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初入青云上国(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258 字 8个月前

“小二!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给我上来!”

风尘仆仆坐下的刘缘,在靠窗的位置喊着。

“好嘞客官,您几位?”

店小二把肩头搭着的抹布取下,擦了擦桌面,轻声问。

“我一个人。”刘缘回应着,然后又补充道:

“我能吃,有什么好的尽管上!”

说着,照旧递给一粒金豆子。

店小二接过金豆子,掂了掂后,有些为难的看向刘缘:

“客官,这要是按您点的东西,不够啊!”

刘缘听后一愣。

这一路还真没遇到,吃顿饭一个金豆子不能解决的。

店小二见到刘缘的神情,解释道:

“客官,这青云上国的东西,比起其它地方,自然贵上许多。”

看着店小二略显得意的神色,刘缘大方的从店小二手里拿回金豆,取出一片金叶子放到店小二手里。

“够了吗?”

店小二接过,笑着:

“够了,客官您稍候。”

片刻后,酒菜上桌。

除了看起来精致些,和其它小国并没有太大区别。

吃个半饱,向店小二打听些情况,走出了客栈。

街道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刘缘摸了摸怀中仅剩的几粒金豆子,四顾茫然。

两年时间,刘缘一路跋山涉水,历经多个国度,终于来到了这青云上国。

可是,到了之后却发现,与自己幻想的上国景象不太一样。

无论城池还是街道,与其它国度并无不同,除了消费高……

这也见不到一个修仙者,上哪去寻修仙正法?

刘缘边想着,一边沿着街道行走,直到县衙门口,见到张告示,停下脚步。

上面大概意思是:本县内一村庄发生怪事,欲寻求高人,共除妖孽,事后必有厚报!

纸张最下面,一个红色官印盖在其上。

看到最后一行字,刘缘眼睛一亮,整理了下衣服,走向衙门。

站在门口的衙役,见到来人,上前询问,得知来意后,直接把刘缘请到一间安静的偏殿,送上茶水让刘缘稍候。

靠在舒服的木椅上,舒服的喝着热茶。

一盏茶没喝完,一位身穿官服的矮胖中年走了进来。

见到刘缘后微微一愣,随后歉意的说:

“让公子久等了。”

刘缘欲起身回礼,却被中年摆手阻止,在茶桌另一边坐下后,委婉的问:

“本官乃此县县令,想必公子也看到了告示,县中一村庄有妖物作祟,害人性命,我曾派出几个手下前去,皆有去无回,不知公子可有把握?”

刘缘听后,也不答话,取出一张纸符甩出,一个火球随之出现,砸落在外面的石路上,显露出一片焦黑的痕迹。

县令看到后没有惊讶,反而欲言又止的神情。

刘缘见状,脚下运劲一踩,地砖龟裂。

县令这才舒展开眉头:

“公子武功术法具相辅相成,想必还有其它手段,如此一来,一人前去除妖的话,倒也……”

不等县令说完,刘缘忽然反应过来:“一个人?”

县令尴尬的笑着:

“本来还有一位高人,不过临时有事离开了,不过公子放心,事成后,必有厚报!”

“这……”

刘缘摸着下巴,犹豫起来。

“来人!”

县令拍手叫道。

一位衙役,端着木盘走进来,掀开红布,十根闪眼的金条出现。

“此是定金,待解决了妖物,本官必有厚报!”

刘缘看了眼金条,正色道:

“为了百姓,本人愿前去斩妖除魔!”

……

阳光依旧照耀大地,一座靠山小村,出现眼前。

两位衙役引领着刘缘,来到村路口后,逃也似的告辞返回。

村内寂静无声,家家门窗紧闭,一阵风儿吹过,打着旋,卷起尘土树叶。

刘缘随意走近一家房门前,伸手敲门。

没有人回应,仔细听去,门内一阵悉悉索索的嘀咕声。

没有再去打扰,走了几步又敲响了另一家房门。

“谁呀!”

这回,一个粗嗓门问道。

门还是没开。

“村长家在哪?我是县令请来查看村庄异状的!”刘缘朗声回道。

“往里走,最大的一间房子就是。”

门还是没开。

刘缘听后,起步寻去。

没走多远,便见到一间不小的青砖围墙,大门虚掩着,随着清风开合,发出阵阵“吱呀”声。

难道,就是这村长家遭了妖物?

心生警惕,观望片刻后,拔剑挑开大门。

门开后,没有异常,走进院子,忽然闻到一股异味。

随着刘缘走近正房,味道越来越浓,是一股腐烂中夹杂着其他东西的味道。

一股劲风随着袖子挥动,冲击在房门上,房门应声而开。

屋里,一堆或干瘪,或血肉全无的尸体,出现眼前,堆成了一个小山状,数不清有多少。

突然,两道绿光在漆黑的房梁上亮起,紧接着一道魅黑影迎面俯冲而来,几道银光闪耀的利爪欲划向脖颈。

几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黑影落地,刘缘持剑而立。

凝神看去。

是一只黑豹?

不!那是一只豹子大小的黑猫!

见一击之下,没有奈何眼前之人,黑猫弓起身子,呲牙跃起,再度扑来。

半空中,脖颈上,一道红光一闪而没。

见到黑猫扑到眼前,刘缘侧身躲开。

黑猫落地后,几个翻滚,撞到墙上,头身分离。

轻轻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线,刘缘嘴角露出微笑,真好用!

转头看向屋中的尸体,隐隐可见其中小蛇、蛆虫、蜈蚣、蚂蚁等等,在其内蠕动。

几个火球符甩在门口,熊熊烈火蔓延整个房屋。

片刻后,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屋中响起,正好房梁倒塌,埋葬了屋中的一切。

……

与此同时,城中一处宅院,披头散发的身影盘坐在屋中,突然一口鲜血喷出,阴冷的目光直盯一个方向。

愤怒的沙哑声响起:

“是谁!”

……

等到火焰熄灭,月亮已在空中半悬。

不过,有着当初那水蛭妖的教训,又找了几根长木,扒开尸体,各种符甩了进去,然后,转身寻了些木材,扔进去重新点燃……

直到天亮,才转身离去。

没想到,这次除妖竟然如此顺利,刘缘走出院子,心里不由感慨。

村口处,几个衙役见到刘缘走出,连忙迎接,问明情况后,小跑着去村中探查。

城中,街道上。

衙役陪同着刘缘一起回去复命,刘缘边走边想,一晚上没吃饭,这回可得吃顿好的。

忽然,迎面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跪倒自己身前:

“可是公子除了那村中妖怪?小老儿替我那苦命的孙子,谢过公子!”

连忙扶起正在磕头的身影,老人顺手搭在刘缘肩头,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起身离去。

望着老人的身影,刘缘挠了挠头,这是做好事被人感谢了?

衙内,县令已经准备好酒菜,刘缘也不客气,一边吃着,一边和县令打探青云上国的情况,足足近两个时辰,见县令公务繁忙,这才拿起赏金,告辞离去。

双月当空,几片黑云飘过,遮住月光。

一处宅院中,披头散发的身影,站在一座法坛前。

手中一条黑色蚯蚓,慢慢的把一根发丝吞入体内。

一个巴掌大小的草人,立在法坛中央,黑色蚯蚓顺着手掌,缓缓游动,没入草人内。

一阵呢喃的咒语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