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过路临剑城(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89 字 7个月前

少女见到刘缘露出的怪异神情,不禁一怔,随后,芊芊玉指拨开额间垂下的发丝。

双目猛然间变得血红一片,满头发丝飞舞,口中尖牙显现,一根根如同蚯蚓般的青黑色血管鼓起,指尖变长……

对面,刘缘面容扭曲,咬牙切齿的蹦出几个字:“#&¥$!老子总算等到一个落单的了!”

话毕,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出现在手中,法力灌注下,表面图纹亮起,眨眼间,变成麻袋般大小。

灰色布袋浮空,正是百鬼袋!

女子欲闪开布袋,冲向刘缘,一股莫名的吸力骤然传遍周身,慢慢被拉扯接近袋口。

女子见状,微微低头,双臂交叉于面部,黑红色雾气弥漫,抵抗住百鬼袋的拉扯,而后双臂猛然放下,一股强横的气息迸发!

血红的双目抬起,突然,一个黑洞,在眼中逐渐扩大……

却是刘缘见女子快挣脱百鬼袋,突然跃起,双手抓住百鬼袋袋口,向着女子迎头罩下!

女子未料到,刘缘竟如此使用法器,被从头到腿套进袋中。

剩下的半截小腿站在地上,刘缘双手用力一搬,女子双脚离地,倒在地上,先天纯阳气运转,用力把剩下的部分塞进百鬼袋,扎紧后,死死的攥住的袋口。

麻袋大小的百鬼袋中,一个娇小的人形轮廓不断扭动,刘缘把剩下微薄的法力全部输近百鬼袋中。

拳打脚踢下,百鬼袋中物体逐渐安静,袋子也慢慢变小,直到回归原状。

捡起百鬼袋,巴掌大小的袋子上,原本能看清上面有断头的、吊绳的、溺水的,等等人形图绘,此时全部被密密麻麻的挤到了一角。

一个披头散发,双手抱头,蜷缩着身子,衣衫不整的女子线条图,占据了大半个袋身。

把百鬼袋挂在腰间,想了想,又拿下来,皱眉看了看袋身上,那惟妙惟肖的女子图绘,把袋子又放到了怀里。

毕竟,这图,被人看到,应该不好吧……

三个月后。

七剑国,临剑城。

城门口,几位士兵,拦住一位破衣烂衫的少年。

少年和士兵正解释什么,士兵摇头推搡着,忽然,少年从怀中拿出一粒金豆子,递给士兵。

领头的士兵接过后,仔细观察了金豆子片刻,和其它几人对视一眼,亮出刀兵,不怀好意的指向少年,欲搜身。

少年见状,手按腰间古朴长剑,露着脚趾头的靴子用力一踩,“咔嚓”一声,脚下青砖碎裂,裂痕如蜘蛛网般,蔓延到士兵脚底。

几个士兵身子一颤,连忙收起兵器,赔笑着,把金豆子还给少年,挤开人群,躬身把少年送进城内。

少年正是刘缘。

自从经历了一门镇的事情后,刘缘沿着一剑峡继续前行。

期间遇村不进,遇庙不入,尽量避免与妖兽冲突,如此,也是接连遇到几次危机。

好在都是有惊无险,历经三个多月,终于走出了一剑峡。

望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景象,刘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四下观望,忽见一乞丐,坐在石阶上,警惕的看着自己,把手里缺了半边的瓷碗放在身前,身上肮脏的衣服用力的扯出几道豁口,露出瘦骨嶙峋的胸口。

顿时,刘缘感觉四周无数道若隐若无的目光,嫌弃的瞄着自己,走到身边的人也都纷纷避开。

反应过来后,连忙用袖子遮住脸,快步走起,透过袖子上几个破洞,观察着四周店铺。

远远的,见到一间成衣铺,便飞快的跑去,身上布条随之舞动。

进了店铺,不待老板起身开口,一粒金豆子“啪”的一下,被刘缘拍在案子上,镶进实木中。

片刻后,一身青衣的刘缘走出店铺,吃了顿丰盛的饭菜后,来到一处茶楼。

一进茶楼,惊堂木落桌声响起,台上,一位身穿白布衣的说书人,朗声开口:

“话说那仙人一剑劈来,剑光落下,山脉被一劈两半,剑尖落下的位置,直指一处村落。

当时,村落中,有一少年,亲眼目睹此景,心生向往,从此痴心于剑道。

恰逢当时四国乱战,少年家乡被波及,被迫从军。

三十年军旅生涯,纵横沙场,三尺剑锋所向,无人可挡,曾辅佐当时国主横扫四国,一统江山!

可惜当年,那人功成后,欲寻仙道,离去后从此不知所踪。

国主为纪念此人,因听说,其曾经用断过七把长剑,于是耗费百年,铸造七口绝世宝剑,欲待那人归来后送与,可惜至今没有等来。

反而历经千代,国度因七剑得名,以习剑为风,国号也渐渐变为了七剑国,而原来这里的小村庄,则成了现在这繁华无比的临剑城。

而那曾经创造过无比辉煌的人,连名字都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真是……”

“都讲了多少遍了?这城中谁不知道?说点别的吧!”一位富态的中年大声向台上喊着。

“对!说点别的,说说那书生和妖精的故事吧!”

一位公子哥,拿着扇子,扯着公鸭嗓喊着。

一个壮汉站起身子,脚踏板凳,大声嚷道:“一个大老爷们,成天听什么情情爱爱的!说书的,来讲讲那河妖口吞十万兵的故事!”

“不不!还是说说仙人伏妖王吧?”

“继续讲上次谢家少奶奶,和吴家王老二的事吧!”

“还是说说月华剑派师娘和徒弟的故事吧!”

“……”

七嘴八舌的叫喊声响起,茶馆里闹闹哄哄,说书人也在思考着,讲些什么,能多赚点赏钱。

“冯小姐又和人比武了!听说冯小姐这次回来,可是学了仙人的剑术的!”

外面不知谁喊了一句,茶楼内瞬间安静,随后人们纷纷起身向外涌,刘缘也是好奇的跟随着人群而去。

一处不大的擂台,两位男女持剑而立。

女子身穿白衣,亭亭玉立,男子也是风度翩翩。

两人拱手行礼后,出剑试探,随后你来我往,剑光飞舞,周围人群纷纷拍掌叫好,看的刘缘却是昏昏欲睡。

就刚才,一脚踢过去不就赢了?还有那一剑你硬接什么?躲过去,再向上一撩,不就能废了对手一个手臂?还有……

看了一会,刘缘转身就欲走,毕竟还得尽快赶路,不想耽误时间。

这时,人们忽然传来惊呼阵阵,原来,不知何时,女子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浮空而击。

御剑术?

刘缘满眼羡慕的看着,直到对面男子认输,才把目光移向它处。

华而不实,没我的断颈蛊好用。

撇了撇嘴,转身离去。

一处客栈内,刘缘重新购买了行礼,拿出来新买的地图查看。

在地图上勾勾画画,凝视片刻后,下定了决心。

太远了,不知道还要多久,那修仙门派是否有年龄限制?必须尽快到达青云上国!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刘缘走出客栈。

再度启程……

……

时间如梭。

转眼两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