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得宝与离去(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405 字 7个月前

瘦小中年闻声,猛然前进两步,快速转身。

“老四!”

看到眼前出现的熟悉面孔,不由出声惊叫。

随即,见到老四头颅下,那虚幻的下半身。

顿时恍然:“原来,这些年失踪的头颅,是你这小鬼做的!”

说完,手中一道红光闪过,绕着对面鬼物脖颈,旋转而回,头颅和虚幻的身影顿时分离,头颅掉落地上。

“老子就知道,有鬼物作祟!早就等着你呢!”

说着,从腰间扯出一个巴掌大小,画满图纹的灰布袋,双手扯着袋口,向那鬼物脖颈罩下。

躺在地上的老人见此,用尽全身最后一口气,沙哑着奋力大喝:

“小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话毕,人如灯熄。

而这时,在不远处,隐藏在房檐上的刘缘,听到老者的喊话。

原本充满得意之色的脸,顿时僵硬。

急忙把脑袋埋在房檐后,一动也不敢动。

瘦小中年闻言,警惕的扫视一圈,没发现有人,大步走到老者跟前。

手中红光一闪而逝,老人头颈分离。

中年盯着尸首看了一会,弯身捡起地上的金制钱币,大笑几声,转身进入黑暗中。

房檐上,刘缘悄悄的抬起头,借着清冷的月光,望向院中。

院子里,瘦小中年已经不见踪影,老者头颈分离,安静的躺在地上。

清风拂过,几缕发丝贴在刘缘脸颊,痒痒的,挠了两把,顺手把头发撩到耳后,准备起身回去。

“你在看什么?”

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刘缘浑身僵硬的转过头。

一个中年人的头颅漂浮在身边,直直的盯着刘缘。

头发随着冷风飘荡,几根发尖,轻扫在刘缘脸上。

愣了一下神,与空荡荡的头颅对视一眼,刘缘手一翻,一张驱邪符出现手中,运转法力,“啪”的一下,贴在那头颅脑门上。

头颅向后躲了一下,还是被迅速到来的纸符贴到,不动了。

那漂浮在半空的头颅,两个眼珠如斗鸡眼般,盯着脑门上的物体。

突然,咧嘴一笑,干瘪的下嘴唇包住上嘴唇,一口浊气吹出,符纸离开额头,飘荡着,随风飞向远方。

刘缘见状,抽起匕首划向头颅,那头颅在空中左飘右荡,灵活无比的躲过刘缘的攻击,连一根发丝也没伤到。

几次攻击无果后,刘缘甩出来一张火球符,趁着头颅闪躲之际,左手袖箭,应声而出。

头颅躲过火球符,被袖箭在脸庞划出一道伤口。

见刘缘手中又多出几张纸符,头颅立刻向院中快速飘去,刘缘也从房檐追随落下。

左手拿符,右手持匕首,追着头颅冲进杂草中。

左右手臂扒拉着杂草,片刻后,眼前突然开阔,青石铺成的小道上,一个瘦小,身穿黑衣的身影,靠坐在墙角。

瘦小身影那略微歪斜的头颅,正好被双手正位,猛然睁开双眼,露出丝诡异的微笑。

突然抬起手臂,右手一道微不可视的红光,向着刘缘射来。

不待刘缘反应,绕着脖颈旋转一圈,回到手上。

刘缘只觉得脖颈一热,便站立不动。

“嘿嘿嘿!”

瘦小中年口中发出得意的笑声,站起身子,靠近刘缘,伸手打算触碰其头部。

突然,胸口一凉,低头看去,一柄精致的匕首,深深插进了心脏部位。

瘦小中年慌忙中,把头颅和颈部分开,刚要飞走,一道黑光直接奔眼前,射入脑门。

刚刚飞起的头颅,无力的滚落在地。

刘缘揉了揉围在脖颈上的灰布,暗道侥幸。

那天,看着别人头颅诡异落地,怕自己也遇到。

于是,特意买了几块铁板,连起来夹在脖子上,中间塞了各种纸符,最后觉得翻遍口袋,把炼魔经里的那张白纸也塞了进去。不知道是哪个物品起的作用。

地上,无头的脖颈上滴血未出,中年落在一旁的头颅下也没有血液。

拔出胸口匕首,一股鲜血才从胸口涌出,刘缘暗暗称奇。

随地找了木棍,捅了几下头颅,翻转过来,头颅上一颗黑钉,插在脑门,露出大半钉身。

“呸”的一下吐出口中泥土,头颅正要说话,一个火球在旁边炸散,几缕火苗落在头颅上,烫的头颅哇哇大叫。

“扔歪了!”

