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周府往事(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338 字 7个月前

接下来几日,倒也平静。

刘缘这几天,除了吃饭睡觉,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在练功,以求早日突破,多一分自保之力。

新的一天,师徒二人开始采购,打算择日启程。

待到太阳快落下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的两人赶回客栈。吃过晚饭,开始规整行李。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刘缘手上动作一顿。

“道长在吗?”

“谁?”刘老道的声音传来。

“我家周老爷有要事,请二位一叙。”

听到这句话,老道没有马上回应。

直到门外之人,第二句同样的话再次出口,这才打开房门。

门外,还是那日的青衣小厮。同时,刘缘的房门打开,警惕的看向那小厮。

“徒儿随我来。”老道对着刘缘说。

“待我师徒二人去准备一番。”青衣小厮闻言,退身恭候。

一柱香的时间,房门打开,师徒二人走出。

老道身着道袍,背附双剑,腰挂布袋。

刘缘身穿青衫,腰挂长剑,左手微微拢于袖中。

二人上了马车,直奔周府。

进了府邸,四周烛火昏暗,幽静无声。

小厮引着老道两人,穿过一片片错落有致的建筑,来到一杂草丛生的深院。

刘缘警惕的四周张望,手按剑柄。

冷风吹过,杂草倾斜摩擦着,沙沙作响。

院中,一条歪歪斜斜的小路,直通烛光昏暗的正房,屋中,两道人影晃动。

“二位贵客,里面请。”

来到正房门口,小厮轻唤,打开房门。

冷风吹进屋内,烛火缩成黄豆大小。

一个富态的身影,一个干瘦佝偻的身影,出现眼前。

正是周员外和周老夫人。

两人坐在靠椅上,师徒二人站立门外,青衣小厮侧立内门。

屋中,一股压抑的气息弥漫。

“周某等候道长多时了。”

周员外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知周员外,深夜叫我师徒二人来此,所为何事?”老道朗声问。

“不瞒道长,本人今日欲借道长两样东西。”周员外直截了当。

“不知是何物?”老道捻须,眼中精光一闪。

“周某自小一心向道,欲求修炼之法,不知,道长可否割舍?”

周员外眯着眼,笑容把面部挤成一团,直盯盯看向老道。

“刘某正希望,仙路之上多一道友尔,这有何不可?”说罢,掏出两个册子,扔向周员外。

周大善人见册子飞来,袖子一挥,卷着册子落在桌子。

观察没有异状,迫不及待的捏起册子观看起来。

半响之后,叹息着,双目无神,喃喃自语:

“可惜,晚了啊,晚了……”

周老夫人见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颤巍巍的起身,弓着腰,挪步到小厮跟前,小厮连忙搀扶。

老太太目光贪婪的望向刘缘:“第二件东西,需要小友成全。”

刘缘闻言,立刻蹿到老道身后,大声问:

“何物?”

周老夫人那如沟壑般的褶皱,挤在一起,阴沉着,张开仅剩下几颗牙齿嘴:

“想借你的心肝尝一尝!”

话音未落,边上,小厮身体一颤,低头望去,胸口处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鲜血淋漓。

冒着热气的心脏,在周老夫人干枯的手掌中跳动。

老太太抬头,继续看着刘缘:

“是你自己送给我?还是我去取?”

说完,嫌弃的扔掉了手中之物。

小厮倒地。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沙哑尖锐的喝声从周老夫人口中发出。

周员外闻声,立刻清醒过来,伸手取出一面黑色金纹小旗,割开手掌,鲜血淋在旗身,默念咒语。

同时,周老夫人手指甲伸长三寸,口中露出几颗尖锐的牙齿,浑身一簇簇黄毛隐隐浮现。

尖叫一声,如同如同狸猫般,扑向师徒二人。

刘道长见状,抽出背后长剑,迎面而上。

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后,一个满身黄毛的身影倒飞出去,身上几道伤口,冒着青烟。

