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蝠(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215 字 7个月前

第二日,天亮后。

枯槐岭中,刘缘和梁捕头沿着脚印探查。

相传在很久以前,这里满山槐树,却不知为何,在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人们由此取名“枯槐岭”世代相传。

如今,这枯槐岭中,已再无一颗槐树生长,满山遍野,各种树木混杂生长,坟头遍地。

挪脚躲过一座坟包,抬头透过树叶间,望向空中,刘缘问梁捕头:

“天都快黑了,你确定,他们这些人,能比得过咱们的脚力?”

梁捕头闻言,思量片刻,说道:

“也许他们发现了什么,从而追去?”

“也许吧。”

刘缘应付着说。

走了几步,突然顿住,看向梁捕头:

“天色晚了,我们回去吧。”

梁捕头闻言,不禁一愣,沉默片刻后点头,他还有儿女亲人啊!

回去时无事,第二日,刘缘独自启程。

梁捕头站在山口,望着刘缘远去的背影,久久不动……

山中不知名的鸟儿叫着,几只小兽在草丛中乱窜,刘缘在山中探查着,直到阳光渐暗,才向山下走去。

距离镇子不远处,刘缘停下脚步,飞身跃上一颗大树,隐藏于茂密的树叶间。

刘缘两人到此地,已过两个夜晚,可是那妖物却并未现身,于是和梁捕头商讨后,兵分两路,梁捕头在镇中探查,刘缘则去山中寻找。

梁捕头对妖物了解甚少,多是听于民间传说,许多事情刘缘也没有告诉他。

妖异并不是只有野生的,也许有人在养呢?

于是,刘缘打算在此观察,要是有妖物下山,自己定能看到,而如果村中发现状况,也能快速赶去救援。

月光笼罩大地,虫鸣伴随“咕咕”的鸟叫,清风吹过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响动。

夜渐深,忽然,镇中火光闪动,急促的敲锣声传入耳中,刘缘从树上一跃而下,向镇中奔去。

街道上,打更人举着铜锣,边敲边喊着:

“又来了!那吸血的怪物又来了!谢胖子一家全死了!”

听到喊声,家家紧闭的大门纷纷打开,人们手拿锄搞、镰刀、木棍等五花八门的武器,冲向一个方向。

刘缘跟随人群,来到一处小院。

镇长和梁捕头在门口和镇民说着什么,不少镇民往门里张望,议论和怒骂声嘈杂。

直到刘缘分开人群,梁捕头迎着他走进院子,周围声音才逐渐变小。

院子不大,干净规矩,中央一口大水缸,水缸边趴着一个人。走近后,梁捕头把人翻转过来。

这是个体型高大的男子尸体,面色惨白,脖颈处两个小孔,身体干瘪,地面无一丝血迹。

正房门虚掩,里面一具中年女性尸体同样如此,偏房内,一对老人躺在床上,呼吸全无。

“只有四人?”

检查完所有房间,刘缘不禁问道。

老镇长回忆一下,皱着眉说:

“好像还有三个孩子,怎么不见了?”

说着,走出院门向镇民打听起来。

片刻后,拄着拐杖走回,说道:

“镇民都说没见到,这几个娃挺懂事的,平时也不乱走,更别说现在这时候了,难不成还能飞了?”

想了想,面露担忧之色,不确定的说:

“不会让妖怪给吃了吧?”

刘缘没有理会镇长,他此时,正握着一只精致的金纹毛笔,绘制符篆。

行云流水,最后一笔勾画完毕,法力运转,激发符篆。

纸符悬空,轻飘飘的靠近几具尸体,来回晃荡几次后,表面符文越来越亮,冲天而起,围绕院子旋转两圈后,从院墙上空飘往一个方向。

刘缘随着纸符翻出院墙,梁捕头飞身跟上,其它镇民见到此景,纷纷追了过去,老镇长拄着拐杖走在最后。

这是一处略显破败的府邸,符纸从墙头飘入其中,刘缘见状,一脚踹开紧闭的大门。

一阵灰尘落下,刘缘甩袖,清风荡漾,卷着灰尘远去。

这些时日,刘缘在清异司也兑换了些小法术学习。

走进院中,见一位邋遢的青年,懒散的靠在躺椅上,前后摆动。

一道金光闪闪的纸符,围绕青年飞速转动,青年如闪电般伸手抓住纸符,轻轻一扯,符纸两半,无力的掉落地上。

青年身体坐起,在月光的映照下,显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双眼凹陷,随着张口,上嘴唇两颗尖牙暴露:

“没想到,居然找到这里来了?你们这些修仙之人的手段,真是令人讨厌!”

话落,椅子后方,一道灰影出现,展开半丈长的翅膀,直冲刘缘飞来。

一剑逼开灰影,刘缘退后两步,看向不远处,半空中不断煽动翅膀的妖物。

尖尖的耳朵,一双玻璃球似的黑红眼球镶嵌在如同老鼠的脑袋上,身体布满绒毛,呲着牙,扇动薄薄的肉翼。

蝙蝠?

这时候,梁捕头到来,远处镇民紧随其后,手拿武器,呼喝声阵阵。

躺椅上的青年,面色阴沉,张口无声,蝙蝠如同得到命令般飞扑向二人。

刘缘挥剑,接连被蝙蝠躲开,身后梁捕头抽出来长刀,挥舞几下,未伤到蝙蝠分毫。

青年大笑,随后,无声开口,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这时,空中躲避剑光的蝙蝠突然一顿,脖颈间,一道红光飞回刘缘手腕。

蝙蝠头颈分离,身子歪歪斜斜,掉落再地上,一抖一抖的扑腾着双翼。

“啊!我的宝贝儿!”

青年人见到此景,痛声呼喊。

而身后镇民也到了门口,看到里面的青年,纷纷议论。

“这不是那从小体弱多病的丁家大少爷吗?”

“这丁家人,不是都死绝了吗?怎么他现在还活着,变成这般样子?”

“他就是那吸人血的妖物?”

“报应啊!我就说当年……”

……

“住嘴!”

青年歇斯底里的吼声响起,大喘着气,面露狰狞之色:

“今日,你们就通通成为我宝贝儿们的美食吧!”

说完,仰头猛张大口,一股无形的音波扩散开来。

几座房屋中,门窗哗啦啦作响,猛然破碎,一只只巨大蝙蝠冲出。

青年坐在躺椅上,周围,无数大大小小的蝙蝠围绕其飞舞。

不远处,房檐下,两只灰白色蝙蝠倒挂其下,头部尖尖的耳朵,仅差一寸就能碰到地面,猩红的眼珠咕噜噜转动,前肢抱于胸口,如同披风的双翼裹盖全身。

远处夜空中,陆续有蝙蝠飞来,加入那龙卷风般旋转的族群。

“哈哈哈!”

青年看着眼前的景象,靠在躺椅上,仰天狂笑。

随着笑声响起,蝙蝠不再转圈,有序的飞到青年身后悬浮。

青年看着面前慌乱的镇民,咧嘴一笑,脖子向右侧歪斜,右手后臂靠着椅子,前臂呈九十度立起,右手食指向前一指:

“宝贝儿们!尽情享用你们的美食吧!”

话落,身后如乌云似的蝙蝠群,潮水般涌来。

……

枯槐岭下。

一个身高八尺的人影静立树下。

忽然,头部缓缓挪向一个方向,鼻子轻轻耸动。

双手平伸,双腿弯曲,如同弹簧一般跃起,落地轻飘飘,无痕,继续跳跃,方向,岭南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