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庙中见闻(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30 字 7个月前

“嗯?”

刘缘抬头,仰视面前高大的侍卫,拨了拨被雨水浸湿的头发。

“你在与我说话?”

起身,眼中寒光闪过。

一股无形的杀气弥漫,侍卫感觉如同被凶猛巨兽盯住,浑身冰冷僵硬。

“公子,我,我……”

侍卫头领后退一步,口中结巴着,不知该说什么。

“就让与你们了,谁叫咱是个好人呢!”

杀气收敛,侍卫恢复正常,刘缘缓生说道。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侍卫头领连忙行礼道谢。

心中暗道:果然,行走在外,不能小瞧任何人。

刘缘挪到另一个墙角,靠着小包裹,闷闷不乐的想道:

我就看着这么好欺负吗?

蓝袍青年睁眼扫了刘缘一眼,木讷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明的笑意。

庙外,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庙内,篝火驱散寒冷,众人各做其事。

“砰”

一阵猛烈的飓风卷来,庙门大开。

门外,黑暗中,电光划过,两道身影,一高胖一矮瘦,脚不沾地,雨不加身,缓步走来。

“哈哈!叫诸位道友久等了!”

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

两道人影瞬息跨越十几丈,踏入屋内,门自关。

“铮铮”

那八名护卫见到来人,刀剑出鞘,立于身前,面露惊恐之色。

刘缘手按剑柄,原本淡然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火光照映下,高大身影人身鱼首,身披银色铠甲。

矮瘦人影身高五尺,佝偻着身子,面色红润,留着八字胡,身负墨绿龟壳。

这两只水中之妖,半化人身,妖气内敛,妖术莫测,自己不是对手。

应该是在此地约定了什么,刘缘看着众人反应,心中思量。

静观其变吧。

“丢人现眼啊!早知道你们这样,本公子就不带你们来了。”

面色苍白的青年说着。

袖子一挥,身前八个护卫顿时昏迷,身体飞起落在墙角,叠成一摞。

“道友可是青明仙宗当代大师兄,周诗列?”

龟妖扫视庙内,捻着一撇八字胡,看向身穿淡蓝色长袍,背负长剑的青年说道。

负剑青年起身,神色淡然的开口:

“正是周某。”

龟妖见青年起身,不由退后一步,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躬身对周诗列行礼:

“不知我家公子……”

“在我这儿呢!”不等周诗列开口,面色苍白的青年抢着回答。

说完,取出个三寸大小,瓶口处裹着符篆的白玉瓶,上下抛飞。

瓶子晶莹剔透,清晰可见一条金黄色泥鳅,随着瓶子上下颠倒,不断在瓶中翻滚。

“住手!住手!”

龟妖见状,连忙出声。

停下手中动作,面白青年似笑非笑的看向龟妖。

龟妖自知失态,急忙行礼问:

“在下失礼了,不知道友是?”

说完,瞄了眼青年身边的女子。

“我叫许旭参。”

面色苍白的青年说着,同时,手在身边女子身上轻轻一抚,女子身影如泡影破碎,化为一片惟妙惟肖,巴掌大小的剪纸人。

龟妖见此景,面露异色,看着许旭参说道:

“就是你抓的我家公子?”

“这妖孽出世害人,被我遇到,如果它不是你们浑水河妖王的子嗣,早就进我肚子了!”

许旭参有些可惜的咂了咂嘴。

“还请许道友放了我家公子,回去后,我家大王必定会严加管教!”

龟妖再次行礼。

许旭参把玩着玉瓶,看向周诗列。

“见证者好像有点少。”

周诗列环视庙中,忽然出声。

许旭参闻言一愣,随即恍然。

单脚抬起,蓄足法力的一脚猛然落地,庙宇轻震,口中轻喝:

“山神何在?”

话音刚落,一位三尺多,须发皆白的老头,从威武的神像后转出,边走边气喘吁吁的喊着:

“来了来了!上仙有事尽管吩咐。”

好厉害的法术!刘缘见此景,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之色。

不理会老头,许旭参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掌,问龟妖:

“赎金呢?”

龟妖连忙取出一个金丝边储物袋扔过来。

打开储物袋,瞄了一眼,许旭参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把玉瓶扔给龟妖。

龟妖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瓶,撕去盖上的封印打开。

妖气弥漫,一条金色泥鳅窜出瓶口,手指粗细的体型迅速变大,眨眼间,巨物横空,塞满庙门口上方空间。

“哼!还嫌惹的祸不够多吗?”

一声充满斥责的喝声传来。金色泥鳅闻声一颤,体型缓缓缩小,化成一位身穿金袍的阴柔少年,唯唯诺诺的看着眼前那人身鱼头,身穿银甲的高大身影:

“大哥。”

“还不谢过这位道友?”

高大鱼妖说道。

“多谢道友饶命。”

少年不情愿的行礼,眼底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许旭参眯眼看着少年,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忽然,厉声道:

“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收你一次!”

少年听后,急忙躲向大哥身后。

鱼妖和龟妖对视一眼,向屋里众人行礼:

“多谢各位,我等且先行一步。”

说完,庙门大开,三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雨夜中。

三人前脚刚走,风停雨歇,雷消云散。

三位满脸横肉的大汉和猎人也相继起身。

只见三位大汉起身后,浑身抖动,五官变得模糊不清,皮囊涨大,随着“砰”的一声气球破裂声响起,三头青狼现与原地,几个闪跃,消失在众人眼前。

而三位猎户,身后浮现一只虚幻的巨虎身影,双脚离地,化作一缕黑色雾气,飘向门外消失。

刘缘在今夜可算是看了一场好戏,膛目结舌,同时感到自己的弱小无力。

“道友可是清异司的人?”

周诗列转头,看向刘缘。

“东定州,清异司客卿,刘缘。见过二位前辈。”

刘缘急忙起身回应。

“不必多礼,我们也比你大不了多少。”

面色苍白的青年摆手说道,不过脸上却露出一股享受的神情。

“敢问二位是?”

见两人语气和善,刘缘不禁追问道。

“青明仙宗,周诗列。”

“青明仙宗,许旭参。”

两人说完,不待刘缘再开口,起身向门外走去。

周诗列背后长剑飞出,变成门板大小,两人跳上飞剑。

“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两道声音传入耳中,两人乘剑离去。

满眼羡慕的盯着天空观望片刻,刘缘转头看向老者。

三尺老者见刘缘望来,轻哼一声,化作一道青烟,遁入地下消失。

这里也待不下去了,还是继续赶路吧。

刘缘翻动下地图,起身走出山神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