老道感觉一道浓郁的阴气,从黑旗上扩散,正欲阻止。没想到,那周老夫人,不顾自身伤势,闪电般扑来。

老道冷哼一声,与之缠斗在一起。

另一边,刘缘见周员外脸色苍白,手中鲜血如小溪般,沿着黑旗的金色纹路蔓延,眼看就要布满。

院子中,杂草“哗啦啦”作响,泥土涌动,好像要爬出什么东西。

果断的拔出手中长剑,运转内力,冲向周员外。

用尽全力,长剑自头顶挥下。

周员外失血过多,体力虚弱,闪躲不急之时,忙用手中旗子挥挡。

长剑和黑旗碰撞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旗子跌落在地,刘缘双手发麻,周员外施法中断,受到反噬,喷出一口鲜血。

刘缘得势不饶人,左手袖子一挥,一道冷光闪过,周员外偏身躲闪,还是被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

从伤口处传来一阵麻痒,随后,浑身瘫软无力。

刘缘得意一笑,见到周员外已经没有反抗之力,顺手拿起黑色金纹旗,转头看向老道那边。

就见老道毫发无伤,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而那周老夫人变成的黄毛怪物,被两颗黑色铁钉,牢牢钉住双手在墙上,不甘的怒吼。

刘老道抚着胡须,看两人不禁问道:

“说说吧,你们两个人,怎么一个只学了术,没学法,另一个弄的半人半妖?”

见两人毫无反应,又说道:“待此间事了,我会为二人超度一番,同样,还有葬身在这府邸的生灵。”

听到这句话,周家母子有些意动。

片刻后,目露回忆之色,把这些年发生的事,缓缓道来:

周老夫人出生在穷苦人家,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在田中干活太晚,回家的时候,路边窜出一道黄色身影,身上披着破旧的衣服,小鞋,瓜皮帽,活脱脱一个小孩模样。

“你看我像人吗?”那道身影出声问。

老夫人倒是实话实说。

“像!”

身影拜谢,窜进草丛。

几年后,周老夫人嫁入周府。

那时候周家老爷原有一位夫人,见到她嫁入周府受宠,百般刁难。耐于大夫人威势,周老夫人受尽委屈,不敢告诉老爷。

直到一日,一个黄皮身影夜半来到窗前,说托她之福,已成仙,回来报恩。

周老夫人恨大夫人,于是说要大夫人死。

没想到,第二日,大夫人便失足落入水中身亡。

于是周老夫人,便顺理成章成了“大夫人”。

没想,不过一年,周老爷便又要纳妾。

这时候,黄色身影再次来了,说要再帮她一次,周老夫人沉思,狠下心来,她说:让周老爷死。

没几天,周老爷染重病身亡。于是,三代单传的周府,落入周夫人手中。

一天晚上,黄色身影再次来临。这回却是要辞别。

周老夫人尝到甜头,哪里舍得?劝说无果,便心生毒计。

借着送别的缘由,摆宴席,设下陷阱,抓了它。

看着灵性十足的黄色身影,周老夫人心思浮动,不知从哪听说:吃灵物能长生。

于是,扒其皮,食其肉,啃其骨,扔于枯井中。

哪想到,长生不成,一身妖气袭身,变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必须每年生食几个孩童,方能压制。

这回也是见到刘缘身怀灵气,美味无比,最少可以顶上几年时间。

再加上儿子从小向道,得到了法器却没有修道的法门,商量一番,压下全部身家,打算事成之后,远走高飞。

没想到,落了如此下场。

刘缘听得一阵发寒。刘老道听后,面无表情,举剑就要挥下。

“等一下”

周员外突然喊着。

然后嘴唇发颤的问周老夫人:

“那日是你吃了顺儿吧!”

周老夫人闻言,面露疑惑:

“那天顺儿见到我在吃食,吓到了,往你那边跑了,难道不是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