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山翠郡城(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051 字 7个月前

村民赶到的时候,山魈已伏诛。

当时那惨叫声太过刺耳,于是,刘缘用利器,在其脖下皮毛破了个小洞,断颈蛊飞入,给了痛快。

孙铁匠被害,被山魈掳走的妻女躺在村外草地上,除了暂时昏迷外,并无大碍。

叫村长安排人处理后事,刘缘小住两日后,见无妖物再犯,便重新启程。

山翠城,清异司。

正堂内,上首一位身穿玄黑金文袍,发须皆白的七旬老者,坐于案后,一块漆黑令牌,摆放于案上。

“刘缘?”

老者问道。

厅堂中央,身着青衫的刘缘应声行礼。

“老夫乃山翠郡,清异司主事,魏勇山,还要多谢小友,不远千里相助我翠山郡。”

“魏老客气了,此乃吾等本职,都是为了斩妖除魔,为了青云上国的百姓。”刘缘回道。

客气一番后,魏主事安排人讲解山翠郡情况,好生招待刘缘。

第二日,休息了一晚的刘缘,把贡献点兑换成物品,便向城西走去。

在刚到州府的时候,司主柯淦元说曾说过,两年后,在本州交界处有仙宗广招门徒。

这段时间,刘缘也不时打听,也算探得一丝风声。

据说那仙门招徒的地方,就离这山翠郡不远。

而且这山翠郡边缘山脉,做为三州交汇之处,来往修者众多。

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见到商机,陆续有修仙者在此买卖,渐渐的,也就形成了一处修者聚集的小坊市。

而这坊市,就在城西。

繁华的街道,店肆林立,人头攒动。

说是小坊市,但因并未与凡人隔离,人人都对修仙之人充满好奇与向往,多年的发展使得整个城西街道,皆变成了修仙者交易的坊市。

当然了,卖东西的也有不少凡人,所卖的物品也是五花八门。

“上好的镇宅符!一符可保家宅百年太平!”

“农夫感灵法!可助凡人快速感应灵气,乃修仙必备法门!”

“千年桃木剑!斩妖除魔镇家宅,只此一柄,先来先得!”

……

听着各路吆喝声,感应街边的摊位之物,刘缘无奈摇头。

这骗子,真是哪里都有。

不加理会,饶有兴致的从东逛到西,到头后,又逛了回来,走到一家颇为气派的三层楼阁前停下。

“胡氏百宝阁”

踏入店中,一时间,灵气扑面,宝光映眼。

店内,身穿灰袍,留着八字胡,一脸精明相的中年,正向两位身穿白衣的俊男俏女介绍着什么。

女子面露嫣红,带上男子送给自己凤簪,男子深情脉脉的看着女子,放下两颗下品灵珠。

路过门口时,两人还不经意间扫了刘缘一眼,轻声聊着什么,手牵着手,飘然离去。

刘缘上下打量了自己的穿着,又摸了摸干净的脸颊,莫名其妙的走向掌柜。

“不知小友需要些什么?”

掌柜收起灵珠,笑容满面的问向刘缘。

刘缘看了看四周墙上,镶嵌的檀木货架上,琉璃制作的透明罩把各种物品盖住,遮挡灰尘。

古朴厚重的铠甲,寒光闪闪的宝剑,各式各样的法器符篆……

其中最备受瞩目的,是掌柜身后那一面尺许直径,宝光四射的铜镜。

“有没有威力大些的符篆,或者攻击强的法器?”

刘缘收回目光,看向掌柜。

清异司里原本也有,不过最近妖魔渐多,人员也增加不少,物资却久久未曾得到补给,除了灵珠存余多些,其它东西所剩无几。

许多东西没有法决,修为也不够,不能炼制,刘缘只好换了灵珠,出来购买。

掌柜听到刘缘的话语,眼睛一亮,带领刘缘,指着铺里各种物品介绍。

刘缘不时点头,偶尔开口问上几句。

足足半个时辰,掌柜的把店铺摆放的物品介绍的差不多了,刘缘眼中充满兴奋之色,问掌柜:

“你说的这些符篆,真有那么厉害?”

掌柜抿了口茶,沉思片刻,点头道:

“小友如果购买五张,我做主另送一张,用于小友当场验证一番。”

刘缘闻言,思量片刻,咬了咬牙,掏出一小袋灵珠递给老者:

“五张火刃符,五张水罩符,还有那柄小刀法器。”

老者打开袋子,粗略看上一眼,满脸笑意,取出十二张精致的紫色纸符,一柄暗红色小刀,递给刘缘。

“你这里可以用凡间的金银吗?”收下纸符,刘缘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百金可抵一颗灵珠。”

掌柜司空见惯,开口回应。刘缘拿出储物袋,倒下一小堆金银珠宝,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用这些金银,给我来一把上好的武器!剩下的换成给我换成各种符篆。”

……

走出店铺,刘缘腰间悬挂黑鞘金边的精致长剑,自信满满的走向清异司。

翻阅卷宗,选定几处报酬颇丰的任务,起身前往。

雷声阵阵,大雨瓢泼。

又是一个雨夜,山林中,奔跑躲雨的刘缘,发现一处山神庙。

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透过窗纸,望着庙中忽明忽暗的火光,几道人影走动,刘缘咧嘴一笑。

今时不同往日。

摸了摸怀中储物袋,顶着雨水,大步走去。

进庙后,扫视一眼,关门。

三个猎户聚在一起。

一位身穿淡蓝色长袍,背负长剑,盘膝闭目的青年。

三位满脸横肉,边吃肉,边大声吆喝的汉子。

刘缘进来后,众人看了他一眼,便各做各的,不加理睬。

庙中宽敞,随意找了个偏僻的位置,点燃篝火后,倚着墙歇息。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庙门被推开,一伙身着皮夹,手持刀兵的汉子走进来,立与两侧。

门外,一位身着华丽,面色苍白的青年,扶着头戴轻纱斗笠,身材窈窕的女子走来。

边走边轻生喊着:

“娘子,小心门槛!”

“嗯,相公也快些进来吧。”女子声音温柔似水。

夫妻两人,带着八名护卫,进庙后,屋中显得有些拥挤。

护卫头领见状,扫视一圈,看着猎户与大汉,邹起眉头,在背剑青年身上停留片刻后,看向刘缘。

大步走来。

“公子可否,让一让位置于我家主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