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山中必见庙(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373 字 7个月前

山前,有几处废弃房屋和凉亭。

想来此处,曾有人居住过。

借着太阳的余辉,刘缘坐在凉亭里,拿出张破旧的地图展开。

随后,又掏出一张崭新的地图。

仔细对比了一下,默默的把师父留下的那张破旧地图,收了起来。

地理随时变化,旧地图始终比不过二两银子买来的新地图……

此山,名为青莽山,纵横万里,此处,叫做“一剑峡”。

刘缘曾在镇中打听过,传说也许几万,也许十几万年前。

一日,一位仙人追杀妖魔至此,一剑挥下,却被那妖魔躲过,剑光落在这青莽山上,青莽山被一剑,劈为两半。

有人顺着这道被劈开的路走去,发现原先被阻拦的道路竟然通了,此处,宽百里,长万里有余。

贯通后,山头的两处人们来往纷纷。

此处也被人们称之为“一剑峡”。

随着时刻的推移,一剑峡逐渐隆起,直到现在,变成小山般的高度。

根据新旧地图对此,穿过一剑峡,路程才算是走了一半……

没有在山下停留,刘缘整理了装备后,踏步上山。

山下并不比山中安全多少,而且,如果有人路过的话,对于刘缘来说,许些手段不好施展。

行走了一个多时辰,刘缘拿木棍把眼前的蜘蛛网卷到一边,满意的点点头,准备在此露宿。

四周是七八棵笔直的树木,中间正好有一块空地。几张驱邪符贴在树上,找到一条过路的蜥蜴,借了点血,混着朱砂,画了几张驱蚊虫的符篆在四周树上。

随后,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夜渐深,清冷的月光下,几道朦胧白影,飘荡着,围绕贴着符纸的树木转圈,久久不曾离去……

一夜无事。

天色蒙蒙亮,不远处的树上,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刘缘耳中。

睁眼望去,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身影,在树间穿梭,原来只早起觅食的松鼠!

刘缘一笑,抖了抖身上露水,手中掏出几个坚果,用起通灵术与之沟通起来。

不一会,松鼠小心翼翼的来到刘缘手边,猛然抓起坚果,抱在怀里,见刘缘没有动作,“嘎嘣嘎嘣”的磕了起来。

刘缘继续与松鼠沟通,然后把一小堆坚果放在地上,靠着一个小树,轻轻睡去。

毕竟未脱凡胎,还是要睡觉的。

松鼠蹲在坚果堆旁,一边美美的吃着,一边警惕的张望四周……

日上三竿。

刘缘神清气爽的醒来,肚子不由“咕噜噜”叫了几声。

看着小松鼠在堆满果皮的地上张望,刘缘摇头,太瘦了,不够吃。

松鼠似乎感应到了刘缘的想法,浑身毛发竖立,连忙爬上树,几个穿梭,不见踪影。

这么可爱的松鼠,我怎么舍得吃呢?刘缘笑着摇头。

起身继续行走,没过多久,一阵溪水流淌的声音传来,刘缘循声而去。

几步后,一团雪白色身影出现眼前,尖尖的耳朵,红宝石似的眼睛,三瓣嘴,是一只可爱的,肥嘟嘟的大白兔。

刘缘看着大白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手中淡红色光芒一闪……

溪水边,篝火旁。

肉香味飘荡,刘缘扔掉手中的骨头,简单洗漱后,继续赶路。

三日后,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浓密的黑云笼罩整片森林。

雨势太大,来的也突然,刘缘没有丝毫准备,树木阻挡不住,只好极速在林中穿梭,寻找避雨之所。

足足半个时辰,毫不停歇,终于,见到一处朦胧的建筑,隐约有光亮透出,刘缘大喜,急忙赶去。

闪电划过建筑上空,显现出那古老陈旧的墙壁,半边牌匾,斜挂房檐下,露出模糊不清的两个字“神庙”。

“轰隆隆”的雷声响起,破旧摇晃的庙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

门前,一位书生打扮的少年,背着行囊,腰挂长剑,浑身湿漉漉的,鞋子满是泥水,站在门口观望。

“小子!看什么呢?还不不快关上门,想冻死老子啊!”

