美食,相谈甚欢。

餐桌中,刘缘探听,县令早年丧妻,至今未续弦,这青年正是张县令唯一的孩子,张学安。

“学安啊!刘老弟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好生招待!”

酒足饭饱,张县令揉着大肚腩对张学安嘱咐。

“不用你说,你儿子我办事还不放心?绝对会让刘大哥满意的!”

张学安长得俊朗,却总是用一股玩世不恭的语气说话。

“臭小子!”

张县令笑骂着,又与刘缘客套了一番后,便将刘缘交给张学安招待。

“刘大哥,今晚我带你好生见识见识,咱们鸽康城的繁华!”

张学安眼睛一转,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拍手看向刘缘。

“还是先说说,这城中发生了什么样的妖异事件,毕竟人命关天。”

刘缘皱眉说道。

张学安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此时太阳已快落山,不由点头说:

“天色晚了,那就边走边说吧。”

说完,抬步就走。

刘缘无语,抬脚跟上。

两人走在街道上,张学安将县城发生的妖异事,娓娓道来。

几个月前,在三天之内死了五个杀猪匠,经查证,皆为意外死亡。

但因其职业原因,那些时日,全城人都不敢吃猪肉,过了一个多月才渐渐恢复。

而就在几日前,又有人离奇死亡,其肉骨分离,死状凄惨。

之后每隔几天,城中都会发生同样的事件,而且都是一家一家的死。

“那骨头和肉啊,没有一丝连着的!”

张学安用手夸张的比划着。

“你们有什么特殊发现吗?”

好残忍的妖物!刘缘想着,皱眉问道。

“他们都不敢议论!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张学安顿步,神秘兮兮的说,似乎在等着刘缘发问。

刘缘当然知道他的小心思,也不问,继续往前走。

果然,没有两步,张学安快步跟上,露出一股自信的笑容:

“他们都是在吃肉喝酒后死去的,前几天还有一对新婚夫妇,我估摸着,当时可能还没洞房呢,你说这可惜不,哎?哎!刘大哥,等等我……”

这张学安,还真是不着调的秉性,刘缘摇头,不理会他,观赏起街边夜色。

青云上国目前无宵禁,在有些城市中,夜晚有可能比白天还要繁华,而这鸽康城明显是其中一处。

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卖糖人的,卖糕点的,卖灯笼的,还有算卦的,形形色色。

迎着这片热闹的街巷,前方一座青石小桥抢,许些男男女女,窃窃细语,几个小孩,不停奔跑嬉戏。

穿过青石小桥,眼前豁然一亮。

只见左右,一片红灯笼高悬,大大小小,映红满整片街巷。

耳中隐隐听到或软糯,或清脆,或放浪的吟笑,各种乐器中参杂娇羞的惊呼,糜糜之音不绝入耳。

刘缘望着前方连绵不见尽头的楼阁,忽然止步,转身欲往回走。

“刘大哥,快到了!继续往前走就行。”

张学安见刘缘转身往回走,突然出声提醒。

“前面?”

刘缘疑惑的问。

“就是前面!”张学安回答。

“正事还没办呢!怎么能去逛这种地方?快带我去事发地点看看!”刘缘正色道。

“这里就有一处事发的地点!顺便为刘大哥接风洗尘。”

张学安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挤眉弄眼的说着。

“哦~”

刘缘面露若有所思的神色,点头应声。

“刘大哥该不会……第一次来吧?”

张学安眼珠子一转,面露异色的问。

“你刘大哥我红颜无数,平日确实少有来往这等烟花之地。”

刘缘理了理衣服,半真半假的说。

“来来!今日就让小弟带刘大哥见识一番,这等场所可并不都是胭脂俗粉。”

说着,不等刘缘回答,拉起刘缘就往前走。

片刻后,一处装修典雅的楼阁前,往来客人络绎不绝,两人被几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请进这嫣声笑语之地。

“啊切!”

刚一走进门槛,刘缘鼻子耸动,突然打了个喷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