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庙中必遇妖(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94 字 7个月前

一道闪电划过,耀眼的亮光透过窗纸,照亮了庙中一瞬。

少女翠绿色裙摆间,一个白色,毛茸茸的物体,左右摆动。

听到刘缘的话,众人纷纷转头,看向少女。

一时间,人声寂静。

雷鸣伴随着落雨声,篝火燃烧的“噼啪”声,火光忽明忽暗。

众人纷纷警惕,摸向兵器。

“妍儿!看你给大家伙吓得!”

这时,美妇突然出声。

随后,仪态万方的款步走到少女身旁。

伸出手在少女裙摆间,一拽,一节雪白色,毛茸茸的挂件,出现在白皙的手指间。

众人这才舒了口气。

有人调笑道:

“小兄弟倒是好手段,想这般惹得佳人瞩目?倒是别有情调啊!”

惹来阵阵大笑。

刘缘看着众人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少女面色变得有点发白,拿起手中糕点就要砸向刘缘,拿到半空,却又有点舍不得的样子,抿着嘴,恶狠狠的瞪了刘缘一眼,一跺脚,愤愤的走回姐姐身边。

夜已深,雨未停。

庙中逐渐安静,篝火不再旺盛,众人各自和衣而睡,偶尔几声呼噜夹杂在雷雨中,在庙里回荡。

刘缘靠在行囊上,怀抱长剑,呼吸均匀,半睡半醒。

两女一左一右,依偎在母亲身边。那书生独自靠在墙上,双手抱肩。

采药人倚着药篓,靠着柱子,鼾声阵阵。

猎户兄妹背靠背,拄着弓箭短刀,坐在动物皮毛包裹上。

一股冷风,从门缝吹进,篝火随着冷风,忽明忽暗。

突然,刘缘眼睛微微睁开,眯起一道缝隙,看向庙门。

庙门“吱呀”声突然猛烈了起来,好似外面狂风欲进庙。

几声后,声音渐小,恢复原状,众人不曾惊醒。

盯着门口看了一会,没有异常,刘缘欲闭眼歇息。

忽然发现,有虚幻的物体从门底冒出,顺着门槛与门板之间,一点点挤出。

也许是门槛太高,也许是下面缝隙太小,半响,才挤进来巴掌大小的一块,如同被折的纸片,直看得刘缘昏昏欲睡,恨不得帮它一把,把它拽出来。

那妖物似乎也感觉到了太慢,纸片又一点点挪了回去。

又过了片刻,好像重新寻找了位置,从两扇门缝间又一点点往里挤。

这次,快了不少,盏茶功夫,便全部挤了进来。

如同纸片一般的身子,像充气一样,慢慢鼓起来,漂浮在半空,左右张望。

这是一只半虚幻,麝首,三瓣唇,蛇颈,人身,狸爪,蜥尾的怪物。

这是?

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心底回荡。

食阳妖!

对了,当初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妖物,就是“食阳妖”。

虽然长的不一样,但是这股气息,这漂浮虚幻的形体,记忆犹新。

只见那食阳妖左右张望,最终,向着三个采药人飘去。

采药人有一位年纪稍大的老者,两位十七八的青年。

食阳妖略过老者,直接飘向一位看着壮硕的青年。

俯下身子,虚张开双臂,脑袋凑到青年面前。

忽然,一道淡金色光芒在青年胸口一闪而逝,食阳妖顿时在空中翻滚几次,被弹飞数丈。

甩了甩迷糊的脑袋,食阳妖不敢再去采药人身边,飘向了猎户兄妹。

然而,离着猎户有几尺距离的时候,不再前进,围绕两人转了几圈,似乎有些忌惮猎户手中的兵器。

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刘缘。

盯着刘缘看了一会,长长的嘴角露出一个,似乎欣喜的笑容?

刘缘心里……

眼看怪物就要到了身前,刘缘欲施展手段,不远处,一阵细微的动静传入耳中。

原来是那叫妍妍的少女,半睁着双眼,看向这里,眼中反射出淡绿色亮光。

不能暴露,我倒要看看,这几只妖物到底想要干什么。

正想着,食阳妖已经飘到了面前。

虚张双臂,俯下脑袋,嘴边,两根向下呲着的獠牙,越来越近……

刘缘连忙装作翻身,侧躺起来。

食阳妖见状,移动身子,找准位置,就要继续。

刘缘接着翻身,食阳妖跟进,如此反复几次,妖物不厌其烦。

无奈下,刘缘一个大翻身,抱着包裹,脑袋埋在里面,还哄了几下,样做舒坦。

这回,食阳妖转了好几圈,对这鸵鸟状无从下手,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

扫了三女一下,视线移到了那书生面前。

看着稍显羸弱的书生,不太情愿似的慢吞吞飘去。

不等飘到跟前,忽然顿住,耸了耸鼻子,而后像受了惊吓似的,飞快的蹿向门边,顺着门缝,比进来时快了百倍的速度,钻出门外。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刘缘听到声音,把脑袋从包裹里伸了出来。

原来是那个稍瘦的采药人醒了,捂着肚子,夹起双腿走向门口。

出门后,打了个冷颤,随手关上庙门,小跑而去。

估计去如厕,刘缘想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众人惊醒。

“谁呀!敲什么门?自己进来!”猎户的大嗓门响起。

“吱呀”

门打开少许,从外面探进来一个妩媚动人的女子面孔。

女子仅探进一个脑袋,几缕发丝被雨水溅湿,贴在光洁的额头,柳眉之下媚眼如丝,桃腮泛红,琼鼻娇巧,红唇微张:

“奴家路过此庙,见地上躺着一人,尚有呼吸,想必是不知何故晕了过去,奴家无力,抬不动,便进这庙中,看看是否有人肯帮忙。”

娇媚的声音,令人心醉。

“哎呦,我家那三儿不见了!”采药人中的老者,突然惊道。

“七舅,别急,我去看看是不是三儿。”

另一个青年说完,起身向门外走去。

“姑娘怎么只见得一个脑袋?难道其它地方见不得人不成?”

不等青年走到门口,刘缘朗声问道。

青年顿时止步,在这山里庙中,接二连三遇到女子,本就不正常,还都是美女。

常在山中行走之人,妖魔鬼怪之事,还是略知一二的。

传闻,山中常有妖魔不得人身,只能局部化为人形,多为美女,用半人之身,诱人食之。

那门外女子一怔,伸出纤纤玉手,轻撩一下额间发丝,脸颊泛红,低着俏脸小声道:

“奴家衣物被雨水淋湿,庙中人多,奴家…奴家……”

说着,露出丰润白皙的手臂,轻甩了甩带水的衣袖。

那青年听到女子这话,左右为难。

女子见青年如此,红着脸看着青年,羞答答的说:

“人命要紧,为了救人,奴家少许清白又算什么?如若公子不嫌弃……”

女子没有说下去,声音娇羞,惹人怜惜。

青年听后,心中热念沸腾,刚走出两步,眼见就要到门口了。

“让我来吧!”

众人寻声望去,眼神怪异的看向刘缘。

刘缘心想,是我说的太直白了吗?

刚要站起身子,一道娇喝响彻庙中:

“小心!她是妖怪!”

刘缘一听。

暗道不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