一个大嗓门喊着。

刘缘闻声,看着冷风吹的篝火乱蹿,不好意思的转头关上门。

进庙后,寻了一处无人的角落,放下行囊整理,同时,打量庙中情景。

庙虽破旧,门窗却很严实,破掉的地方由木板钉住,房顶也有修补过的痕迹,滴水未漏,看来这里常有人来往,自然的形成了一个短暂歇脚的地方。

庙中央,一人高的神像,斜倒在神龛上。庙中,三处篝火,四伙人。

有三位身背药篓的采药人。

一个胡须满面的大汉和一位身穿劲装,背负箭筒的女子围篝火旁,旁边摆放几张动物皮毛,应是猎户。

还有一位书生与农家衣着的女子,相互依偎在一堆篝火旁。

剩下的就是刘缘孤身一人,坐在角落。

刘缘正想找干柴,也弄个火堆。

“别找了,来这边坐吧,屋里的柴火可不多了。”

那大汉开口,大嗓门传入刘缘耳中。

刘缘听后,也不推辞,道谢后,拿起行囊走了过去。

两人正串着几块肉在火上烤着,见刘缘来到,挪了个位置,呈三角形坐立。

女子肤色偏黄,眼神略显犀利,见刘缘坐下,递给他一串半生不熟的肉。

刘缘谢着接过,同时掏出两个,山间采摘的可口果子回礼,大汉看着,嘿嘿直笑。

寂静片刻后,庙门被推开,两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人影走进门里。

冷风伴随着一丝香气,传入刘缘鼻子里。

关上庙门,来人脱下蓑衣,两道身姿曼妙的身影显现,惹人遐想。

斗笠摘下,一位端庄优雅的美妇,一位俏丽脱俗的少女,出现眼前。

两位美女的出现,惹得屋中男子频频侧目。

“姐姐!”

俏丽少女左顾右盼,看到依偎一起的书生两人,叫了一声,提起淡绿色长裙,跑向两人。

“妍妍!”

女子看到迎面跑来的身影,出声叫道。

姐妹见面,欣喜异常,嘀嘀咕咕的聊了起来,把书生晾在一边。

美妇见状,笑着摇头,扫视一圈,见到猎户包裹里的动物皮毛,眉头轻轻一蹙。

随即看向那书生,缓步走了过去,张嘴和显得局促不安的书生,说着什么。

姐妹两人聊了一会,妹妹忽觉得无趣,瞟了眼对面的美妇,蹙眉对着书生轻哼了声,乌溜溜的眼球一转,看向了同样穿着书生装扮的刘缘。

“嘻嘻。”

好似想到了什么,狡黠一笑,提起裙子走向刘缘。

一阵香风袭来。

“啊切!”

刘缘耸了耸鼻子,突然,脑袋向旁边一歪,打了个喷嚏。

正巧,少女弯下身子,欲伸手拍向刘缘,被喷了个正着。

“姑娘,实在抱歉,没看到你。”

刘缘见状,急忙起身赔礼。

“你!你!”少女气的说不出话。

“这个,给你擦擦。”

刘缘连忙从怀中掏一块,白色纹云的干净手绢递给少女。

“谁要你的脏手绢!”

少女气呼呼的把手绢拍到地上。

“妍儿,休得无礼!”美妇见状,呵斥道。

少女听到斥责,更加委屈,眼睛泛红,几滴泪水“吧嗒吧嗒”的流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刘缘接着道歉。

同时从包裹里翻出,几个精美包装的糕点糖果,递给少女。

少女鼻尖轻动,见到精美的吃食,被吸引,啜泣声止住,装作不情愿的抓过糕点,轻哼一声。

伸出玉指,打开包装,拿了一小块放进樱桃小口,贝齿轻动,享受的双眼不禁弯成月牙形。

“姑娘,姑娘!”刘缘轻唤。

“原谅你了!”

少女睁开水汪汪的眼睛,自觉失态,双手把糕点放在身后,转身背着双手,欲走回去分享美食。

“姑娘!姑娘!”刘缘再次唤道。

少女回头,见刘缘盯着自己臀部,顿时柳眉倒竖:

“你个登徒子!”

“不,不是,我,我。”

刘缘满脸通红,慌忙的解释。

随后,指着少女裙摆间:

“你,你尾巴露出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