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斗蝠(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21 字 7个月前

“快跑!点火!”眼见漫天蝙蝠袭来,刘缘甩出几张火焰符,急声喊着。

蝙蝠群斜翼躲开符篆,速度不减。

“捂住眼睛!”

随着一声大喝,刘缘扯着梁捕头冲向院门外。

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圆球,出现手中,一丝法力激活,头也不回向后扔去。

圆球中心,亮出一点白芒,越来越大,眨眼间,圆球全身白光遍布。

所过之处,蝙蝠退避。

圆球落地,发出一声脆响,表面如蜘蛛网般破裂开来,更加浓郁的白光透体而出,如同一个小太阳升起。

瞬间,冲天白芒从院落中透出,照亮整个小镇,宛如白昼。

一时间,惊呼声,撞击声,惨叫声,接连响起。

片刻后,白光逐渐变暗,消失,月光从新洒下。

这是刘缘花费了三十贡献兑换的“闪光珠”。

此珠为清异司限量兑换物品,可发出极度耀眼的白光,虽然不同于日光,对鬼怪没有实质性杀伤力,但是用于逃跑和偷袭还是很有用的,毕竟太亮的光,能短暂致盲。

刘缘把手从眼部移开,挥剑劈碎几只慌乱逃窜的蝙蝠,走回院中。

青年依旧靠在躺椅上,紧闭着双眼,面露痛苦之色。

两只巨大的灰白色蝙蝠,从远处飞回,煽动双翼,立在青年身后。

刘缘摸了摸右手腕,眉头轻皱。

本欲对青年斩首,可是手腕上的断颈蛊不知为何,却毫无反应。

抬头看向两只灰白蝙蝠,手腕一抖,红光飞速围绕蝙蝠脖颈旋转,布匹摩擦声刺耳,留下一道浅浅的,冒着青烟的黑痕,断颈蛊无力的飞回手腕。

巨蝠双眼猩红,发出“吱吱”的急促叫声。

四周被闪光珠冲散的蝙蝠群,一只接着一只飞回,重新聚拢在青年身后。

“蝙蝠怕光,用火有作用,点啊!”

刘缘冲着门外大喊。

“点呢!镇民正在寻火把,找木材呢!”

梁捕头的声音传入耳中。

“找什么木材!等找到尸体都凉了!点房子!”

刘缘恨铁不成钢的喊着。

外面,半响无话……

就这样,丁姓青年身后,蝙蝠越聚越多。

刘缘站立在对面,手中长剑垂地,心里思量着对策。

双方各有心思。

直到外面火光冲天,青年侧耳倾听着什么,开口笑道:

“那白珠子就一个吧?你让他们点燃了房屋,他们可就无家可归了。”

刘缘正色道:“为了活命,许些身外之物又算什么?”

青年笑得更开心了:

“听你这么说,我又打算放过他们了,只要你死了,这些人还不都是我的盘中餐?”

话落,挥手,蝙蝠蜂拥而至。

这时,刘缘抬手,一道纸符贴于胸前,金色光罩浮现,双腿用力一蹬,冲向青年。

同时声音传入青年耳中:“只要你死了,这些蝙蝠又算得了什么?”

密密麻麻的蝙蝠遮挡视线,撞击着金光罩,荡起阵阵涟漪,遮挡住视线。

刘缘不管不顾,顶着光罩冲向青年方向。

光罩随着蝙蝠的撞击,逐渐暗淡,最终化为虚无。

随着光罩消失,刘缘浑身劲气爆发,气浪冲散周边蝠群,刘缘一剑劈下。

躺椅崩碎,青年却不见踪影。

扫视一圈后,猛然抬头。

半空中,双月悬挂,一只灰白色的巨大蝙蝠,煽动两丈长的蝠翼,下肢抓着丁姓青年,浮在半空。

另一只在侧。

“哈哈哈!打不到我吧?你会飞吗?”青年猖狂大笑。

刘缘皱眉看着青年离地的高度,叹气摇头。

这得有十几丈,太高了,再加上那蝙蝠速度奇快,就算用暗器也会被轻易躲过,确实打不到。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法器?又有多少气力?”

青年收敛笑容,一挥手,停顿空中的蝙蝠,又如潮水般袭来,将刘缘淹没于蝠群。

又一张金光罩浮现,刘缘面露心疼之色。

这金光罩二十贡献一张,再加上闪光珠的,这足足七十贡献就没了。

眼见金光罩将破,一咬牙,取出个类似蜂窝状,一尺大小,下有方形底座的物体。

这东西可是花了六十贡献,专对群攻,被称为“窝蜂没”。

蹲在地下,尽量使自己占据的空间变小,把窝蜂没置于头顶,按下开关。

机关转动,头顶传来微微震颤,无数牛毛般的漆黑细针,飞射而出。

被细针穿透的蝙蝠,扑腾几下后皆僵直掉落在地。

一轮,两轮,三轮……十二轮细针射出后,头顶之物再无动静。

把用过的窝蜂没扔在地上,刘缘起身,仰头嘲弄道:

“你的宝贝儿现在都累了,困的躺了一地呢!”

此时,漫天蝙蝠已经寥寥无几,地面上,堆着一层厚厚的蝙蝠尸体。

青年原本毫无血色的脸,变得更加难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给我杀了他们!”

话落,一侧的灰白色蝙蝠向着刘缘俯冲而下,刘缘举剑抵挡,同时暗器飞射而出。

长剑与蝙蝠爪交击,暗器飞向其腹部。

蝙蝠也不躲闪,任由几道暗器落下,被坚柔的绒毛弹飞。

几个回合后,一道黑钉突然射向巨蝠头部,刺入表皮后,不得寸进,却也使得蝙蝠停顿一下。

趁着灰白蝙蝠动作微顿,刘缘挥剑斩向其脖颈。

然而只是一瞬,黑钉掉落,蝙蝠恢复动作,振翼后退。

长剑划过其腹部,仅仅留下一道半尺长的浅淡伤痕。

灰白蝙蝠飞出墙外,几声惊呼响起,刘缘连忙追去。

只是那蝙蝠速度奇快,刘缘刚翻出院门,它已经冲天而起。

左右前后爪各抓一人,总共四人,被带上天空。

一边飞着,张口咬向一人脖颈,待飞与青年平齐,将其扔下。

尸体坠地,其状与谢胖子一家相同。

被抓的几人皆昏迷不醒,两蝠,一人,于空中分食。

刘缘铁青着脸,却是无能为力。

蝙蝠在半空,自己不会飞,就算击杀甚至让巨蝠坠落,那几人也会摔的粉碎。

“砰,砰,砰”

三具干瘪的尸体坠落,青年拭去嘴角血迹,俯视众人,嘲讽的望向刘缘:

“你能奈我何?”

刘缘眼中凶光闪动,一个锈迹斑斑的铜铃,出现在手中,正欲灌注全身法力。

忽然,动作一顿,眯眼望向青年身后方向。

法力运转下,眼中精光一闪。

只见那枯槐岭方向,一道惊人的气息快速接近。

其中蕴含煞气、秽气、怨气等多种负面气息。

这股气息刘缘有些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遇到过相似的。

对了!

这是……

僵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