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交手(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306 字 8个月前

月色下,旷野中。

一条巨大蚰蜒,扭动扁长的躯体,无数金色细足扭动,缠绕在一只丈许高的血红色山魈身上。

山魈呈半透明状,目中无神,被蚰蜒口中毒颚扎入颈部,道道青烟飘起。

随着山魈扭动挣扎,一根根筷子粗细的金黄足脚脱落。

这山魈,正是刘缘前几日炼制的血魂符。

看着明显落入下风的山魈,刘缘也不意外。

毕竟,等级差不多的情况下,没有神志的魂体,终究比不上肉身灵智俱全的妖物。

见地下的小蚰蜒,已经被翠绿玉瓶收去十之八九,刘缘弯腰捡起。

百毒玉净瓶。

曾在一门镇,得到的特殊法宝。

因修为低下,目前激活后,只能收取些小型毒虫蝎蚁。

从瓶口向里看,起内分黑白两色,各占一半,如烟似雾,看不清瓶底。

一丝法力输入,瓶口旋转一圈,闭合。

将玉瓶放进储物袋,把小刀法器,拿在手里仔细观察。

片刻后,用几张纸符严严实实的包起来,想了想,还是放在身上。

山魈已经化为星星光点,消散于天地,蚰蜒精油亮的复眼盯向刘缘,钩颚挥舞,向刘缘涌动而来。

刘缘神情变换不定,突然,耳朵轻动,眼中凶光一闪而过,贴了张金光符,拔剑冲去。

左躲右闪,略显狼狈的与蚰蜒精纠缠,十几个回合后,长剑与其钩颚交击之下,发出一声脆响,断为两截。

慌忙躲避蚰蜒精的攻击,几张符篆被甩出后,头也不回的向一处奔跑。

跑了几步,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拌了一下,顿时跌倒地上。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闪的长剑,蕴含强烈的法力,刺破金光罩,从刘缘头顶飞过,一剑贯入正欲扑向刘缘的蚰蜒精体内。

蚰蜒精停住痛吼,刘缘不顾满身泥土,趁机飞奔向前方。

边跑边喊:

“前辈救命!”

前方十几丈远的一颗大树后面,走出一位中年。

中年留着八字胡,一脸精明相。

见刘缘离自己越来越近,蚰蜒精紧随其后,冷哼一声:

“休得放肆!”

说罢,取腰间一黑色布袋,打开后,一只尺许大的暗红色蜈蚣爬出。

蜈蚣落地,身躯极速变大,眨眼间,与那蚰蜒体型相差无几的巨物显现。

全身油光发亮,月光映照下,暗红色的躯干泛着金属光泽,带着强烈的压迫感,扭动金足前行,与蚰蜒缠斗一起。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刘缘喘息粗气,满头大汗向中年道谢。

中年上下打量一番刘缘,略带玩味的说道:

“小友不认识我了?”

刘缘闻声一愣,面带疑惑的看着中年,片刻后,猛地一拍脑门:

“想起来了!前辈可是那百宝阁的掌柜?”

“前辈如此远寻到晚辈,可是为了那些符篆?也怪晚辈当时贪心,没有当场实验,想必有人发觉了这批符篆有问题,还麻烦前辈亲自跑一趟,贵阁的服务真是太周到了。”

刘缘一口气把话说完,从怀中把纸符取出,双手递给中年。

“哈哈,是啊,没想到这批符篆会出现问题,如果不及时追回,对本阁声誉可是影响甚大啊!”

中年干笑着,伸出手接向纸符。

手触纸符,一条拇指粗细的碧绿小蛇,忽然从中年袖口游出,沿着符纸下方欲咬向刘缘手指。

一道红光闪过,小蛇头身分离。

抽身后退,几道飞针、小刀等暗器激射而出,直奔中年掌柜面门。

同时,手腕上红光再度飞出,围绕中年脖颈旋转一圈。

伴随“咔嚓”一声物体碎裂的声音,断颈蛊打着蔫飞回手腕,中年身前一道薄薄的蓝色光罩浮现。

光罩忽明忽暗,随着暗器落在其上,闪烁几下后,消失了。

“好阴毒的小辈!”

