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深山小镇(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19 字 7个月前

兴奋过后,刘缘静下心来,好为接下来的路途做些准备。

踏入了法力境后,不用借助符篆等外力,便能空手施展法术,这是他以前梦寐以求的境界。

可惜的是,师父留下的法术,除了能打个火苗,一个轻身术,还有几种需要用符篆施展的法术外,别无他法。

从那小储物袋中拿出几叠空白符纸,一些妖兽皮,几瓶妖血,最后拿出那本血符术,仔细观看。

相比较练气境时,初入法力境的刘缘,虽然法力微薄,绘制符篆慢上许多。

但是用灵气绘制的符篆,仅能维持十几天甚至几天的时间,而用法力绘制的符篆,能维持更长时间,经久不散。

不顾外面进不了家门的野兽哀嚎,刘缘拿出符笔,运转法力,精心绘制起来……

又几日,刘缘盘膝修养后,自信满满的起身离去。

洞内,刘缘特意留下了许些带着肉丝的骨头,和鼠妖的尾部做为房租……

一个月后,一剑峡。

阵阵轰鸣声不断,一颗颗树木倒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林间追逃。

后面追逐的,是只体长近十丈的灰熊。

而在前面奔逃的,正是刘缘。

就在半个时辰前,刘缘在山中赶路,忽然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于是闻香寻去。

没走多远,便看到只小灰熊抱着蜂巢吃的口水横流。

甜腻的香味扑鼻,刘缘直咽口水。

眼球咕噜噜一转,伸手取出几颗路上采摘的果实,扔给小灰熊,同时喊着,有好吃的一起分享。

小灰熊把果子一口全扔进嘴里,咀嚼几口进了肚子,不再理会面前的人,继续享用甜美的食物。

刘缘见小灰熊吃了自己的东西,还不主动分享美食给自己,便自己去取。

结果可想而知。

愤怒的小灰熊与刘缘打斗,被刘缘击倒在地,发出惨叫,然后这头近十丈的灰熊便从不远处狂奔而来。

于是就发生了眼前的情景。

一道血符向后甩去,击得巨熊微微一顿,随后继续追击而来。

刘缘心中叫苦不迭,这妖兽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跑的也不慢,自己对其毫无办法,早知道惹来这等妖兽,自己哪里还会贪图一点美味。

一边跑着,把手上剩下的蜂蜜塞进口中,舔了舔手指,真甜!

一股浓郁的灵气从腹中蔓延,快速缓解全身的疲惫,部分转为法力。

这蜂蜜倒也有些神效。

越过一个高坡,眼前豁然开朗,树木藤蔓尽去,一片平原显现,刘缘用力一跃,钻进草丛,向前奔去。

巨熊骤然在山坡停住,沉重的身躯使得山坡一震,前脚立起,望着刘缘逃跑的方向,不甘的仰天怒吼。

狂奔几里后,刘缘听身后没有了动静,转头回望,看到几里外山坡上那不再追赶的庞然大物,不禁松了口气。

穿过草丛,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出现,刘缘眼睛一亮。

有村庄?

顺着小路急步行走,不消片刻,一栋栋建筑出现在眼前。

入山前,刘缘曾多番打听过一剑峡的消息。

一剑峡自从当年贯通两地,陆续有人在此安家,逐渐形成了了一个个村落、城镇,甚至还有国家。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剑峡有逐渐恢复原状的迹象,妖魔鬼怪日益渐多,人人自危。

又经过漫长岁月,国度破灭,城池衰败,直至今日,少有村落。

没想到今日,居然被刘缘遇到了一个。

真是好运气,正好休整一番。

想着,刘缘走到近前。

两根高大青石柱,分别立在两旁,上方,连接一块牌匾,三个漆红大字龙飞凤舞。

“一门镇!”

目光凝视镇中,青石街道上人来人往,两排房屋错落有致,偶尔还能听见几声狗叫。

深山中,出现一座如此的小镇,着实不可思议。

但见此时双日当空,法力运转下,手中符纸也并无反应,眼中没有见到异状,不由自嘲一笑。

哪来的那么多妖魔鬼怪?

再说了,我有法力!我会法术!

这般想着,刘缘顿时信心百倍,昂首挺胸,大步跨入镇中。

“二八五七!”

刚进入镇子,一个数数声传入耳中。

什么?

刘缘愕然。

随后,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追着个圆形物体跑过来。

圆球撞在脚边,很有弹性,滚动着弹了回去。

小男孩连忙抱起圆球,跑到颗小树边上坐下,紧紧把圆球抱在怀里,好奇的看着刘缘。

不等刘缘有所动作,蹲在镇门口的一个干瘦身影扑倒在地,欲向着刘缘的方向爬来,张着干裂的嘴,要说什么。

那是一位,头发如枯草,衣着脏的看不清模样,骨瘦如柴,双眼无神的老人。

刘缘略一犹豫,上前扶起老人。

老人露出欣慰的眼神,手中一个物件悄悄递给刘缘,吐出一口气,头一歪,身子滑落在地。

老人直愣愣的看着晴空,目光涣散,嘴角好似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刘缘不动声色的收起老人递给自己的物件,起身就要询问周边的人。

这时候,一位面相威严的中年走来,看着刘缘问:

“从外面来的?”

刘缘点头。

中年指了指老者:

“他也是。”

刘缘愣了一下,张口欲问。

中年人抬手制止了刘缘的提问,解释道:

“此镇名为一门镇,镇如其名,来去只有一个门。此门也许几天出现一回,也许上百年,这人来此几十年了,终究差了一步。”

刘缘听后,连忙转身。

只见身后空荡荡,白茫茫的一片,雾气缭绕。

那门消失了!

看着刘缘不知所措的样子,中年安慰:

“别慌,这里衣食充足,慢慢等吧,别像那人一样,不吃不喝的,最后等到门开了,却没有力气走出去。”

说完,拍了拍刘缘的肩膀,转身离去。

刘缘站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

自己走进来的,又怪得了谁呢?既来之则安之吧,说不定明天镇门就又出现了呢?

自我安慰着,刘缘看向躺在地上的老者,思量着怎么给安葬了。

却见老者身下的地面,忽然变软,如同沼泽般,把老者吞入地面。

这……

眼前发生的情景,实在匪夷所思,想不透,索性先不想了。

紧了紧身上的包裹,刘缘沿着青石路,向镇中走去。

边上,几个看热闹的镇里人,对着刘缘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什么。

刘缘走后,一个小孩,怀中抱着圆球,走到老者消失的地面。

在上面蹦了蹭,喃喃自语:

“二八五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