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下(1 / 1)

浆果儿 歪十三 1091 字 7个月前

南柳国,泉山城。

夜幕降临,暗红色的城门紧闭。青灰城墙下,无数人影七零八落的在墙根下升起簇簇篝火,远方断断续续有人影靠近城墙汇聚。

这些人衣衫褴褛,风尘仆仆。有的领着老人抱着孩子,有的被刀甲在身的家丁护卫着,有的牵着牛车驴车,带着鸡鸭鹅狗羊……

他们是自北边来的难民。

南柳国去年大旱,今年又遭虫灾侵害,两年里近乎颗粒无收,略显国力不足。

北柳国乘机犯境,两国交战之下边城百姓流离失所,纷纷向着都城方向迁移而去,这里就是靠近南方的一座重城,泉山城。

天色渐晚,月光笼罩大地。

随着阵阵轻风拂过,一片片乌云似轻纱般缓缓飘来,遮住月光。

一群劲装大汉往火堆里续着木材,围着篝火默默的吃着手中的干粮。

几个皮肤粗糙的妇女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什么,时不时东张西望。

一对中年夫妇怀中抱着孩子轻声啜泣。

一位骨瘦嶙峋的老者从怀中掏出半块干粮,递给老伴。

形形色色……

不远处,树林中传出悉悉索索的虫鸣,夹杂着几声刺耳不知名的鸟叫。

风拂过树叶发出哗啦啦的轻响。

一个瘦小的身影背靠着颗不大的枯树蜷缩,一动不动。

轻风吹过,瘦小的身影打了个冷战,缓缓眯开双眼。

瘦小身影眼中影影绰绰出现一人形轮廓,隔着几寸距离面向自己。

可能刚掌控这具身体不太习惯,又闭上用力挤了挤眼睛,再次睁开。

这次人形身影终于渐渐清晰……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半透明,双眼泛白,赤发毛面,人身鼠尾的东西!

此时一缕缕烟雾从瘦小身影的眼、耳、口、鼻中溢出缓缓飘向怪物那三瓣口中消失。怪物双眼眯起大半,双脚离地浮在半空,露出一副享受的怪异表情。

这时,怪物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醒来,双脚双手落地,几个闪烁消失无踪。

“啊!”

一声惊呼响起。

惹得附近之人纷纷看向声音源头。

只见一位身穿破旧麻衣的少年,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脑门滚落,大口的喘息着,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孩子好不容易睡着,还让你这小娃子给吵醒了。”不远处一位怀抱婴儿的妇女一手轻拍孩子一边不满的嘟囔着。

“就是,吓老子一跳!正做着好梦呢,让这娃子给搅和了。咋?梦到女鬼了?哈哈哈……”一个光着膀子,满脸胡子的大汉躺在车板上附和道。

少年不语,张口喘息,身体微微颤抖。

背靠枯树,身体缓缓放松,呼吸逐渐平稳。右手在身边摸索出水袋,拿起,没拿稳……又掉了下去。

应该是是刚刚掌控这具身体还不熟悉吧?

心里想着,少年继续,拿起,掉下,再拿起,再掉下……

如此十几次后,终于把水袋口放在了嘴边。

轻抿一口,“咳咳”两声轻咳,呛到了。

放下水袋,轻轻活动着身躯,片刻后,望着空中一弯一圆的两轮月亮自言自语起来。

他不知道怎么没的,但是知道怎么来的。

眼前一黑,不知道过了多久,再一亮,他就住进了这具身体里,记得已有十年之久。

但是,仅限于住在里面而已,能看不能用,就像被关进了小黑屋,出不去,只能天天望着外面诱人的景色。

这应该是从原主两三岁的时候起,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在里面能看到原主眼睛看到的,能听到原主听到的,就是不能掌控这具身体,直到今天!

随着双月的交叉而过,夜已过半。

簇簇篝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木材燃烧,火苗越来越小。

重获身体的喜悦另少年毫无困意,他左摇右摆挤眉弄眼熟悉着各种表情,反正别人又看不到。

片刻后,有些乏了,停下,左右环顾。

突然,脖子僵硬,看向右方。

这是…是那个怪物!

只见此时右方七八丈处,虚幻的身影漂浮半空,对面一个秃头浑身赘肉的大汉睡得正香,一缕缕浓郁的雾气从七窍涌向怪物那三瓣口中!

少年小心翼翼观察片刻,见虚幻身影没有发现他,便半眯双眼假装睡着。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吸入空中的雾气稀薄了一些,怪物心满意足的向天空飘高,转了两圈,挑了个乡绅继续……

少年无语,感情这怪物还换着人来,不一次吸干。那原主是怎么没的呢?

“你能看到它?”

一声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左侧响起。寂静中思考的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连忙转头看向左边。

只见不远处一人身着道袍,背负双剑,腰挂两个布袋,负手而立,赫然是一老道。

见少年望来,老道从背后抽出一只手,抚着三寸长须,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少年眉头一挑,心道:原来如此,想来他们应该是看不到那怪物,原主也看不到,哪怕是那时在身体里的自己也是见之不得,不知为何掌控这具身体之后方能见到。

没有回答老道,他轻皱眉头,反而问道:“道长可知这是何怪物?”

老道继续抚着胡须,高深莫测的回答:“贫道曾历游多国,对这天下妖魔鬼怪倒也略知一二。”

顿了顿,望向那怪物开口接着说:“此怪乃集阴气、妖气、等诸多污秽之气孕育而成。喜食人之阳气,初诞生时无形,根据本源妖气成型之时形态各异,称之为食阳妖,乃小妖尔。”

少年听道长这般说,不由的挠了挠头,试问着:“道长何不除了这妖物?免得祸害人间?”

老道摸着胡须的手突然一顿。解释道:

“此怪虽属妖类,然也有半鬼之躯,天生可飞天,速度奇快,而且性情胆小,稍有响动便会逃之夭夭。

更有趣的是,此妖一般只挑阳气多者吸食,待吸食之人的阳气减少后便会停止,寻找下一个人,倒也不会害人性命。”

顿了顿,老道叹息:

“贫道法力低微,一击之下怕是灭不了它。而且,它会飞,贫道不会啊……”

少年闻言,目瞪口呆。

“对了,小娃子,聊了这么久贫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自己一个人来的?”老道赶紧转移话题。

“我叫……”

“他叫刘蛋蛋!”

没等少年说完,沙哑尖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