中年沉着脸看向刘缘,恨恨的说道。

“彼此彼此!”

刘缘拱手轻笑。

“既然如此,我们便斗上一番!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辈有何手段?”

中年说着,手一挥,澎湃的法力涌出,扎在蚰蜒身上的长剑飞旋着回到手中。

此刻,不远处的战斗已将近尾声,巨型蜈蚣将蚰蜒精死死按在地上咬住,蚰蜒精无力的蹬动细足挣扎。

“受死吧!”

中年掌柜,一手持剑,一手取出张精致符篆激活。

符篆瞬间化为十几道尺长的火刃,飞射向刘缘。

金光符贴身,急忙躲闪过火刃,刘缘激活最后一张血魂符,山魈魂体冲向中年。

“哼!”

中年冷哼,甩手一个红网兜罩向山魈魂体,山魈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网住,越变越小……

“前辈为何如此?总得让晚辈死个明白吧?”

刘缘见状,浑身摸索,最后探了口气,手提半截剑,面露凄凉的说着。

“嘿嘿,小辈!好叫你知道,杀人夺宝,何须理由?。”

中年讥讽的说道。

“你们百宝阁!”

刘缘好像想到了什么,惊呼道。

“你不需要知道!”

中年说着,一挥手,刚刚结束战斗的巨型蜈蚣,快速爬来。

“叮铃”

铜铃浮空,四周刹那安静。

此时,法力空空如也的刘缘,提起半截剑身,冲向呆立不动的中年。

剑落,血喷如注。

一脚把头颅踢开,看着已无活力的巨型蜈蚣,松了口气,同时有些可惜。

宠随主亡。

一个小瓶出现手中,粉末状物体沿着血迹倒向头颅和躯体,白烟飘起,伴随一阵异味。

片刻后,中年尸体消失,地面留下两滩水迹。

吃了粒丹药,恢复一丝法力后,整理战场。

收回有用之物,翻弄中年的衣物,最后从蚰蜒精和巨型蜈蚣体内,挖出两颗鸽蛋大小的柔软圆球,笑得合不拢嘴。

妖物之身,百年修为可聚妖丹,这两颗妖丹成型不久,却也可为修习炼魔经后续材料。

收起妖丹,观察没有遗漏后,起身离去。

随意找了颗大树歇息,刘缘躺在粗大的树枝上,双手枕在头后,睁眼望向星空。

星光闪烁,月色朦胧,虫鸣阵阵,清风荡漾。

忽然,刘缘好像想起了什么,起身,拿出一本小册子,勾勾画画记录着什么。

以前常看师父的手册,其中记录的各种江湖之道,刘缘看过后,许多事情都当成了故事,忘在脑后,今日想起来了。

既然那本手册已经遗失,自己便重新编写一部吧。

几日后,刘缘赶回山翠城,直奔清异司。

司主魏老坐于首位,刘缘与两位中年坐在下方。

“此事就交给你们了,虽然我清异司,不似前朝镇仙司,但对于这等残害同道之事,还是要管的!”

魏老轻敲桌案,郑重的说道。

随后摆手,众人告退。

胡氏百宝阁。

刘缘再一次踏入这装饰华丽的店铺,掌柜的换成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掌柜的,我记得上次来,是个中年人招待的,您是?”

刘缘进屋后,打量几眼屋内,疑惑的问道。

“那是我儿子,有事出去了,道友要买什么,和我说也一样。”

老者抚摸胡须,面露慈祥的看着刘缘。

“我要买符,威力越大越好!”

刘缘说着,掏出一个储物袋,扔在案上。

老者抚须,笑得更和蔼了。

取出一盒精致纸符,滔滔不绝的向刘缘介绍。

刘缘手指轻轻抚摸符篆,连续几张后,轻笑着问:

“掌柜的,这符保灵吗?”

“嗯?”

老者一愣。

刘缘把符纸放在案桌上,轻轻敲动,笑容收敛,上身前倾,沉声再问:

“我问你,这符保灵吗?”

老者抚摸胡须的手放下,面露不悦之色:

“呵呵,年轻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