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任务(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78 字 7个月前

百鬼袋悬浮半空,一只虚幻的身影,挣扎着,被吸入袋中。

扎紧袋口,放进怀里,刘缘转身行礼:

“幸不辱命,今日已收了这鬼物,贵夫人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夜半被这鬼物骚扰了。”

面前是一位身着华丽,手带玉扳指的老者。

怀中搂着位**着身子的女人,只见那女子面露怯意,半闭的桃花眼中,泪水连连,身穿粉裙,肌肤雪白,身子靠在老者身上,轻声啜泣。

老者轻轻拍着怀中美人的酥背,安慰着:

“夫人你看!那厉鬼,已经被清异司的高人收去了,从此家宅安宁,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美人睁开一双媚眼,瞟向刘缘,随后美目瞪大,嘴角露出勾人的笑容,轻轻抚摸着老者胸膛:

“那老爷可要代妾身,好好感谢一番小道士~”

“应该的!应该的!”

老者说完,一拍手,一队妙龄侍女,托着木盘走来……

街道上,刘缘摸着储物袋中的金条,满脸洋溢着笑容。

这老员外也真是,这么大年纪了还纳妾,如此尤物招来色鬼一只,不过,这鬼物倒也是挺有眼光的。

距离加入清异司,已经几个月了,这客卿身份还是很自由的,就是有一点,感觉不太对劲的样子。

有一次,路过司主的房间,也就是曾给刘缘令牌的中年人,柯淦元。

无意中,听到了些似曾相识的话语,而后,秦大爷领着一位满脸激动之色的圆脸少年走出,少年手中拿着一块同样的令牌……

于是,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东定府清异司,又多了三位客卿,七名司卫。

清异司人员,除司主外,没有官职,各地司主皆兼城中要职。

因清异司特殊性,遇妖异之事可先斩后奏,其令牌也有神异之处,斩杀的妖异,会通过令牌记录下来,转化为贡献点,可在各地清异司兑换各种物品,所为多干多得。

至于额外获取的好处,清异司概不过问。

回到客栈,刘缘取出一颗鸽蛋大小的圆珠,盘膝握于手中。

圆珠内,雾气涌动,随着功法的运转,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圆珠溢出,钻入刘缘体内。

这是下品灵珠,其内蕴含的灵气,如果全部转化为法力,可抵刘缘平时修炼十日之功,而炼化完,则用不上一天的时间,五贡献点兑换一颗。

这段时间,刘缘时常领取一些简单的任务,其中以鬼物为主,毕竟有百鬼袋,收拾起来方便,还能增加百鬼袋图纹的数量,如今,距离收集百种鬼怪,也差不了几只了。

第二天,清异司,任务堂。

这是清异司自由领取任务的地方。

刘缘手捧两册卷宗,登记后,准备一番,背起小布包启程。

此次目的地稍远些,为东定州西方位置的边界郡城。

据卷宗记录,一个月前,山翠郡边缘山脉,发生小股兽潮,其中夹杂妖物,冲入郡内四散,郡中人手不足,求援于州府。

另一卷则是,从州府途经山翠郡中有一处县城,多人被吸干血液身亡,少数发生尸变,疑似僵尸霍乱,请求清异司寻觅其源头清除。

两个任务皆报酬丰厚,其中清除僵尸最少有一百贡献,换算成下品灵珠就是二十个。

而山翠郡的任务,就是寻找、清理郡中妖物,每斩杀一只妖物,根据妖物厉害程度,二十贡献起步,上不封顶,可以说奖励异常丰厚。

如今妖异是越来越多了,一路走走停停,遇到些没成气候的妖鬼,随手清理,化为一点点贡献,蚊子再小也是肉。

虽说,这些尚未成型的妖异,连气血旺盛的普通人都不能近身,但是谁知道几年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遇到就除了,为以后减少些麻烦。

岭河县,县衙内。

刘缘靠在木椅上,抿着茶。

县令坐在上首,客气的与刘缘闲聊,言语中满是赞扬之意,如今妖异渐显,县城还未重设清异司,对于刘缘这等人,自然要万般拉拢。

没多久,一位眼神锐利的中年捕头走进大厅,捕头得到县令示意,转身向刘缘行礼:

“梁伟见过大人。”

“不必多礼,且说说这些天查探的情况吧。”

刘缘不想耽搁太多时间,直言道。

捕头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卷宗,双手呈上。

刘缘接过卷宗翻开,看了几眼后,不由暗自点头。

卷宗被仔细整理过,记录简洁,随着刘缘翻动卷宗,梁捕头不时出声讲解,整个事件跃然与脑中。

一个月前,有人报案说家中孩童失踪,官府记录后,派人查看未果。

而后几日,接连有人报案,有报失踪的,有的全家血液被吸干,还有说见到吃人的,官府是忙的焦头烂额,直到几具尸体发生尸变,县令知道自己处理不了,向郡里求助。

郡中人手不足,上报州府。

这段时间,捕头没有闲着,东奔西走的查找线索,直到刘缘到来。

据统计,共发现尸体八十余具,再加上失踪和未发现的,已然过百。

为防尸变,尸首皆被当场焚烧,其中以岭南镇为最,足足过半。

“可曾派人去岭南镇探查?”

这本卷宗如果是向上级汇报的话,理该如此,但于刘缘来说,只有最后一句最重要,那就是岭南镇!

捕头犹豫着,面露不甘之色,最终摇了摇头。

也是,哪怕武功再高强,只要未达先天,普通手段对于妖异终究无效,弄不好搭上性命,不值得。

放下茶盏,刘缘起身向县令说道:

“我现在就去那岭南镇,查探一番。”

说着,转身欲走。

这时,梁捕头突然下定决心,出声道:

“我来给大人带路!”

刘缘脚步一顿,随后大步走出。

岭南镇。

刘缘和梁捕头到达的时候,已经临近夜晚,望着挂满白绫的小镇,对视一眼,眉头紧锁。

走入镇中,街道空荡荡,唢呐声阵阵,纸钱遍地,哀嚎声一片。

捕头领着刘缘,直走到一处府邸前,叩门进入。

这是镇长的府邸。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得到下人通报,拄着拐杖赶来。

满脸悲伤之色的镇长,见到刘缘两人后,跪地嚎啕大哭。

连忙扶起老镇长,不等两人询问,老人缓了口气,讲起这些天发生的事。

由于这段时间发生的惨案,一直没能解决,他这个镇长日日倍受指责,如果不是往日德高望重,年纪也大了,估计就要被愤恨的镇民狠揍一顿。

县城官府迟迟未来信,几个儿子和孙子,联合多位丧失亲人的镇民,沿途搜寻,发现许些线索。

可是,几天前,他儿子、孙子和村中十几人,皆在寻找祸害源头的时候,失踪了!

梁捕头听到镇长所说,面露愧色。

“在哪失踪的?”

刘缘闻言,眼中精光一闪。

老人抬起手臂,颤巍巍的,指向山岭方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