大声嘟囔了一句,刘缘手中灵力闪动,又要激发火球符。

“别!我告诉你宝物,仙家宝物!”头颅见状,惶恐的大叫。

“哦?那就先说说看吧。”

刘缘摸了摸下巴,轻声道。

头颅连忙把事情的原尾道来。

瘦小中年叫李二,家中遭难,流落街头,在一次城外露宿中,碰到两人争斗,两败俱伤,死亡后,被走了狗屎运的李二,捡了便宜。

后来遇到了大哥、三弟、四弟,结拜后,无意中得知,钱家有仙家宝物,便动了心思。

当然,和钱家中的金银也有关系。

后来,便发生了十年前的惨案。

“说宝物!”

刘缘听着,突然不耐烦的说。

于是头颅连忙把宝物,也就是金钱说了出来。

此宝,是钱家祖上所得。

听说,其祖上为修仙之人,境界很高,不过终未成仙,不得长生,坐化后钱家也逐渐没落,几千年过去,流落至此。

至于金钱使用方法,应该是用法力,或者透支身体寿元。

头颅一边说着,一边紧盯着正在翻弄自己衣物的刘缘。

收起瘦小中年身上的东西,刘缘微笑着对头颅说:

“把你知道的,重要的事情都说出来,大点声,我在附近听着。”

说完,转身走进杂草中。

于是,头颅绞尽脑汁,大声的自言自语起来。

半晌后,头颅瞪大眼珠,看见刘缘抱着一大捆木材走来突然大叫:

“啊!小子!!你要干什么!”

刘缘也不理会,把木材放散落在头颅和身体上。

头颅看到刘缘的动作,大喊大骂,声音刺耳。

刘缘皱眉,看着黑钉不断摇晃,本来没钉进入多少的黑钉隐隐要掉出来的感觉,左右巡视了一圈,捡起一块青砖,朝头颅走去。

“叮叮”几脆响声,归于平静。

火球符甩出,火光渐渐扩大。

来回又找了些木材扔下,刘缘离去。

火焰顺着杂草蔓延,不一会,整个钱府化为火海。

好在,钱府附近无人敢住,直到火焰扑灭,也没牵连人家。

混在救火的人群中,刘缘取回有些烫手的黑钉,悄然回到客栈。

根据李二的描述,再加上刘缘的些许猜测,大概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年兄弟几人,为了仙家宝物,也为了钱家财物,由李二出手,用邪术残害了钱家满门。

留下钱家兄弟两人逼问宝物下落,中途几人离去时发生变故,老三在密室中被杀,头颅消失。

密室中的两具尸体,一具是老三的,一具是钱家二少爷的,而钱家大少爷,就是今日在钱府出现的老者。

钱家大少爷逃走,宝物没有到手,剩下的三兄弟不甘心,便留在此地等待,为了修炼邪术,更为了引诱钱家大少爷现身,每隔一段时间,便出手断一人头颅,留一枚金钱于旁。

而钱家二少爷,死后化作鬼魂,在不固定的夜间出现,取人头颅。

阴差阳错,双方一直没有碰面,直到前几日,刘缘的到来,引得宝物出现,老四刺杀刘缘被反杀,引起了一系列的后果。

至于变成老者的钱家大少爷,为何对刘缘如此算计,人已死,其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是和它有关联吗?

刘缘转动着那枚金钱,若有所思。

第二日,刘缘出门,听到周围人们纷纷议论着昨日发生的大事,笑着摇了摇头。

进进出出各个店铺,采购。

七天后,准备妥当,收拾好行礼,刘缘背着书箧,腰挂古朴连鞘剑,离城而去。

出城后,摸着胸口,用三四根结实的绳索绑紧的金钱,不由得唱起小曲。

这是自己独自行走江湖的第一次经历,有惊无险,还得了宝贝,刘缘心情还算不错。

几只鸟儿飞过,刘缘使用通灵术,鸟儿盘旋着落在肩头,书箧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鸟儿叫声婉转悠扬,悦耳动听。

刘缘,歌声不堪入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