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斗法(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25 字 7个月前

客栈中,刘缘靠在被子上,翻动着一本“于氏杂学”。

这本厚厚的书册,从那一门镇得到后,到现在已经看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其中记载的许多东西令他回味无穷。

其中,记载了老者百余年的经历。

有人心回测之险,妖魔鬼怪之异,人间真情的流露,术法旁门的讲解等等。

但是最多的,就是毒!

老者以毒成丹,练就一身毒法,其中最得意的法宝,就是那玉瓶。

把玩了一阵玉瓶,放回储物袋,刘缘盘膝修炼起来。

此时,几片乌云遮住了双月。

血液加速流动,如同被人捏住心脏,双眼一阵刺痛,双手、双脚酥麻感传来,额头一片凉意。

不好!这是有人对自己施术!

来不及多想,连忙运转先天纯阳气,刚柔劲迸发,使得全身气血涌动,颤抖着取出一张兽皮制作的护身符,运转法力,贴在额头。

兽皮上,血红色符篆不断闪烁,浑身痛感缓解。

恢复了少许行动的刘缘,从储物袋中,翻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草人,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运转法力,双臂抬起,食指、中指贴在草人额头。

就这样,刘缘盘坐床上,双臂抬起,草人悬空,与刘缘头部平齐。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缘脸色由红转白,满脸汗水,忽然,草人晃荡,四分五裂,散落地板上。

舒了口气,调息片刻后,刘缘睁开双眼,目光中杀机闪现。

法坛前。

披头散发的老者,手指连连舞动,只见根根细如牛毛,长短不一的银针遍布草人全身,如同刺猬一般,密密麻麻。

银针全部用完后,老者手指掐诀,向前一指,草人轻轻晃动,内部白色烟气飘起,“噗”的一声轻响,淡白色火焰弥漫整个草人。

草人在法坛上颤动着,逐渐化为灰烬,银针散落,老者乱发飞舞,仰天狂笑。

……

一张纸符,卷着几根稻草,泛出淡淡的金光,摇摇晃晃的,漂浮在院墙外。

收起纸符,侧耳倾听片刻,刘缘轻轻翻上墙头。

只见院中,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仰天大笑,老者前方,摆放着一处法坛。

眯眼看去,隐隐能见到烛光下,那法坛上摆放的事物,刘缘眼中寒光一闪。

老者似有所察觉,轻咦一声,转头看向围墙。

一道淡红色光芒闪过,飞速绕着脖颈旋转了一圈,老者动作瞬间停顿。

断颈蛊飞回,刘缘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线,露出得意的笑容,跳进院中,向老者走去。

几步后,突然脚步一顿。

四周隐隐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小子!你竟然没死?”

沙哑的如同金属摩擦的刺耳声,传入刘缘耳中。

只见那老者脖颈处,被断颈蛊割出的红缝里,一条黑红色蜈蚣从中挤出。

刚歪下来的头颅,在蜈蚣顺着红色缝隙的缠绕下,于脖子上旋转了两圈,回归原位。

“小子,有些能耐啊?你可知我为何要杀你?”

老者僵直的转过身子,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刘缘。

刘缘咽了口口水,望着老者脖颈处,缠绕的蜈蚣,拨浪鼓般摇头。

对于这种多足的动物,大多数人都会有种恐惧感,当然了,刘缘在野外经常遇见,倒也不是很害怕,只是这回出现的方式诡异了点……

老人咧嘴一笑,几只黄豆大小的黑虫从嘴里掉落,耳朵和发间,细长的白虫来回穿梭,眼角处,褐色飞虫一只接着一只挤出。

老者含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嘎嘎!那你就永远都不要知道了!”

随着话音落下,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

看着四周从墙缝,草丛等地方爬出来各种虫子,刘缘面色一变。

不好!这老头刚才在拖延时间!

双腿猛然用力,长剑出鞘,冲向老者,同时,几张火球符甩出,直奔老者面门。

几只拳头大小的飞蛾,从老者背后飞起,精准无比的扑向火球,与火球同归于尽。

一条拇指粗细,色彩斑斓的小蛇,从老者袖子里窜出,如利箭般射向刘缘。

刘缘一抖手腕,红光围绕小蛇脖子一转,偏头躲过,不再理会,长剑用力划向老者脖子。

老者双掌探出,夹住长剑,手掌皮肤下,如同蚯蚓般的东西挤来挤去。

脖颈间的蜈蚣,飞身弹射向刘缘面门,刘缘手中射出几道寒光斩断蜈蚣,银光闪烁的细针甩向老者额中,刺入表皮,却不得寸进,

只见几个指甲大小的鼓包,挡住细针,在额间来回游动。

刘缘大喝一声,运劲抽回长剑,一剑穿透老者心脏部位,正想给脖子再来上一剑,却见无数红色细线飞速缠绕长剑,向着剑柄蠕动,欲爬向自己手掌。

急忙松手,推后几步,任由长剑插在老者胸口。

“乖乖的,成为我这些孩子的晚餐吧!”

说着,老者扯下腰间的黑布袋打开,一只只婴儿拳头般大小,墨绿花纹的飞虫接二连三的涌出,如同等待命令的士兵,振翅悬浮在老者身前。

刘缘身前,飞虫挡路,其后,围墙上下无数虫蚁阻拦,无路可逃。

“嘿嘿!看你这回还能不能活下来!”

老者干笑着,不知何时,已经又有一条蜈蚣盘在脖颈。

一挥手,飞虫蜂蛹而来!

刘缘见状,输入法力,把一个巴掌大小的翠绿玉瓶放在地上,同时,伸手在怀中取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铃铛。

法力如开了闸的洪水,瞬间涌入铃铛,点滴不剩。

铃铛上浮几寸。

“叮铃铃”

无形波纹扩散,院中的活物,除了刘缘外,动作瞬间停顿,空中飞虫如下雨般,噼里啪啦掉落在地。

刘缘见状,飞身向前,取出黑钉,射入老者喉下,从胸口抽出长剑,用力一挥,头颅滚落。

紧接着,把法坛推倒,一脚把头颅踢向法坛,烛火沿着法坛上的布匹蔓延燃烧。

此时,四周恢复了动静,无数虫蚁乱窜。

玉瓶散发淡淡的绿光,部分毒虫被吸引着,爬入瓶中。

瓶子不大,毒虫靠近瓶口处,体型却全部变成芝麻般大小,源源不断的涌入,被玉瓶尽数吞没。

老者头颅内,爬出几条怪虫,拖着头颅就要移向身体。

刘缘见状,猛然刺出长剑,把头颅死死钉在地上,躲过乱窜的虫子,找到些易燃物,扔进火堆。

照旧,拆下门窗点燃,燃烧着虫蚁乱爬的老者身体。

环视四周,走进屋内,搜寻了一番……

直到天蒙蒙亮,也无人打扰。

刘缘又扫视一圈后,没有发现不妥之处。

转身离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