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刘老道的往事(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176 字 7个月前

一日后。

泉山城外。

师徒二人背着行囊,行走在官道上。

这个世界对道士、和尚等方外之人兴许有着特殊待遇。进城格外顺利,甚至还派遣了个布甲小兵带路。就差给点盘缠了……

在城中休整一日,采购了些生存用品,老道便火急火燎的带着刘缘启程。

“师父,什么时候教我法术啊?等徒弟学会法术,好帮着师父降妖除魔啊!”刘缘瘦小的身体背着包裹,身上挂着几个布袋,仰着清秀的小脸,试探的问道。

“臭小子!走路都不会就想着飞?修炼法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时半会可练不成。待行走一些路程,为师先教你些防身的手段吧。”老道笑骂道。

“师父,那咱们多久能到那青云上国?”

“快了吧,只需途经几个小国,快则三五年,慢则七八年罢了。”

提起青云上国,老道顿时来了精神:

“不过话说回来,听说那青云上国附近,有国度名‘红颜’!传说那‘红颜国度’满国美人,个个长的是美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老道满脸兴奋的说了半天,直到口干舌燥才停下,方才从腰间取下水囊,喝了几口。

少年无语……

几个时辰后,前方不远处有一小镇显现。

老道见天色渐晚,便催促着刘缘进镇休整。

进镇后老道一路打听,找了个面馆,数着铜板,师徒家简单的吃了口吃食。找了个最便宜的客栈,要了间最便宜的客房。

“吱呀”一声,推开破旧的房门打开。

房间不大不小,一个简陋的木床,一方掉漆的方桌,旁边两把豁牙的木凳,别无他物。

关上房门,老道轻抚了下桌面,些许灰尘蹭在指尖。轻拍了拍手双手,抹掉手上灰尘,老道满不在乎的把双剑、布袋等物件放在桌上。

刘缘学着老道,也把东西摆在木桌上。东西不算重,原身从小就在村里奔跑,再加上这段时间长走远路,倒也不是很累。

老道坐下,在行李里翻了翻,掏出两本青色册子,又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本黄皮册。郑重的递给刘缘,说道:

“这两本青册乃为师早年所得之物,一本为江湖暗器手法,一本为内功心法,皆是勤练易学的上佳法门,哪怕你练成一二,也可自保无虞。”

“那,这本难道是传说中的修仙之法!”刘缘不看青册,满脸期待的盯着黄皮册子。

“不要好高骛远!这本乃是为师行走江湖多年记下的宝贵的心得!”老道边说边满脸自得的翻动黄皮册。

随后叹息:“至于修仙之法?为师哪有那修得仙人的法门?为师一身修为不过旁门左道尔,不得正法,前路已断。奈何,甲子修炼,仙路难见!”

日光落下,月亮升起,老道突然心生伤感。

刘缘凭借前世经验,多加安慰下,老道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徐徐道来:

老道与刘缘同姓。

老道出身富贵人家,家中五位哥哥姐姐,老道最小,同样也是家里最受宠的。

那时候,老道从小就喜欢江湖异事,对于修仙成佛的传说近乎痴迷,心存幻想,于是十岁的时候便偷了些许家中财物去‘闯荡江湖’。

可想而知,一个十岁的孩子孤身一人带着金银招摇过市的结果。要不是被一过路和尚所救,怕是早已命丧黄泉。

就这样,年少时的老道被救后,跟随和尚在寺修行了七年。但是,终究与佛无缘,耐不住那青灯古寺的修行,还了俗。

七年时间,当老道重回家中,家人喜极而泣。

几年后,老道已娶妻生子,家中和谐美满。

然,天公不作美!

一日。

刘老道聚友归来,见家门虚掩,心生不妙,推门一看,遍地鲜血……

刘家,除了老道外,无一人生还。具是内脏掏空,尸体啃食不全,此乃妖魔所为!

与此同时,城里多个院宅府邸发生惨案,观其惨状皆为妖魔所为!

几个月时间,官府对此无可奈何,反而相传更多的城池出现妖魔。

老道自悲愤痛苦中走出,悄然而去……

几年后,历经诸多波折磨难,老道终于学的得一些旁门术法。加上一身江湖武学,一般妖物到也能斗上一斗。

然而,当老道重回伊水国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在眼前!

抬头望去,只见那伊水国,举国上下,妖气冲天!

老道双目瞪圆,随后颓然在地。

心想,此等妖物,哪怕是仙人在此,也无可奈何吧!

从此,老道历游多国,但凡遇到能打过的妖怪,都会斩妖除魔……

直到,遇到一只为了人类,放弃自己生命的妖,老道才顿悟,原来妖,有好,有坏。

之后,勤加苦练术法。

直到某一日,无意中得知,那青云上国仙宗林立,可得正法成仙。

于是,煞费苦心,寻了地图,心中带着希望,一路而来。

不知不觉中,途经不知几国,悄然已过五十余载。

当年意气英发的俊俏少年,如今变成了这胡须泛白的老道。

“徒儿啊!不要怪为师不传法给你,为师所修长生无望!待到了青云上国,寻得正法,方可仙道可期!”老道语重深长,感叹万分。

“徒儿知晓。”刘缘闻言,郑重说道。

“不早了,歇息吧,明早还要赶路。”说完,老道把行囊从桌上拿起放在凳子上,刘缘帮忙。

这一夜,师父盘膝坐在桌子上,徒弟躺在床上,久久不眠……

清晨的阳光照进客房,师徒二人已收拾好了行囊。

吃过早点,师徒二人走出镇子。

路上,刘缘一边走着,小心看着脚下,一边从怀中掏出本青册。翻了一阵,又换了一本,片刻后,又把黄皮册子拿出翻动。

最后,满脸郑重的叫着老道:“师父!师父!”

“徒儿什么事情?”见刘缘这副表情,老道奇道。

刘缘满脸通红。

不好意思的答道:

“徒儿不识字啊!”

老道:“……”

不知不觉,十几天时间过去。师徒二人即将走出南柳国。

这段时间里,老道悉心教导刘缘。刘缘虽说看不懂书经,但是不知为何记忆超群,从原身小时候到现在的事记得分毫不差,老道这几天教导的文字也尽数悉知。

虽说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但是剩下的只需细细琢磨便可。

一路上走走停停,越过官道,前方出现一片山峦。

这里,已是南柳国边境。

天还未黑,师徒二人继续前行。

直到日光渐熄,月色降临。

几日时间,接连露宿荒野的师徒终于见到了人气。

山中,一间客栈,灯火通明,影影绰绰。

走上前去,山风阵阵,通红的灯笼随风摇摆,忽明忽暗。

师徒二人走上前去,昏暗的灯火照耀下,木匾显现四个大字:

“鱼门客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