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清异司(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23 字 8个月前

东定州,东定府城,刘缘背着行囊,满怀期待的走向城门。

青云上国,国都京城,位置在青云上国中央区域,其下为各道、州、郡、县、镇、村。

刘缘初到青云上国的地方,就是边境的县城。

青云上国,国土浩大,国力强盛,其周边各国度,皆俯首称臣。

刘缘曾与那县令打听仙踪,县令却知之甚少,只知道京城一定有仙,几位国师也是仙人,其它各大郡、州府等地也有修仙者。

至于修炼的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自从上任以来,就一直窝在边境,无人理会。

告辞县令后,刘缘买了地图查看,思量后,决定去州府。

京城太远,估计没个十年八载到不了,郡城太小,想必修者也不会太多。

于是日夜兼程,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到达这东定府城。

做为州之首府,这东定城自然雄伟无比。

仅城门便近十丈高,其左右,厚重的青石城墙绵延,一眼望不到边。

两排身披银甲,手持兵器的士兵,笔直站立在城门两侧,犀利的目光扫视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才是上国该有的样子,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刘缘大步走近城门。

一步迈入。

城门洞上方,丈许方圆的紫金八卦镜,镶嵌其内,随着刘缘跨进城门,原本平静的镜面,紫金光华流转,泛出道道涟漪。

几缕金光洒下,围绕刘缘周身照射,片刻后,金光消失,镜面光华内敛,恢复原状。

显真镜?

略一愣神,刘缘脑海中,回忆起那本于氏杂学中的记载。

“显真镜”一般为各国都城或大型城池所铸,接引一城气运,可寻过往修士,照妖妖显,照鬼鬼露。

仰望头顶这丈许方圆的显真镜,刘缘不禁感慨,不愧是上国,这么大的紫金镜,很值钱吧……

路过行人见到此景,纷纷露出羡慕之色,士兵紧握武器,面露警惕,刘缘站立原地,等待着不远处,小跑而来的身影。

那是一位身材有些发福的老头,留着一撮山羊胡,随着跑动,浑身法力涌现。

好浑厚的法力!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

老者跑到身前,喘了几口大气,看着面前的刘缘,不由点头赞叹:

“没想到小友如此年纪,便已修得法力,真是年少有为呀!”

刘缘连忙行礼:

“晚辈当不得如此夸奖,况且前辈法力如此深厚,想来年轻时必定天资卓越。”

两人客套了一番,老者摸着山羊胡,微笑着说:

“老夫是这东定城,清异司守门人,秦三守。不知小友师承何门?来此所为何事?”

刘缘闻言,犹豫着开口道:

“晚辈无门无派,偶然踏入修仙之路,来此是要寻求修仙之法。”

“散修?”

老者闻言,笑容愈加和蔼。“随我来,我们边走边聊吧。”

说完,拉着刘缘就向城里走去,边走边讲解起来。

清异司,在各个县城以上都有设立,主要职责在于清除危害百姓的妖魔鬼怪,其鼎盛时期,遍布青云上国,哪怕在村镇,都有人值守。

不过,当今圣上登基后,朝政稳定,百姓安康,气运鼎盛,妖异渐隐。

经朝堂决议,先后撤去村、镇、县中清异司的设立。只留下郡及以上清异司镇守,以防突发的妖异。

几千年来,各地妖异之事少有,清异司也逐渐成了清水衙门,除了偶尔给过路修者登记,替人超度亡灵等一些琐事外,可以说是无所事事。

直到近些年来,圣上年老,各地诸侯蠢蠢欲动,国之将乱之际,妖异频出,清异司才有逐渐复出的迹象,开始招揽人才,欲恢复往昔威势。

秦姓老者给讲解着,当然,多是清异司之事,言语之间,处处显露招揽之意。

刘缘倒是听得起兴,不时问上几句,直到一处宏伟的建筑前停下。

古朴的青灰色围墙耸立,淡淡的法力波动从墙体内传来,石阶上,两位士兵站立,暗红色大门半开,上方,漆黑的牌匾写着三个煞气浓郁的大字:

清异司。

“秦大爷回来了!”

门口守卫向老者打招呼。

秦姓老者点头回应,带领刘缘走进清异司。

穿过宽敞的院子,来到一处厅堂内,屋内上首处,端坐着一位面露威严的中年,正在翻动着什么。

见到刘缘两人走来,抬头笑道:

“哈哈,老秦来了?这位小兄弟是?”

秦姓老者堆满脸笑容:

“老大,这是我在城门口遇见的小道友,带来见见您。”

中年听到老者的话,眼中一亮,看向刘缘。

随后点头,直言道:“小兄弟可愿加入我清异司?”

刘缘茫然,这也太直接了吧,不是说登记吗?怎么直接拉着加入了?

看着刘缘的表情,中年反应过来,接着说:

“想必老秦在路上,已经和你说了清异司的情况,我们清异司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小友如此年轻,便修成法力,若加入我清异司,将来必定会大放光彩。”

顿了顿,诱惑道:

“如今国之将乱,妖孽频出,我清异司以斩杀妖异为功,金银财宝,美酒佳人,丹药法器,术法玄功,应有尽有!”

刘缘闻言,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可有修仙正法?”

中年一愣,随后摇头:

“本司倒是有成仙之法,却非正法。”

刘缘听后,也并不失望,能成仙就行呗,要什么正不正法的。

不过又想到,既然叫做正法,必然有非凡之处,考虑一番,接着问:

“不知这正法,和普通法门有何区别?”

中年思考一番,不确定的说道:

“具体我也知之甚少,倒是见过修炼正法者,其法力精纯,术法非凡,我等同境界难敌。”

“那前辈可知,哪里可求得正法?”

刘缘听他见过修炼正法的人,不禁追问着。

中年沉思片刻,目光转向刘缘,正色道:

“两年后,本州交界处,有一仙宗广招门徒。”

刘缘目光灼灼的看着中年,知道他后面还有话。

“你若愿成为我清异司客卿,我亲笔写信与我那仙门好友,想必到时,你定可轻松入仙宗。”

中年说着,扔出一块黑色令牌。

“放心,各大仙宗与我清异司交好,这个身份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其它的就让老秦与你说吧,最近妖异太多了,缺人啊!”

说完,低头看向卷宗。

刘缘接过令牌行礼。

漆黑色令牌,四寸大小,一面,刻着金色“异”字,另一面,写着血红色大字:

“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