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蚰蜒精(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46 字 7个月前

刘缘前脚刚离去。

三只毛发油亮的青狼,去而复返。

“龟丞相为何传音叫我等杀掉这青年?”

左边一只青狼,口吐人言问。

“不管什么原因,一个小小法力境,法力微薄的人类,对于我们来说,构不成威胁,顺手卖一份妖情吧。”

中间一只青狼,绿油油的眼睛直视前方。

三狼耸动鼻尖,嗅了嗅,朝着一个方向奔袭而去。

然而,没跑多远。

“定!”

一道飘渺的声音响起,三狼奔跑的身形瞬间定住。

不远处,高大的榕树上,两道人影脚踏叶尖。

“师兄,最近这些妖魔越来越放肆了!不知,到了那时,这青云上国会变成何等模样?”

“何止妖魔?人不也是一样?”

师兄背负长剑,目光透过重重阻碍,望向远方……

一处小村庄,临近黄昏,村中却是一番热闹景象。

走进村内,见不少人提着各种用红纸木盒包裹的物品,来往一个方位。

刘缘跟上,没走多远,拐了个弯,便见一富贵人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景象。

凝神望去,刘缘眼睛微眯。

这里有妖气!

妖气很淡,应该是刚成妖物不久,正好可以顺手除掉,化为贡献点。

这段时间,意识到自己修为浅薄的刘缘,可谓是处处倍加小心。

到了哪处,先观察有无异常,碰到妖气重的,记录下来,绕道而行。

碰到没有一丝妖气,但是感觉不对的地点也一样。

只有遇到一些妖气很淡,人类聚集之地,才出手降妖。

没办法,物老成精,更别说修炼年岁多的妖物。

除了刚开智的,多数妖物都很聪明,也厉害,有的还会隐藏妖气,还是找些刚成妖的稳妥些。

如果不是不做任务就没有贡献点的话,刘缘真想修炼有成后再出来,可惜,没那命!

有样学样,准备了贺礼,说是女方家的远房亲戚,倒也没人细问。

酒席丰富,味道也不错,边吃喝,边与同桌之人天南海北的聊着。

夜临,新人拜天地,敬酒,入洞房。

村中习俗,新婚之夜,来客醉酒方休。

是夜,刘缘醉眼朦胧的与邻座之人碰杯对饮,一杯酒下腹,对面之人趴在桌上,醉的不省人事。

放眼全场,除了寥寥几人喝得伶仃大醉,说着大舌头的话,余者皆里倒歪斜的睡去。

刚来的时候,刘缘已经探查了一圈,妖气所在位置是一处偏僻的柴房,里面有许多拳头大小孔洞,想来便是妖物的住所。

于是,在酒宴中等候时机。

再一次瞄往柴房位置,眼中精光一闪,妖物动了!

新人洞房,五尺左右的黑影,鬼鬼祟祟的贴着墙壁移动,到了门口,正欲推门而入。

一道红光出现在其脖颈之间,围绕一圈,飞回刘缘手腕。

五尺身影呆立不动。

刘缘一挥袖,身影向后倒去,头颈分离。

一颗硕大的鼠头滚落台阶下,半化人形的躯体布满灰毛,随着身体失去活性,逐渐鼓胀,变成肥大的鼠身,尾巴粗长。

走上前,正欲处理这鼠妖尸体。

“吱呀”一声,洞房门,开了。

身穿红色嫁衣,领口半开,发丝略显凌乱,面露桃红的女子出现眼前。

“啊……”

新娘看着门外的刘缘,愣了一下,随后视线落在地面鼠妖的尸体上,面露惊恐之色,张嘴欲喊。

刘缘见状,急忙上前,用袖子捂住女子的嘴,顺手在其脖颈一按,女子瘫软昏迷。

刘缘扶着女子,打算将其送回洞房。

正要踏入门槛,无意看见红帐里,平躺床上的新郎半边侧脸,瞳孔猛然一缩。

随后,若无其事的扫了眼新郎露出被子的手,默默的关上房门。

抱起女子,飞身跳出院墙,几个起跃,来到一空旷偏僻之地。

轻轻把女子放在草地上,皎洁的月光挥洒下,白嫩的肌肤甚是诱人。

刘缘上下打量女子曼妙的身躯,右手拨开柔滑的发丝,顺着耳后抚摸至脖颈,白皙的皮肤上带起一道粉红。

手腕上红线飘出,围绕女子脖颈旋转一圈,纸张撕裂伴随金属摩擦声响起,急忙抽身后退,同时,手中一颗黑钉射向其眼部。

“叮”

一声脆响,黑钉掉落,女子面目狰狞的猛然起身。

“竟敢坏我好事!毁我皮囊!咯咯……就用你…那…一身精气抵偿吧!”

尖细刺耳的声音从女子口中发出,断断续续。

额头边缘有个小洞,脖颈间,几道细长的金黄色物体顺着缝隙露出,舞动着,越来越多。

刘缘见状,抽出手中精致长剑,欺身而上,劲气环绕,向女子斩去。

几个交击后,女子如同破布娃娃,身上破洞伤痕无数,却没有鲜血就出。

只有一条条金色细长物体,顺着伤口伸出蠕动着,地下几根断裂的,尺许长短的同样物体弹动着。

眼见女子身体膨胀,越来越多的金色长条伸出,刘缘飞快取出两张精致纸符。

纸符精美,灵气闪动,正是前几日,在城中购买的火刃符和水罩符。

运转法力,准备率先激活水罩符。

随着法力输入,符篆灵光耀眼,随着“嗤”的一声轻响。

符篆着火了……

水罩却没有出现。

刘缘呆了一下,急忙使用另一张火刃符,同时抽身后退。

火刃符激发,一道两三寸的弯刀状火焰射出,轻飘飘的砸在女子身上,化为几道火星,消失了。

女子皮囊在这时鼓胀到极致,轰然破碎,两道指头大小的物体,掉在刘缘鞋面。

急忙跺脚甩开,抬头看向场中之物,顿时,咽了口口水,身上汗毛竖起,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地上,匍匐着一只近两丈长,棕黄色,身体细长扁平,分成无数节体,连接着密密麻麻的细长尖足。

头部一对钩状颚足大张,几滴粘液顺着滴落再地,冒气一股青烟。

蚰蜒!

四周无数大大小小的蚰蜒聚集,这画面,让刘缘想起了,初到青云国的那场斗法。

心中一动,取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翠绿玉瓶,运转法力激活后,扔在地上。

同时,祭出一柄三寸大小的暗红飞刀。

飞刀速度奇快,眨眼飞至蚰蜒精眼前。

金属相击的火星在夜空闪过,飞刀回到手中,蚰蜒身上几根细足脱落。

嘶吼一声,千百手足爬动,扬起滴着液体的毒颚,向刘缘冲来。

……

当刘缘动用飞刀法器的时候,距离这儿不到十里的地方。

一位留着八字胡,精明之相的中年,盘膝坐在一块石头上。

忽然,手一翻,一块圆玉盘出现手中,望向刘缘所在的方位,口中喃喃自语:

“看来,你遇到麻烦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